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画道开天 > 第248章 谈一谈改革
  疯子道:“画儿,你今日的话有点多啊!”

  舒画沉默不语。

  疯子又道:“今日不想多言,许多事情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会知晓,如今你身上已有三魂,相必你的和尚灵胎已经觉醒?”

  众人大惊,舒画更是心头一跳,暗道:“我和尚灵胎觉醒一事还未告知黄蜂,疯爷爷又是怎么知道的?”

  疯子见他皱眉不语,又道:“你的事,休想瞒过我,放心,此事绝不是黄蜂说的,待你离开北冥,我便收回黄蜂,不再派人跟你。但我今日答应让他们出城,你今后便不能让我失望。”

  舒画起身,躬身行礼,道:“疯爷爷请放心,画儿绝不会让诸位失望。”

  “若能如此最好!”

  疯子起身,从万丈高山跳了下去,声音传来:“今后我不再管你,去了大虚任由你自己发挥,可你也不能丢了老衲的脸。”

  舒画望着疯子跳下山崖,消失不见,不禁心惊,一脸惶恐,呆了呆,才慢慢回应一声,但他的回应疯子并未听见。

  “疯爷爷他……他没事吧?”舒画看向众人问道。

  大伙同时摇头,瘸子站起来道:“马上就是晚上了,过了明日你便要改革北冥,多休息才是。既然他们都要随你而去,自然还有些事要与你交代,我在此处多有不便。”999小说首发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说罢,瘸子转身走开,朝着山下走去。

  舒画举目眺望,一直目送瘸子离开。

  瞎子突然站起来道:“我和老和尚也该走了,每晚夜里我们都要切磋,不便让你们打扰。画儿,你定要防着那位名叫孤血的鬼影族人!”

  “瞎爷爷为何突然这么说?”

  瞎子摇头,与老和尚转身离开,声音传来:“他与你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只是你记忆尚未恢复,我们现在不便杀他,如若不然,他不知早死多少次了!”

  孤血深深皱眉,望着两位老者离开,心中颇为不解,暗道:“我怎会与孤血有不共戴天之仇?该是的记忆何时才能恢复……”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老和尚与他瞎子朝山下走去,边走边商议,老和尚道:“画儿因为失去三魂七魄之事要不要告诉他?”

  “我觉得暂时不用,更何况,你师父也不会同意。”

  “也是!”

  老和尚低声道:“可是如果我们不说出事实真相,画儿心中始终会有疑问。”

  “就算有疑问他又能如何?你不说我不说,疯子不说,此事有谁知道?和尚啊和尚,我最担忧的就是怕你嘴软不小心说了出来。”

  “贫僧的为人你就放一百颗心。我担心的是,如果画儿心中一直将三魂七魄之事看得太重,难免会问其他人,若到时候其他人跟今天一样,非要帮助画儿来逼问你我,又该如何是好?”

  “忍住!”

  瞎子突然停下道:“就算真有这么一天,你我就算是被活活打死,也要忍住了。疯子还在调查当年的孤血究竟是谁拍故意安排让画儿看见,又让画儿带入咱们雷音城的,在疯子还未调查出幕后人之前,你我就算是死,也不能打草惊蛇,也得忍住!”

  “可是……”

  老和尚饶头,寻思道:“当年孤血来到咱们雷音城一事,都是我们大伙看见的,若明天过后他们在北冥遇见孤血,岂不又要大打出手?”

  瞎子冷笑一声,继续向山下走去,边走边道:“不会的,我已告诉过他们,为了画儿的北冥乃至今后你我的大计,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种时候与孤血大打出手!”

  “他们会听吗?”老和尚迟疑。

  瞎子道:“怎么不会听?我跟他们说过,现在的孤血并不是以前那位孤血,只是名字相同罢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此时得罪了鬼影一族,还阻碍了画儿的前途。孰轻孰重,他们自会分辨的。”

  “我是说万一,万一他们非要闹起来,你有想过吗?”

  “没有想过,我瞎子就是相信她们不会,因为她们深爱画儿,又岂会让画儿处境为难?”

  “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你再万一,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老和尚哭笑不得,故意放慢脚步,与瞎子保持着距离,心中暗叹:“你就是死性难改,若不是师父让我不要与你争吵,你以为老子怕你……阿尼陀佛,出家人实在不该讲粗话,罪过!罪过……”

  山上,火猿抬首挺胸走到舒画身前,粗声粗气道:“大虚,你去,找昊天!”

  “找昊天?”

  舒画猜测道:“火猿爷爷。你是要我到了大虚之后找到昊天?”

  火猿点头,忽然又摇头,解释道:“昊天,是石像。你,找石像,昊天!”

  “火猿爷爷,你让我找一尊石像做甚?”

  “他,我朋友,想他。”火猿说罢,突然低头,沉默走开。

  “我明天就,好,待我去了大虚,一定找他昊天,并告诉他你想他。”

  舒画突然感觉不对,又道:“咦,不对!昊天不是传说中的神仙吗?”

  花婆婆笑道:“瞎说什么,就是一尊石像而已,你找人画幅画带来给他看就是了,用不着想得这么麻烦。”

  舒画不解,道:“作画之事画爷爷也会,为何不请画爷爷直接画个活人昊天出来?”

  画师摇头:“老夫又不曾见过他口中说的那位昊天,如何作画?”

  舒画点头。屠夫站起来道:“都散去吧,今日聚在此地不过是讨论疯子为何装疯之事,既然疯子都说过了,画儿的事也已经解决,诸位也没必要再聚于此,散了吧,散了……”

  屠夫叫了半天,却无一人愿意离开,他只得又乖乖坐下。

  “画儿,你打算如何改革北冥?”名妓突然问道。

  舒画寻思着,觉得此事暂时还不是不要公布出来为好!

  名妓又笑道:“依我之言,你倒不如在北冥多来几家青楼或红楼,那赚钱快,再招揽一些画师来画些美貌女子,此事多好?”

  “胡闹,改革就是改革,又不是单纯开店铺。”

  屠夫气道:“依我之言,画儿应该组建门派,将杀猪刀法发扬光大……”

  文婆打岔道:“不行,你那杀猪刀法有何用,除了杀人还是杀人,倒不如将学院归一,用来教人识字,今后北冥中人去了大虚还能混口饭吃!”

  猪爷笑道:“依我说应该多开一些酒馆或吃食铺子,能有什么会比吃饱喝足更加重要?”

  ……

  舒画看着众人一言一语,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突然大声道:“诸位莫要争了,你们的长处自然都要发挥,免得你们平日里觉得无聊,但我改革北冥并非只是像你们所说的简单。”

  “那你要如何改革?”圣母婆婆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