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炼帝无双 > 第两百二十九章 若水阁
  亭台隐雾,花桥流水。

  苏天南所指的若水阁出在府主院落群中的一处环境绝佳之地。999小说首发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虽明知这是苏牧以及苏天南对自己这位稀有的元符师的刻意笼络,楚动天的心中还是难免升起一股感激之情。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当真正站在若水阁前,推开阁楼院门的一瞬,楚动天才真正震撼住了。环阁而建的庭院并不大,但庭院当中却以珍稀的五色土壤,培育着各种少见的天地灵药作为景观来点缀。

  这些天地灵药中不乏那些可以提升武者元气,甚至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武者体质的品种。除此以外,庭院内还引来了一道活泉,泉水叮咚,流淌而过,在泉水上方竟是隐隐有一股精纯的天地元气在来回盘旋。

  楚动天几步走到泉水旁边,仅仅深深吸了也口气,就感觉体内五脏六腑都仿佛得到了彻底滋润,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甚至原本压在心底的那些繁重心思都被淡化掉了。

  情不自禁的弯腰,楚动天以双手捧起一些泉水,倒入口中,泉水甘甜,顺喉而下,那种对于心灵的洗涤之感更加明显。

  “这活泉实在不凡,也不知到底是从哪里引来的。只此一点,已能见证九阴水府不愧是天下唯九的特等宗门!”

  “咦,那边的藤椅藤桌似乎也不简单,之前被灵药和这活泉给吸引了,只怕这庭院内真正的珍贵之物,却是它们了。”

  信步而去,楚动天来到藤椅藤桌面前,却见无论是藤椅还是藤桌,竟都有一股氤氲之气从底部蒸腾而上,带给人一种似真似幻之感,只不过,这种氤氲之气却有些淡薄,若不注意,还真会忽略了。

  试着坐在藤椅上,楚动天的心神猛然一震,藤椅在他坐上的一瞬,居然释放出了更为浓烈的氤氲,这种氤氲之气如同调皮的精灵一般争先恐后的透过他的体表,向着他的身体各处钻入。

  氤氲入体,游走其中,楚动天能感觉到自己的肉身竟是得到了那种油然的放松,通体温温热热,又懒洋洋的,楚动天忍不住都想闭着眼睛假寐一会儿。但在这种舒爽的状态中,楚动天却发现,自身的肉体竟也在有所提升,虽然缓慢,变化不是太过明显,但真实存在。

  而且,体内原本因为修炼暗藏下来的病疾、暗伤,也在无声无息中被完全滋润,化解。这比之那些提升更为重要。

  武者修炼,越往后越艰难,这是为什么?除了大境界的壁障的确是更难领悟外,还因为武者随着修炼时间的推移,体内积攒的暗伤越来越多,这些暗伤包括与人交手的遗留,包括修炼自带的副作用,包括吞噬灵药产生的药毒……

  正是这些大大制约了武者的修炼速度,使得一些原本可以跨入更高境界的武者,最终蹉跎岁月,饮恨终生。

  “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若是每天都在这藤椅藤桌上小坐一会儿,绝对不会在体内留下任何隐患!九阴水府,果然底蕴深厚!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何这些特等宗门,年岁与我差不多的弟子,境界修为却远超于我甚至是徐伏老大他们了!”

  在院内盘恒了一会儿,楚动天也没有太过久留,而是打算进入阁楼中歇息。

  只不过,推开阁楼的一刹那,楚动天的嘴巴却禁不住咧到了耳后根,满脸除了惊诧还是惊诧。

  苏阁楼内有人,正瞪着一双宜喜宜嗔的眼睛注视着他,看着他吃惊的模样,那人脸上的笑意却是更加浓郁了。

  “丫头!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楚动天的语气满是惊疑。虽在外界与苏婉儿也在深夜同处过一座山洞,可那是没办法的事,又是在外历练。而今,却是在九阴水府做客,虽说苏牧有意将苏婉儿推给自己,但毕竟没有定下真正的婚约,苏婉儿这么晚了还在这里逗留,却是有些不妥了。传出去,无论是苏婉儿还是他楚动天都有些颜面不好看。

  但苏婉儿却仿佛一点也不在乎,甚至是底气十足的双手叉腰,“大笨蛋,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你可知道着若水阁究竟是什么地方?”

  “还能是什么地方?看院内的摆设就知道一定是你九阴水府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

  “笨!叫你大笨蛋还真没冤枉你!招待贵客就得安排在府主眷属的院落群内吗?更何况这里还是处于核心位置?环境、配套也是除了府主本身外,最好的!”

