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62章油嘴滑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排水不用管,林晚秋设计了污水处理池,生活污水经过层层过滤之后就排到河里。

  古代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化工用品,所以生活污水处理过后跟清水没什么区别,不存在环境污染。

  林晚秋是现代人,也就知道环境被破坏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惨烈后果。

  所以,修建新房子,她很是注重这方面的问题。

  在新房这边儿忙活了半天,林晚秋就跟江鸿远回县城了,江鸿远去赌坊,她则去了布庄买了不少各色布料,其中以棉布居多。

  让人打包送回去之后,林晚秋就关着房门将这些布料扔闲鱼作坊去,然后拿出自己的小本本,给出尺寸,选择花样,制作出窗帘、帐子、床单、被套枕套桌布椅子棉垫等等东西。

  做完之后布料有剩下的,就给全家人每人都做了几套衣裳鞋袜。

  这些东西打包了好几个大包裹。

  瞧着还有时间,林晚秋干脆又带着徐婆子杀去了杂货店、陶瓷店,把锅碗瓢盆和各色调料买了一个齐全。

  一路买买买不用担心银钱不够使唤的感觉真的是好爽!

  只要条件允许,女人都是天生的购物狂。

  购物清单上的东西买得差不多了,林晚秋心思着新房子大,还是得有人用才成。

  别的不说,门房和负责洒扫,干粗活儿洗衣裳的婆子得有一个。

  让她打扫那么大一个院子……请原谅,她真的长有懒骨头。

  等晚上江鸿远回来了,她就跟江鸿远商量着,让他再去买两个人。

  江鸿远一口答应下来,他也觉得该买人了。

  否则料理那么大个院子还不得累死小媳妇啊。

  “远哥,咱们手中这会儿也不差银子,要不你去找房东打听打听,这个宅子他卖不卖?

  若是要卖,咱们就把这房子给买下来。

  若是不卖,咱们就去寻摸一处院子买下来。”

  林晚秋是想买这处院子的,毕竟安逸居开在这里,装修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她不想搬走。

  “成,明日我就去问。”江鸿远把林晚秋捞进怀里:“睡吧,明日一早咱们还要回村呢。”

  他虽然喜欢小媳妇挑灯等着他归家,但也心疼小媳妇熬夜。

  “嗯。”林晚秋折腾一天确实也累了,她窝在汉子怀里睡着了。

  江鸿远也累,赌坊找不到借债的人,梁虎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江鸿远训斥了,并责令他尽快找到贺东威把银子要回来。

  为了这个,江鸿远还专门去找了巴驴子,让他去找贺东威,巴驴子只是应着,敷衍他。

  巴驴子心里得意,这还是刚开始,利息还没滚太高,等利息高得离谱的时候,贺东威自然是会出现的。

  因着这一出,赌场的人都知道江鸿远办了错事儿,出了差错,有人来安慰他,有人只看热闹,有人落井下石。

  江鸿远都一一记着呢。

  当然,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是演戏真比打猎累啊。

  累狠了也没啥这样那样的心思了,抓了两把想念无比的软肉,汉子也很快就嗅着小媳妇的香味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两人天不亮就出发了,骡车被东西装满了,林晚秋裹着白狐裘挨着江鸿远盘腿坐在外头,整个小脸儿都缩在狐裘里。

  原本她是舍不得穿的,毕竟是回去干活儿,但是汉子却非要她穿上。

  没办法,林晚秋只得又带了件袄子,打算下车就换了。

  “冷不冷?”路上,江鸿远问林晚秋。

  林晚秋摇头:“不冷。”除了冷风刮得脸蛋儿疼。

  江鸿远摸了摸林晚秋的手,的确挺暖和的,但他还是把林晚秋的小手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路太颠簸,抱着我,省得摔下去把狐裘磕坏了。”

  林晚秋知道他别扭,有心要治治他这毛病,遂把手出来然后冷笑道:“那我不穿了,摔也是摔我!”

  说完就作势脱狐裘。

  江鸿远一把按住她的手,她的小手在解心口那颗扣子,所以汉子这一爪子下去……哎呦,手感那个软乎喔,跟按在棉花上一样。

  心里美滋滋,脸上却黑沉沉:“干啥,别闹!”

  嘿,那个谈恋爱的女人不闹?

  又不是爷们儿!

  恋爱中的女人无理取闹是无师自通的技能。

  “干啥,你心疼狐裘,我自是要保护好它,顶好是用生命来保护。”

  说完,她手上就使上劲儿了。

  可惜,力量上的悬殊导致她如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相反,汉子怕她作得摔下去另外一只手死死的揽着她的腰。

  人瞬间就被他狠狠抱住了。

  “老子就是心疼狐裘!”江鸿远道。

  “你……”

  “狐裘坏了会冻着你!”汉子又补充一句。“你冻着摔着了,老子就不是心疼,是心碎了!”

  得……

  满胸腔的气一下子就泄了。

  还说教导汉子呢,结果被汉子反撩了。

  心里暖丝丝的,别提多甜了。

  “油嘴滑舌。”林晚秋很满意江鸿远的回答,谈恋爱嘛,就是一个相互磨合(教导)的过程。

  “是吗?我不觉得,要不你再尝尝。”江鸿远一本正经的说着骚话,说完就啃上了小媳妇的嘴。

  哎呦……

  幸好这寒冬腊月乡间路上人少喔。

  要不然,脸都丢尽了。

  这真的是深吻,要让林晚秋里里外外尝个通透。

  骡子慢悠悠的走在土道上,即便松了缰绳,只有一条道,骡子也不会瞎走。

  “油嘴滑舌么?”

  汉子松开她,黝黑的眼紧紧的盯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被这么搞一下,林晚秋完全不敢皮了,麻溜的认怂。

  “没有,谁说的?你一点儿也不油嘴滑舌!”

  “明明是非常油嘴滑舌,看来我媳妇刚才没尝清楚,再来!”

  林晚秋:……

  我打死你这个臭不要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