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两百五十九章 恐怖的场景
  夜峰朝修罗剑宗两位长老看去时,一阵皱眉,颜无双的影迹比之前虚淡了不少,看上去有些模糊了,虽然还在交手,不过似乎力量在渐渐衰弱,修罗剑宗那两位老者此时像是抓住了机会一般,疯狂出手,颜无双的身影越来越虚淡。

  “再强终究也只是一道精神烙印,力量耗尽,应该快要消散了……”夜峰暗叹。

  随后他目光扫向远处,见那些妖兽正缓缓靠近,一眼看去,前方带头的妖兽体型庞大,全是高阶妖兽,有六阶,也有七阶……

  “这么多妖兽,应该足够了!”夜峰心中都有些吃惊,他內视体内,打量着那三粒七彩光斑,随后心中大定,打算运转凤凰劫心法。

  不过就在此时,还不等他运转凤凰劫心法,一道震天咆哮从远处传来,震荡长空。

  “吼……”

  这道恐怖的兽吼传来,四周战场瞬间大乱,交战的圣人都骇然停下来,此时人多人才发现无尽妖兽已经围拢过来了,但凡高阶妖兽都早已开启了灵智,来的时候无声无息,像是潜伏一样,直到距离众人距离很近时,它们才发动攻击。

  这道咆哮声像是一道命令,声音刚落,那无尽的妖兽霎时间发出一道道震天兽吼,似是在回应,随后如潮水一般朝众人涌来。

  各势力各家族骇然万分,当即脱离战场,要召集自己一方的弟子撤走,那妖兽成千上万,一眼看去全部是,凶煞的气息席卷成无尽的气浪涌来,很多人第一时间脸色煞白。

  远处的地面像是要崩裂一般,烟尘冲霄而上,直接成一个圈状迅速朝众人移动而来。

  古木成片成片的倒下,巨大的脚步声让地面在不停的颤抖,众人立身的山头在不停的摇晃,无数巨石被震裂,朝着山脚滚落而去。

  “不好,快撤,不然所有人都要死!”一位老修者脸色大变,骇然惊呼,只是如今往哪里撤?四周全部是妖兽,成一个圈状朝众人冲来。

  夜峰默默看了修罗剑宗那位青年一眼,此人异常强大,若不动用至强手段根本很难击杀,而且连禹天体内都有强者留下的手段,此人必然也有保命之法,他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转身撤走,朝着一座高大的山头飞去。

  如今现场一片大乱,所有战场在一瞬间全部瓦解,这种时候谁还敢继续交手,都纷纷慌乱的撤退。

  夜峰急忙传音给云破天和颜幻等人,让众人撤到他那里。

  成千上万的妖兽冲上来,若是去硬撼,根本就没有半点机会,这些妖兽全部都是因为那枚石卵而来的,最大的目标定然就是修罗剑宗一方的人,虽然场景看上去异常可怕,但夜峰自己并不是太担心。

  云破天和颜幻都知道夜峰的用意,他们很清楚夜峰体内有神凤精血,此时不敢犹豫,二人当即转身撤走,召集其他弟子朝夜峰所在的地方冲去。

  妖兽在极速靠近,包围圈在逐渐缩小,无数的势力在慌乱的逃窜,但不管朝哪个方向,抬眼看去都有妖兽冲上来,很多人已经绝望了。

  如今的场景,根本没有活路,带头的妖兽一看就是高阶妖兽,体型庞大无比,有的高达十数丈,有的虽然体型稍小,但那模样凶残到让人发指,谁敢去冲击。

  之前已经联合的几大巅峰势力此时也急忙聚到一起,那些弟子脸色苍白,就算有数位圣人在此,但那些妖兽成千上万,真能挡得住吗?

  夜峰脸色阴沉,飞落在一座山顶,目光扫视四方,入眼到处是尸体,之前接连几次大战,修者的数量已经锐减了三分之一,很多人都在交战中被斩,一些小势力甚至被全灭了,场景异常惨烈。

  不过他知道之后会更惨烈,妖兽已经冲上来,面对众多高阶妖兽,就算是圣人也要饮恨,会被直接踏成肉泥。

  云破天和颜幻等人相继飞落下来,赤血神朝和白家的强者以及弟子都朝这里赶来。

  夜峰目光扫向一边,发现玄钰满脸苍白,茫然的看着四周,乾宗的众人一片慌乱,因为每个方向都有妖兽涌来,根本没有缺口,唯一的方法只能杀出去,但看到那些冲在前方的高阶妖兽,连战王强者都在发颤,他们很清楚,若是直接冲上去,活不过一刻钟。

  夜峰暗暗传音过去,让玄钰带领乾宗的人朝这里来。

  不少小势力看到这一幕,都带着弟子纷纷朝此地冲来,之前虽然是大混战,不过总体却是两大阵营,看到夜峰身负帝体,有不少小家族小势力都选择站在夜峰这边,如今他们也没有办法,希望能得到云破天这些强者的庇护。

  “吼……”

  震天咆哮响彻长空,冲来的妖兽如洪流一般,无情的碾压而过,一些逃到远处的修者直接被踏成一片肉泥,那些妖兽凶残无比,有些天骄直接被冲在前方的高阶妖兽活生生吞入了口中,那一张张血盆大口合上的瞬间,鲜血飞溅,一阵阵骨断筋折的声音传来,让人头皮发麻……

  云破天和颜幻以及其他强者站在前方,颜幻神色几次变化,随后看向夜峰,神色复杂,虽然夜峰体内有凤凰精血,但那些妖兽凶残至极,看到修者直接就碾压过去,他还是忧虑不已。

  云破天目光扫视四周,也是一阵心惊肉跳,此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看向夜峰,问道:“峰儿,之前你体内那道剑影……”

  因为当时的形式很紧迫,心中虽然疑惑骇然,但根本没机会问。

  夜峰此时满脸平静,目光遥遥看向那断碑之处,开口道:“那里没有帝塚,不过里面确实有一件帝兵,但只有半截!”

  云破天当即皱眉,颜幻也是一愣,刷的看向夜峰,其他长老和弟子也是如此,都朝夜峰看来,颜沐雪已经知晓,此时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夜峰。

  众人心中都涌出一个疑问,夜峰是如何知道的?

  不等云破天开口,夜峰道:“那柄帝兵很久以前我就见过,其实……有一半一直在我身上,此地的是另外半截!”

  云破天愣住,后方众人齐刷刷的愣住,颜幻实在忍不住,惊呼道:“小子,你说什么?你身上有帝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