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了一 > 四百二十七章 太多的事情
  镜缘已去,明月心依旧坐在床上,这里本就是她的修行、起居之所,已经到达渡劫期的她早已经将一切看淡,哪怕是这修行之处都显得异常简陋,若不是玄天宗和忘忧谷这一次十年比试她甚至不愿意出关!她现在已经甚少管理忘忧谷事宜,冰灵素无心宗门之事,幽兰若更多陷于儿女情长,曼陀罗修行尚浅暂时不能堪以大任,她也只能将一切都交给莫子涵……

  “你早就来了!”明月心微微闭目,对着门外说道。

  “是,师父!”外面传来了莫子涵的声音。

  “明日比试事宜都安排妥当了吗?”明月心再问。

  “已经安排好了!明日以抓签定场次,上午一场,下午一场,与子瞻子墨的比试,就由我和曼陀罗师妹才参与;与那两个临摹人员切磋,就由萧怜若和秋穗来参加。”莫子涵道。

  明月心点头,片刻又道:“虽是抓签,想来你已经安排好对阵!”

  “是,师父!抓签只是个幌子罢了!我定是要会会那子瞻的,子墨就交由曼陀罗师妹了!这样即便师妹负了,我也有把握取胜!萧怜若和秋穗都修行大成,又各受幽兰若师姐和冰灵素师姐亲自指导,想来取胜定是没有问题的!这样我们即便和子瞻、子墨打成平手,只要他们能够取胜,也算是我们胜了!在临摹之人中决出胜负,这样给子瞻、子墨留足了面子,也保持了两个宗门的和气。冰灵素师姐和幽兰若师姐没有参与,使他们两个堂之人参与临摹之比,也算是我们忘忧谷所有堂都参与了,也不会让人有偏倚之说。”

  “甚好!你思考的很是周全。”明月心点头道。

  “不过明日之比,你和曼陀罗的对阵却要换一下!由你来对阵子墨,曼陀罗来对阵子瞻!”明月心又道。

  “这是?”莫子涵有些疑惑的问。

  “曼陀罗我了解,看似不羁,其实心思极其细腻,她的天资更不在你们任何人之下,与子墨对阵,她并不一定输!”明月心道。

  “两局皆胜,那不更好?”莫子涵笑道。

  “我们要一个平局!我们需要用一个平局来缓和和玄天宗的关系!”明月心道。

  “那岂不是讨好他们?”莫子涵道。

  “你认为是讨好吗?我忘忧谷没必要讨好任何人!”明月心看了一眼莫子涵道。

  “原来方才师父费尽唇舌对镜缘说的话,却是对我说的!”莫子涵笑道。

  “我已经将忘忧谷交给你,你自然要考虑周全些,为忘忧谷的将来多考虑些,这样我才能放心闭关!”明月心语重心长的说道。

  莫子涵道:“徒儿自领命之后不敢有一刻怠慢,处理忘忧谷事情尽力尽心,或许有不如人意之处,但自问并没有犯下太大的过错!”

  “你呀!”明月心看看莫子涵,片刻摇头道:“你性子太强,这本是我选择你的原因!可有时候做事情要刚柔互济,恰如修行,太急功近利也许会导致失败!”

  “师父所指何事?”莫子涵忙问。

  “为何要数次为难他们?”明月心单刀直入。

  “玄天宗来的这些人?他们太过嚣张了,需要煞煞他们的威风!”莫子涵道。

  “我对镜缘说的那些话,你还不明白吗?忘忧谷和玄天宗是唇齿相依,若是苍云山有难,玄天宗亡了,我们又能撑住多久?不如让他们替我们顶在前面!”明月心道。

  莫子涵不语,面色有些难看。

  “我知你明月堂素来对玄天宗多有异议,可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必须要团结到一起!”明月心又道。

