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捕手传说 > 37 不用看 广南的意义
  小联盟有秋季联盟,还有休赛期的自主训练。

  不过对训练量有强制性的限制。但大多还是针对于消耗品的投手。不过今年有广南的冬季联盟,现在相关的消息早就流出来了,尤其是对于职业球员来说。

  维图加乐呵呵的说:“我这半年如果能升上a或者a的话就会考虑这个。听说今年因为是第一年的关系,住宿是全免的,还能带家属。”

  沈秦抓的点一向很奇怪:“你也结婚了?”

  “……因为你今天参加的是单身派对所以脑回路就不正常了吗?我可以带父母啊、弟弟啊过去啊,不是都说华国好吃又好玩吗?挺好的,有推荐吗?”

  沈秦噎了下:“不是在打球的地方可以吗?”

  “可以!”

  嘿嘿~“白娘子的地盘!西湖!”

  维图加不解的眨眨眼:“什么意思?白娘子是什么?”

  “白娘子是一条从蛇变成人的大美人!”

  “⊙_⊙????”维图加站起来:“我大概是喝多了,工作时间这样不太好,嗯~咱们保持电话联系!再见!”

  这就再见了?沈秦被雷了下:“我开玩笑的,这是一个故事而已。”

  维图加眨眨眼:“我也只是随便一演,你见谁半杯啤酒喝醉的?”

  “呸!!”

  哈哈~“我知道西湖啊,想忽悠我?”

  “真不是,这是一个传说,还有电视剧呢,你回去了可以搜一搜,好漂亮的,童年女神。”

  维图加想象了下蛇尾巴和人脑袋,不由的打了个哆嗦:“我的童年女神是长发公主。”

  “喜欢吃莴苣的那个?”

  “……”维图加好笑的盯着沈秦,觉得这人实在是有点逗,一般人难道在意的不应该是长发吗?“你是不是瘦了点啊?输球了心情不好?”

  “啊?完全没有啊。早上刚刚称过体重的。”

  “那怎么感觉你脸~不知道该说瘦了还是尖了点?!”

  哇靠!沈秦直接蹦了起来!身边拿这个开玩笑的人太多了!但从没有一个不太熟的人对自己这么正经的说过这个!

  是真的吧?晚上回去量一下?

  哈哈哈~

  美滋滋!

  先去照镜子!

  然后溜了~

  维图加直接傻眼了,不是、不是还在聊天吗?突然就跑了?什么情况啊?

  ……

  西川这边吊了几天的脖子就飞到了台湾,看球员的同时顺便谈了下球队买卖的问题。

  对方很着重的表示‘桃园’这点不可更改。

  西川笑眯眯的靠着椅子:“这种宣传性质的表述其实我不感兴趣,就好像前面的冠名一样,某某企业的某某球队?我不太习惯这种模式,也觉不需要用这个来打开品牌的知名度。”

  桃园方的代表有些无奈,这算是亚美球队在这方面的差异了。亚洲的所有职棒队伍都是采用企业冠名的模式,这对于打开品牌市场的作用非常大:“秦先生,无论是在台湾、韩国或者是日

  本,职棒球队能够兴起的很大原因就是企业冠名能够给企业方带来极大的宣传和利润,哪怕是以入股的模式,对于秦先生来说想必也会有很大的裨益。”

  西川心情很好,一回到亚洲,‘秦西’这个名字就听得特别爽快。当然,这和赚钱是两回事:“我不需要靠企业冠名来赚钱,我要的是球队本身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利润。大联盟没有任何一支会用这种模式,大概我习惯了,这点还真改不了。”

  “我是做博彩业起家的,与其弄个小冠名吸引大家来花钱,为什么不聚集当地球迷的凝聚力呢?还是那句话,我不在乎冠名,这在乎这支球队本身能赚多少钱。养一支需要倒贴的球队有什么意义?这些年桃园亏了将近十七亿台币,你知道大联盟最烂的球队一年能赚多少钱吗?”