  “实话告诉你吧,若水阁,是本姑奶奶的闺房!”

  “啊?”楚动天是真的愣住了,“这是你的闺房?那苏天南,不,三爷爷他怎的还让我过来,说是府主特意安排给我暂居的?”

  “哼!三爷爷自然没有骗你,还不是我那死老爹生怕我嫁不出去去,直接等不及就卖女儿了。不过我也不在乎,大笨蛋,我看你可是很顺眼的,再说了,以前我们也不是没有同居过。”

  “同居?丫头,话可不能乱说,我们那是在一起历练没有办法!更何况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当然,我承认我对你也有些好感,但那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情意,而是……而是如同兄妹之间……”楚动天试着辩驳,但真正辩驳时却发现他的底气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足。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真是完全当做妹妹么?楚动天自己都不敢肯定!

  苏婉儿听着楚动天的解释,则是瞬间眼眸泛红,“大笨蛋,你这是在嫌弃我?”

  “不是,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啊!丫头,我们说好了的,我只是帮你解决掉宋漫的危机,至于其他的,还是以后再说吧。你其实也知道的,我心里早就有着别人!”

  “别人?楚嫣然?秦沅溪?我都知道的,但我不在乎!楚动天,大笨蛋,你给我听好了,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索性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是真的喜欢你!要不然,谁偷看了我的身子,你以为真能活到今天?我九阴水府虽然比不得武院,但偷偷抹杀你一个武院弟子还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找个背锅的,武院也没有半点办法。”

  “因为武院从来都自诩正道魁首,既然是正道魁首,凡事都要讲证据,将大义,都要考虑大局!你懂么?”

  “这我不否认,但感情……”

  “我可以等!我也知道这么做你会看轻我,但我不管,大笨蛋,说实话,我都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烙印在我心底的。如果没有遇到你,我虽然讨厌宋漫,但在爹的安排下,也是可以为了水府牺牲自己的。我知道,其实那样对于水府来说也是非常不错!”

  “而我选择你,不是因为你是元符师,你知道的!”

  “我……唉,随你了,但我不能保证就会给你一个未来,我的心不大,容纳不了太多。”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始终相信这句话,好了,不说这个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休息了,这里好几间房,你自己选择一间就好。当然,你若想摸到我房间,我也不会拒绝的哦?”

  说到这里,苏婉儿控制好了自身情绪,甚至展颜一笑,而后带起一股香风,卷到了阁楼二层。

  楚动天在原地呆了呆,最终叹了口气。

  摸去苏婉儿的房间,也许不难,但摸去之后呢?楚动天没有这个胆子,更没有这个心,至少暂时没有!

  楚动天稳定才心思,在阁楼内随意走了走,打量了几番。如院落内那些珍贵物事,阁楼内的宝物也不少,很多对于武者的修炼都有不菲的作用。

  但楚动天都没有去动,而是在打量完毕后,随便找了个房间就去休息了。

  在楚动天关上门的一瞬,苏婉儿的脑袋从阁楼二层探了出来,冲着楚动天关门的地方吐了吐舌头,“大笨蛋,还真是没胆子呢。但姑奶奶就不信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姑奶奶有着这么好的条件,难道还比不过什么楚嫣然或者说凤倾城和秦沅溪?”

  轻轻跺了跺脚,苏婉儿关上了房门。

  整个阁楼也很快陷入到了绝对的静谧当中。

  第二天一早,楚动天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从房间内推门而出,事实上,这一夜楚动天根本就没有睡好。脑海中总是在盘旋苏婉儿的那一番告白,楚动天不断提醒自己,万万不能忘了初心。

  同样的,苏婉儿走出房间后也是连续打着呵欠。

  “大笨蛋,早啊,走,去院子里吧,稍后就有人送早点过来了。告诉你,我九阴水府招待贵客的早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过的,更别提享用了!”

  “成,倒要见识见识,顶着这便宜姑爷的身份,倒也有些好处。”

  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苏婉儿的娇颜上,给苏婉儿平添了一份贵气与美艳。楚动天看得心中微微一荡,忍不住的开了个玩笑。

  男人么,对于美好事物的欣赏,从来都有着本能!

  清早的院内芬芳四溢,薄露缀在那些迎风起舞的灵药上,折射出如梦如幻的光彩。

  楚动天在苏婉儿的示意下,与苏婉儿相对坐在了有着神奇功效的藤椅上,刚刚坐下,外面如同约好了似的,响起了清脆的有节奏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