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215章 突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自己说的缘故,燕云缙现在对宫中的女人,虽然不耐烦,但是还算客气。

  最起码,不会动辄呵斥她们,更不会轻易打骂惩罚。

  让人跪在门口的事情,不是很愤怒,他不至于这么做。

  “还能是谁?”红叶道,“当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韩妃娘娘了。”

  一听是韩妃,蒋嫣然站起身来,“把我的披风拿来。”

  红叶惊讶地道:“娘娘,您要出去?”

  “嗯,去御书房看看。”

  蒋嫣然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韩妃是被迁怒的,一定有什么更让燕云缙生气的事情发生。

  燕云缙对燕川很好,所以爱屋及乌,就算只看在燕川的面子上,也不会让韩妃太下不了台。

  眼下这般,只能说他心烦意乱,顾不得那么多了。

  “皇上正在气头上,娘娘要不要等等?”红叶迟疑地道。

  “不要紧。”蒋嫣然摆摆手。

  如果他不生气,她也不会去。

  她现在去,是要搞清楚缘由的。

  蒋嫣然到的时候,果然看见韩妃跪在御书房门口。

  不过陪她跪着的,还有燕川。

  母子二人正在争执。

  燕川想要进去替母亲求情,可是韩妃害怕父子俩吵起来,只说是自己的错,让燕川不要管。

  母子俩竟然在书房前挣扎起来。

  蒋嫣然目不斜视地从两人身边走过。

  韩妃见状委屈地道:“给皇后娘娘请安。”

  蒋嫣然也没有回头,月白色绣着兰花的长长裙摆在披风下拖着,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飘逸若仙。

  妖里妖气。

  燕川心里骂道,父皇就会纵容着她穿这些奇装异服,再好看,也不是他们大蒙的衣裳!

  韩妃却小声道:“她真会打扮,我若是穿这样的裙子,会不会也很好看?”

  燕川:“……”

  有点不想理他母妃。

  一点儿都拎不清,眼前的是抢了她后位的女人,她竟然还能去欣赏对方的裙子并且开始做梦。

  也难怪蒋嫣然能把她打得一败涂地,燕川心里恨恨地想到。

  可是看到韩妃跪着难受,身形都开始晃起来,他道:“母妃,别跪了,我带您进去跟父皇认个错就行,总这么跪着,您身体受不了。”

  韩妃却道:“不是你父皇让我跪的。他,他让我滚……”

  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燕川被深深的无力感所笼罩。

  如果这不是生他养他,一直护着他的母亲,他一定说,让你滚,你赶紧滚啊!在这里折磨的到底是谁!

  “母妃,我肠胃有些不舒服,想吃您做的酸马奶。”燕川道。

  果然,此话一出,韩妃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地道:“没事吧。你身边的人都怎么伺候的!我这就回去给你坐,别跪在这里了,太热了。”

  燕川松了口气,搀扶着韩妃起来。

  他往书房里看了一眼——蒋嫣然刚才也被侍卫拦住,却坚持进去了,可是同样是硬闯,之前父皇对母妃就大发雷霆,现在蒋嫣然进去这么久,却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

  燕川真的考虑,要把韩妃接到自己府上了。

  她哪里是蒋嫣然的对手?

  再替她这般跑来跑去,自己估计也快疯了。

  再说书房内,蒋嫣然看了燕云缙面前的邸报,道:“我就说就因为她进来给你送了杯参茶,何至于如此小题大做,原来是因为吉阿的事情。”

  吉阿又率兵袭击了燕云缙所辖的一个部落,抢走了很多牲畜和女人。

  “我一定要亲手砍下这狼崽子的头。”燕云缙咬牙切齿地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劝我。”

  “我为什么要劝你?”蒋嫣然一脸莫名奇妙。

  燕云缙愣住了:“你不想劝我息事宁人?”

  女人对打仗,有一种骨子中的惧怕吧。

  蒋嫣然却道:“挨了打,为什么要忍气吞声?直接打回来就是了!”

  抢走的女人和东西,当然要抢回来。

  燕云缙道:“我就是舍不得你。”

  “那带着我去便是。”蒋嫣然不以为意地道。

  “那不行。”燕云缙断然拒绝,“必须快进快退,带着你不行。”

  “我会骑马,并且骑术还可以。”

  “那也不行。”

  蒋嫣然道:“那我在宫中等你回来便是。”

  “短则几个月,长则半年。”燕云缙闷声道。

  “还好,约莫着我在半年时间里,也不至于年老色衰。”

  燕云缙被蒋嫣然逗笑,捏了捏她的脸:“真想把你随身带着。”

  既然做了决定,燕云缙便下令准备起来。

  因为攻打中原所用的供给基本来自于中原皇上的供给,所以大蒙本身的粮草还算充足,只是准备起来也需要时日,没有一两个月也难以成行。

  燕云缙这次,是真的铁了心,要彻底消灭吉阿所在的部落。

  蒋嫣然劝他:“一口吃不成胖子,要循序渐进才好。先挫一挫他的威风,不必非得把他全歼。”

  从邸报上来看,吉阿的实力不容小觑,想歼灭他,不是一日之功。

  蒋嫣然担心的是燕云缙贪功冒进,太过急躁。

  “我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心中有数。”燕云缙道,“我让燕川守在京中,外事你尽量听他的。如果,如果有拟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御书房牌匾后面找东西帮你。”

  “还有,不要激怒燕川。就是你觉得委屈,也得听他的,等我回来再给你做主。”

  “记住我的话,一定和他好好相处。”

  虽然是抱着必胜的信心出征的,但是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他真有个意外,还是希望蒋嫣然能好好保护自己。

  “尚方宝剑?”蒋嫣然挑眉。

  “差不多,不过只能用一次。”燕云缙含糊其辞。

  “那就够了。”蒋嫣然道。

  她也并没有追问,到底是什么“尚方宝剑”。

  燕云缙因为准备离开,愈发缠着蒋嫣然不舍得放手。

  蒋嫣然被他缠得,一看见他便觉得腰肢酸软无力。

  “皇上,皇后娘娘,皇子求见。”红叶站在门口轻声地喊道。

  “不见。”燕云缙有些不快地道。

  这燕川的规矩也太差了,总是往蒋嫣然这里跑,他得敲打敲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