  桃园方的代表有些无奈:“这是不同的经营模式。”

  “我是个商人,做什么都是为了赚钱。哪怕现在不赚钱,也得能看到带来的好处才行。而冠名这一点对我来说偏偏没有一点意义。不然熊猫的主场冠名权也不会给别人。”

  “前年我买了一支马球队,每年利润一点儿没有不说,还得花进去不少。可我愿意花这种钱,现在应该阶层混乱,经济也一塌糊涂,花小小的一笔钱可以给我带来大笔的生意,所以这钱花的值得。”

  “可如果按照你们说的,我买下这支球队,取得一个冠名权,不论是以博彩公司还是别的什么名头,能带给我什么呢?”

  “蒙特罗熊猫?这不需要宣传。电视系统?客户群体也没必要面向台湾。博彩业就更不用说。台湾的市场太小了。”

  这话有些不好听,总给人一种不太看得起的意思。说了一通就最后一句是重点,嫌弃市场小,所以挑挑拣拣!

  桃园方的代表脸色也不太好看起来:“可秦先生既然愿意听取我们的条件,想来球队也有能够吸引您的魅力在不是吗?”

  “当然。”西川笑了下:“我看好两岸的棒球交流,广南的棒球基地你们应该也去看过,大联盟和各个球团也会大力的支持。我的兴趣是买一支球队慢慢的揉进去,扩大市场。说真的,如果不是台湾和广南那么近,我不会考虑这支球队。”

  “在我看来,球队吸引我的点其实不多,一是距离,两地很近。二是可以给熊猫提供一些亚洲球员的选择。三则是刚好有这么一支等待转手的球队。说白了,是不是桃园我不在乎,它可以是任何一支。”

  “我们熊猫今年的国际签约金配额是六50万刀,就算拿不下球队,拿下些球员苗子也是好的。所以~我不急。”

  “广南的发展是必然的,中华职棒的市场一定会越缩越小,而且现在乱的很。我能等,球队能等吗?”

  “选举在即,很多话当不得真的。”

  说到这西川半眯起眼,现在一堆说要买的、要扶持的,到底能忍受到什么程度?亏多少年?

  职棒有一个固定的层次,亚洲、拉美、大联盟!谁不想家门口就有一个靠近大联盟的地方?广南就是一个最好的门户。

  很对球员缺少被发现的机会,一旦这个机会靠近了,放弃当地的‘小机会’而粘到广南那边打球,简直是太过顺其自然的事情。

  要知道为了追求大联盟的梦,很多球员不在乎签约金。

  而签约金在1万刀之下是不算国际签约金配额的,也就是说球团想签多少签多少。

  &nbs

  p;各个球团如果来个大扫荡,现在的亚洲职棒和大联盟职棒之间的规则必定打破,那一定就是个巨大的麻烦。

  追梦?留在小小的当地职棒?怎么选?

  一个球员可以赌,十个呢?百个呢?一年?十年?

  没人想去赌一个本身稳定的市场的未来。

  而且吹嘘和鼓励本就在一线之间。

  球团和你说,来吧!未来美好!你会不会信?

  未满二十就站稳大联盟的球员说少不少说多不多,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而且广南一旦稳定下来,它能提供太多太多亚洲职棒没有的东西。

  最先进的设备,最全面的分析。

  最好的装备、最细腻的教练!

  无一不吸引着追梦的年轻人!

  而且这个成熟的市场必然能争取更多国际赛事的主办,那对于亚洲市场的打击自然会更大。

  人都有惯性思维,当地有那么多便利的复合球场,为什么还要考虑在日美台之间飞来飞去的浪费时间?

  而且广南四季如春的,多好!