  “可玄天宗数次欺辱我们……”莫子涵道。

  “那也要等将苍云山的威胁驱除干净!这些仇我都一一记下了,可现在不是急躁的时候!”明月心微微闭目道。

  “是,师父!”莫子涵忙点头回应,然后退出了这间简陋的屋子。

  镜缘一路回想着明月心的话,在曲曲折折的路上绕了很久才回到了他的精舍;精舍内一片黑暗,他微微推开一道缝隙,正欲抬脚而入,脚下一个柔软的东西瞬间将他脚踝缠住。

  是蛇,镜缘在万象法球中有过这种感觉,他当下猛抬起脚踝一甩,一道火光顺势击了出去,他甚至未见到那蛇的样子,那蛇已经在火法之下化为了灰烬。

  镜缘心中一惊,在忘忧谷究竟是谁会暗算自己?他手中‘灵犀’已经出鞘,又是一道火光点燃了桌子上的油灯。

  屋内空空如也,并没有他预想到的那般危险,就是方才袭击他的那条蛇,他甚至也感觉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厉害。是有人和他开玩笑吗?

  他环视精舍一周,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张娟秀的字条:

  喂,我来了!可你却不在!跑哪去了?无聊,送你一样小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都等了一个时辰,怎么还不回来!烦!算了,还是去找子瞻师兄吧!我现在感觉他比你有意思多了!走了,勿念!凝花语!

  镜缘只觉哭笑不得,这蛇定是凝花语送与自己的‘小礼物’,可这小礼物也确实吓到了自己!去找子瞻更好,面对凝花语的质问,自己的确是没法回答;去找子瞻,自己倒是难得安静下来。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镜缘心中一颤,以为凝花语又回来了,迟疑许久还是去开了门,门外却不是凝花语,而是他许久未见的另一位忘忧谷堂主,傲剑堂冰灵素。

  “是你?”镜缘倒是有些意外。

  “你从玄天宗而来,应该知道玄天宗的事情!”冰灵素道。

  “为何今日这么多人问我玄天宗的事情!”镜缘不由苦笑一声。

  “我并不关心玄天宗的事情,我只是关心玄天宗的人!”冰灵素道。

  镜缘心中一动,他自然明白冰灵素想问些什么,可陈硕已死,他又该如何来答复她?

  冰灵素静静的等着,镜缘嘴上支支吾吾,冰灵素等上半晌并没有等到她想要的答案。

  “陈硕,他…….”镜缘面色惨白,陈硕已经是他极不愿提起的往事。

  “他出事了!”冰灵素惨然一笑。

  “他的确出事了……”镜缘忙答道。

  “好了,不要再说了,就让我心中存着一丝幻想吧!”冰灵素再笑一声,转过了身去。

  “您知道的,查找一些秘密总是很危险的!”镜缘道。

  “是我的错!”冰灵素叹道。

  “跟你没有关系!他是被鬼门所杀!”虽然冰灵素不想听,但镜缘还是要说出来。

  “也好!没有死在你们的手里!”冰灵素冷笑一声,转身便走。

  “玄天宗绝不会伤及自己的同门!”镜缘强调一声。

  “那火晶石之事又该如何解释?”冰灵素反身问道。

  “不伤及同门?这恐怕是我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你们玄天宗杀的同门还少吗?”冰灵素怒问。

  镜缘沉默,他并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他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忙问道:“火晶石之事?是谁和您说的?难道那个疯子醒了吗?”

  “他醒不了了,伤及奇经八脉,身中火晶石之毒,又有谁能医好?我们只是勉强将他的身体医好,可是这火晶石之毒侵入神志,我们却是解不了的!”冰灵素道。

  “那同门相残之事……”镜缘又问。

  “你忘了上次我救得那个疯道士了吗?”冰灵素道。

  “凌若风!”镜缘惊道。

  “我不知他叫什么,可我治了他的伤,他也将这些告诉我,我们算是两清了!”冰灵素道。

  镜缘沉默,片刻终于问道:“那您可以告诉我那个疯子在你们忘忧谷何处吗?”。

  “你知道又怎样?你疯疯癫癫的,能做些什么?”冰灵素冷笑。

  “或许,或许我能解开火晶石之毒!”镜缘坚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