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李朝万古一逆贼 > 17.炼铁亦有万般难
  洪大守穿之前是工科生,车床磨床那是见过不少,数控的手摇的都使过,脚踏的钻床也用过两次。甚至还兼修了一段时间电气自动化,三相电机啥的也知道一点。

  可眼前这个六米见方的高大铁炉还是让他惊讶,光是给他鼓风的鼓风机就是四匹马轮着转在那里拉。

  难怪越往这走越热,不过是春天的时节里,炉工却个个都是只穿一条大裤衩。炉子旁边热浪逼人,那温度像是要把人都化掉。

  如此“宏伟”的旧式铁炉,惊讶的却只有洪大守,金斗吉和林尚沃居然一点也不奇怪,还装模作样的评头论足。

  金斗吉来过这贼窝,见过这景象,也就不去说他了。林尚沃一个义州人,干的是账房和翻译,怎么会知道铁山五峯山的事情。

  “你们湾商不会是他们的买家吧?”洪大守想到了一个很可能答案。

  “是啊,姜行首之后,每年我们商团都从五峯山采购生铁四万斤,熟铁五千斤。我在本店的账簿上见过,这里的铁质量很好,比之清国的还要好上一些。”

  “这可是贼!”洪大守小声的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不过是一群活不下去的百姓,自力更生而已,他们炼铁,也不过是挣一口饱饭罢了。”林尚沃他们这种大商团,黑白两道通吃,很多事情看的更轻。

  “那你们这生意做的好啊!”洪大守还能说啥,去举报湾商通匪?不可能的,自己屁股都不干净。

  那个带路的汉子,招呼了一个年轻人过来盯着三人。就告辞往寨内一个大院里去了,应该是去禀报洪大守三人的消息。

  反正也没有人阻拦,铁匠活儿而已,人家也不遮着掩着,就搁哪儿给三个人看。像他们这种占山为王的,只要不下山侵犯官府和大户的利益。就李朝如今这幅烂样,别说不想管,就算想管,以如今官兵的水平也够呛。

  洪大守盯着叮叮当当,正在敲敲打打的铁匠们。确实如同之前那个汉子说的一样,大部分都在打农具。这种商品在小农社会是不愁销路的,价钱高低而已。

  “这边的铁怎么会比清国的铁好呢?”洪大守边看边问。

  “这边炼铁用的是木炭,不是石炭。具体为何我也不清楚,但确实比清国北方来的铁好上一些,和广铁(佛山铁)不相上下。”林尚沃像是知道一点,随口回答道。

  “木炭啊………”原来如此,木炭炼铁啊。(照例还是不百科,原理你们肯定看别人复制黏贴的都腻了。)

  逛了一圈,新奇劲过去,洪大守也就算看完了。按他们的说法,一个月也就只能开两三炉,一炉出不了几千斤铁,一年到头二十万斤铁到头了。

  搁现在,年产百十吨铁的小厂矿,早就关门大吉了。可就这么一个不算大的井,加上个炉子,足足养活了山上山下几千口人。

  说来也无奈,不是他们不想扩大产能,是没有办法扩大。

  就和很多穿越的带科学家一样,给炼铁高炉增加蓄热室,增加炉温。这种东西洪大守就算大学都还给老师了,也能说个一二三出来。

  可有个屁用!

  你就算把平炉炼钢法,转炉炼钢法,全部倒背如流,照搬到这儿来也屁用没有。你就是吹破天也没一样,不要以为二十一世纪的百度能帮上啥大忙。

  古人不是蠢人,现在的社会发展也是一代一代古人推动出来的。

  就和洪大守眼前的炼铁炉一样,明明一炉鼎峰能炼小一万斤铁,可实际上根本没有这可能。

  因为最简单的一个原因——没矿石!

  或者说有数不尽的铁矿石,但你运不来!

  像铁山这种浅层矿,甚至可能整座山都是矿脉,往下挖十几米或者二三十米,就能出矿石了。这石头往矿井外面背却不容易。

  坑道又不是直来直去,斜着打进去的坑道,入地三十米,长却有可能二百米。

  你一个顶顶棒的大帮小伙子,一筐背二百斤铁矿石出来,一天打三个来回,这人就干不动了。不能干了,再干就死井里了。

  咱们国家同时代,燕京外边门头沟,出煤炭的地方。根本没人愿意干矿工,太累了太难了。有清人笔记写了,这些煤矿九成以上都是设法拐卖人口进矿,一般一个人干两年就死了。

  没错,是死了!

  两年就活活累死了!

  甚至有野史说有个四品官也被人套了麻袋,卖到井里去,亲眼目睹这时代矿井的恐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两年后几乎没命才逃出来。

  最后上奏朝廷,发了官兵,一体严查,解放了二千多被拐卖来的矿工。那惨状,无以复加。

  坑道里塌陷、渗水、通风、照明,什么都是大问题。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配套,根本别想玩什么坑道作业,深井挖掘。

  老老实实去挖露天矿,没有露天矿,那局面就和五峯山这一样。矿石就在那儿,但你运不出来,就这么不讲理,就这么现实,就这么残酷。

  不服你就憋着!

  也就是洪大守三个人刚巧碰上了,这个月正好凑够了矿石,可以开一次炉。不然这炼铁炉就凉的通透,空有冶炼能力,却无矿石冶炼。

  如果搁英国1801年,火车应该还没发明,但改良蒸汽机已经有了。那么还有点搞头,可以解决深井挖掘的部分问题。可洪大守不会徒手造蒸汽机,白瞎。

  只能百无聊赖的随便看看,除开打农具的,还有两个铁匠在打刀片,最普通的腰刀。没有任何的钢在里面,上了战场砍几刀就能崩豁口出来,最廉价便宜的大路货,仅次于更廉价的铁枪头。

  等到最后一个铁匠,拿着根铁棍在卷铁,叮铃哐啷的敲个不停。像是在用一张铁板,锻打成一根铁管。

  还有一个铁匠学徒在旁边打边锤,没过多久,一根卷在铁棍上的铁管就打至成型。插进水中冷却之后,从铁棍上脱离。

  等等!这不就是鸟枪的枪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