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5164章 最强者
  黑龙刃锋锐无双,每一次挥动劈斩,都像是要把空间撕开,让得那厉风疾驰,呼啸刺耳,仿若有气流在倒转。

  每一下,都是致命无边,招招都带着无尽的杀意,要把陈六合当场击杀!

  反观陈六合,在这样的玩命激战中,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角色。

  刑厉虽然强大,但他陈六合也丝毫不惧,与对方斗得有声有色,每每都能从惊险中化险为夷。

  他手中的乌月,更是不弱于黑龙刃,举手抬足之间,乌月都锋芒毕露,把锋锐二字展现到了淋漓尽致,也就是空间无法被切开,否则的话,早就被乌月切的支离破碎。

  也的确,乌月每一次在夜下划过,留下的刺目寒芒,都像是已经把黑夜切开了一般......

  “嘶”刑厉一刀落空,毫不停顿的反手再次撩起了黑龙刃。

  黑龙刃由下而上,以一个刁钻到极点的角度,给陈六合带来了致命的威胁。

  情况危急,十分凶险!

  千钧一发之际,陈六合面色显得极其沉稳,他不见丝毫慌忙。

  手掌快速探移而下,掌心中的乌月,寒芒闪耀,锐芒四射。

  “锵!”一声清脆的震响,尖锐至极,刺的人耳膜都快要破裂开来了一般。

  乌月结结实实的抵挡在了黑龙刃的刀口之上,抵御住了又一次的致命一击。

  那空间,都在震动,气流如波浪一般,一圈圈的朝着四周荡漾开来。

  刑厉目光一凝,狠厉爆闪,他手掌一拉,黑龙刃快速抽出。

  刃口贴着乌月的刃口急速化形。

  “滋滋~~”的声音令人心脏刺疼,一片片火星,在乌月与黑龙刃的刃口之间闪耀而起。

  下一秒。

  “噗”

  一声轻响,陈六合的腹部溅起了一片猩红的血水。

  刑厉很强,速度太快,刀法也及其的高明,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伤了陈六合,那长长的刃尖,顺着陈六合的腹部一扫而过,在陈六合的腹部上,留下了一道横跨整个腹部的刀口。

  刀口不深,但足以给陈六合带去很大的痛苦,鲜血急促渗出。

  当然,在承受了这一击的同时,陈六合也没有闲着。

  他手中的乌月脱手而出,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无比绚烂优美的弧线,从刑厉的胸口上飞驰而过。

  登时间,刑厉吃痛的闷哼了一声,下意识的跌退了两步。

  只见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血洞,有鲜血在喷涌!ωωω.九九九xs.com

  而乌月,则是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再次飞回了陈六合所在的位置。

  静,整片区域,死一般的寂静!

  当然,除了那粗重到极点的呼吸声之外。

  陈六合跟刑厉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站在那里遥遥对视,他们皆是胸口起伏,大口喘息。

  很显然,在这样的激战中,两人全都全神贯注精神高度集中,这对精力和体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消耗,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因为,在这样的死战中,稍有疏忽,就很可能丢掉性命!

  不管是陈六合还是刑厉,两人都是至强之人,一个细小的机会,都足以让他们给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

  此时此刻,陈六合的身上已经满是鲜血。

  在这短短不到几分钟的死战中,他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可身上的刀伤,却已经数不胜数了,粗略一算,都至少有十多处细长刀伤,鲜血染红了他的身躯。

  反观刑厉,虽然不至于陈六合这般模样凄惨。

  但是,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刀伤也不少,一道道虽然很狭小,可那鲜血,却没少流,半个身体都被染红了。

  由此可见,这一战的凶险程度,其中的过程,又有多么的惊心动魄。

  不说旁人了,就连拥有妖化境界的刑天,都看的心脏抽蓄.......

  “浑账,你到底是谁?你竟然如此强悍,你绝非一个无名小卒。”刑厉盯着陈六合厉声斥问,陈六合的强大,太让他意外与震惊了,他又一次的小看了陈六合。

  他是真的没想到,这样的一个青年,竟然能跟他战到这样的程度。

  这一战,他已经没有什么保留了,他刚才在全力击杀对方。

  可是,在绝对实力更胜一筹的压制下,他却发现他并不能轻松的斩杀对方,每每在眼看就要得手之际,总是会被对方用巧妙的方式化解脱身。

  尽管,他的刀法非常的高明和彪悍,但这似乎也无济于事。

  这种感觉,不但让刑厉心惊,更让刑厉抓狂!

  虽然他在这一战中,是占取了一定的优势,可对他来说,这种优势远远不够。

  他不说能否碾压陈六合,他至少能稳胜陈六合才对。

  可现在这个情况,与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让他的自信与自傲,都受到了挑战!

  听到刑厉的话,陈六合面色凶狠的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你爷爷,陈六合!”

  陈六合眉角抽动,咬牙切齿,他真的被刑厉的实力给惊住了,这个王巴蛋简直太强了。

  绝对是他这么多年以来,除了龙神之外,碰到过的最强者。

  激战中,那种吃力的感觉,让他非常难受!

  要不是他体质特殊,有诡谲血脉支撑着,能让他愈战愈勇,能给他输送源源不断的生命力,能无形中提高他各个方面的身体机能,恐怕他现在早就倒在了刑厉的面前。

  “你太诡异,一个二十几岁的妖化境,并且有着高于你本身境界的实力,你来自何处?一个普通出身的人,绝不能具备你这种能力。”刑厉不是傻子,目光死死的盯着陈六合,他开始怀疑陈六合的来头了。

  陈六合冷漠的说道:“一个将死之人,要知道那么多做什么?你好奇心这么重,不如我送你下阴间,去问阎王佬子啊,他肯定什么都知道。”

  “将死之人?哼,陈六合,你狂傲过头了!你虽然很让人意外,有着与我一战的实力!但是,你仍旧无法改变惨死在我刀下的结局!今晚,我必杀你!”刑厉声音凛冽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