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风花雪月的那点事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悲痛成疾
  罗金凤打开立柜,将自己的外套拿出来,招呼都不打径直便要离开。

  “金凤姐,你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得罪你了?”罗嘉赶忙站起来。

  “我说了,我吃饱了,拜拜。”罗金凤走到门口,开门便快步闪开了。罗嘉追到楼下,喊了一句:“金凤姐,我让人送你回去。”罗金凤根本没有理他,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晕。”罗嘉一脸的无奈。

  ——开庭的时间很快便到来了,荆川的身体虽然没有恢复,但是还是坚持去现场见证这一幕的开始。

  艾雪和苏晓华,罗金凤和刘志卿,还有郑浩,包括邓佳玉,甚至姜凤媛都来到了现场。

  辩护律师是郑浩找来的,在湖南也是数得着的优秀律师。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尽量减轻甄佳伊的罪责。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而整个下午对于在座关心甄佳伊的人而言,却好似度日如年。

  ——郭晓婷最近为了筹备她的教育集团,整天忙里忙外。前两天苏晓华告诉她,又多了一个注资方,顿时她兴奋不已,迫不及待地约这位大佬马上见面。

  怎么大佬的时间很难确定,最后终于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郭晓婷把他约了出来。

  这位大佬自然就是罗嘉。

  约会地点是罗嘉找得,在他们长沙的一个会所内。

  郭晓婷精心打扮一番,当然很显公务范。两人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钟,郭晓婷两点半就到了他们会所的楼下,并在一刻钟后给罗嘉发了一个短信。

  “罗总,我到了,您看什么时候方便,随时可以叫我。”郭晓婷谦卑客气地说。

  等了许久,一直到三点钟,罗嘉的短信才缓缓回复。“不是说三点吗?”一看对方的语气有些责备的意思。郭晓婷赶忙接着回了一条短信:“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您要是方便可以随时叫我,晚点也可以的。”

  没想到罗嘉没了消息,弄得郭晓婷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

  正当郭晓婷有些泄气的时候,罗嘉的电话打了过来。“是郭女士吧?”“是我,您叫我小郭即可。”“刚才一直在开会,你现在上来吧。六楼。”罗嘉说完便放下了电话。

  郭晓婷郁闷的表情瞬间舒展了。她迈着矫捷的步伐飞速来到电梯口,上了电梯。

  她上了六楼,迎面有个妙龄少女正微笑着望着她。“请问,您是罗总请来的人吗?”看来罗嘉已经给他们前台打了招呼。

  “哦,我是来拜访罗总的。”郭晓婷谦恭地说。

  “那您跟我过来吧。”女孩说着,领着郭晓婷转了两个弯,来到了一间办公室的门口。

  “罗总,您好。您请的客人到了。”女孩敲了两下门,对里面的人说道。

  “让她进来吧。”里面传来了一个慵懒的男人的声音。

  郭晓婷莫名地有些紧张,但是她还是表现得比较冷静。“罗总,您好!”郭晓婷一进屋,便对着一个正在观赏窗外景色,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客气地说。

  男人没有说话,缓缓地转过身来。

  “艾雪!”一看到郭晓婷的容颜,男人顿时心里嘀咕了一句。

  可以理解,正如苏晓华,甄佳伊第一次见到她一样,曾经心里的梦中情人,像放电影一般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也难怪他这么激动了。

  “请坐!”罗嘉微笑着走过来,指着自己办公桌旁边的沙发说道。

  “谢谢,罗总。我这次来,主要是感谢您,其次——”“感谢的话不用说了,苏晓华是我的老同学。而且,我对教育产业也很感兴趣。”罗嘉嘴里说着,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郭晓婷的脸。

  ——随着法庭宣判的结束,荆川近来始终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不幸中的万幸是,尽管所有的财产都被没收,但是那座别墅最终留了下来。

  “阿姨,我回来了。”荆川回到了家中,可惜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甄佳伊的母亲看了他一眼,然后微笑地指着饭厅的一桌菜:“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你去吃吧。”

  “妈,您吃了吗?”荆川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

  “我已经吃过了。”母亲平静地上了楼。ωωω.九九^九)xs(.co^m

  荆川换上了睡衣,孤零零地一个人走进了饭厅,坐在了饭桌前。甄佳伊的母亲做了四菜一汤,有鱼有肉有青菜,但是荆川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他怎么也吃不下,最后,他没动筷子,起身上了楼,打算去找甄佳伊的母亲谈一谈。

  荆川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房门,但是半天没有回应。荆川开始觉得可能是她已经休息了,但是第六感告诉他,仿佛有些不妙。果然,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令他惊呆了。

  ——“佳玉,在吗?”邓佳玉正在家里准备铺床睡觉,荆川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怎么了,荆川?”“佳玉,甄佳伊的母亲晕倒了,我现在送她到了心脑病医院,但是没有病房,你——你能帮个忙吗?”荆川的语气很焦急。

  “啊?好的,我知道了,这样,你等消息,我联系一下给你打过去。”邓佳玉挂了电话,便给自己的朋友开始联系了。

  “荆川,我联系到了一个朋友,她认识那边的一个主任。这样,我也过去,你稍等一下。”“不用了,不用了——”荆川赶忙谢绝。

  “你别管了。”邓佳玉披上衣服便下了楼。

  还算不错,当天晚上甄佳伊的母亲就住进了病房。

  “怎么回事啊?”等一切安排妥当,邓佳玉开始询问荆川。“我不知道,我在底下吃着饭,她还跟我打了招呼——”荆川说着说着,讲不下去了。

  “肯定是悲伤的呗,老人不说,心里一定堵得慌。”邓佳玉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是啊,也许她早就看出来了。”看着窗外的夜景,荆川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川哥,将来你打算怎么办?”邓佳玉忽然问道。

  其实这个问题,荆川一直没有想过,最近的事情太多,让他也无暇顾及,但是当听到邓佳玉这么一问,他的心里又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