  桃园代表有些无奈,这人年纪轻轻的,却太过强势了些。与其说双方在交谈,还不如说对方一直在进行平淡的威胁。

  这就很没意思了,又来往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陈飞送了人出去,回来时就又重新泡了茶,他觉得自家老板今天说话太冲了些。

  西川看了他一眼,自然明白对方不太赞同的意思,便笑着解释:“广南棒球基地的建立迟早会和这边产生冲突,台湾太近,本身又是个极小的市场,自然首当其冲。这种威胁的往来既然早晚都要爆发,那么时间点其实不太重要,主动权拿在手里才好。”

  陈飞想了想问:“一开始不是打算先把球队拿下再说吗?”

  “是,但对方要保留‘桃园’的意思是未来宣传本地,这种对方免费我花钱的事情谁要做。球队买不买不重要,新闻放出去就行了,球迷们发酵发酵比什么都好用。”

  “新闻已经发出去了。”

  “那定机票吧。”

  “明天企业方的代表不见了吗?还有,之前那些话其实由我来说会比较合适。”

  “不,我来才合适。”西川笑着说:“我和桃园的代表谈得不太愉快,被气的直接飞走了~顺便帮我给秀也那边发个讯息,祝他新婚愉快,有时差就不打电话了。”

  ……

  婚礼是人一生中的大事。不论将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至少在结婚当下,每个人的感触总是特别的。

  哪怕是最不看好这对小夫妻的上杉希也是红了眼眶。

  这对年轻人挽着手,笑容怎也收不住~

  至少这一刻是美好的吧?

  秀也还是个孩子心性,昨晚在单身派对喝的烂醉,今天婚礼上又收不住了。

  不过今年新娘显然脾气很好,直接就随他去了。

  不过婚礼时间不长,下午两点开始,四点就结束了。想喝酒的室内继续,想怎么嗨怎么嗨,反正晚上还有派对。

  不过沈秦和寇驰就不继续了,他们刚好卡着时间登船。

  菜鸟秦就很紧张了,他没有乘坐过这么大的船,而且还得航行那么长的时间,自己真的不会一路吐到阿拉斯加吗?

  不过一上船倒是非常稳当:“真到了海上,会不会晃起来啊?”

  “不会,走这边。”寇驰的心情很好,一是两个人难得出来度假。二是他还没去过阿拉斯加,可以飞~“船上玩的也多,注意力一转移,你什么都不用想。还有球道,锻炼也不会落下。”

  人的好奇心一旦上来,别的事情就管不着了。沈秦也一样,从船的歪在到内在被晃眼的不行,哪里还管什么出海会不会晕船!

  为什么和酒店一样啊?

  听说还要大剧院~

  还有冲浪!

  啊!

  “咦?”一进房间还来不及感叹就被吃的给收了去:“你之前不是说只送酒和果盘的吗?”

  “我哥说你是小朋友比较贪吃,多送些小吃过来。”

  “呸!说人话。”

  寇驰乐的开冰箱看了会儿,果然自己要的吃的都塞进来了:“你就当自己家嘛,想吃什么要什么肯定给安排好。”

  沈秦啧啧两声,又看了看那张大床,觉得自己要做好拒绝的准备了。

  现在两人的关系很亲密,但要再进一步的打算却是彻底偃旗息鼓了。

  自己不能去把对方怎么怎么样之后又不负责吧~

  人家是毕业说分手,他们这些球员则是进入职业说拜拜!

  被分丢到各个遥远的球队不说,越是成功,距离也就拉的越远。

  每天累的不行,哪怕在新人联盟时都在一个城市,也没个精力出来见面。

  一年从2月到10月都在‘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休赛期还要陪家人、参加活动、自主训练,哪里来的相处时间?

  沈秦很仔细的分析过这个问题,两人在家人都不反对的情况下还能持续交往的唯一可能除非是两人中有一人离开职棒。

  家属才能在一起,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只要彼此都是球员的一天,那这个距离都是永远抹不去的。

  既然将来都不能负责了,自己再去占有对方就太不厚道了。

  毕竟作为承受的一方太痛苦,他觉得自己又欺负人又不想负责的想法太恶劣!

  得好好稳住!

  混蛋,想想就郁闷!自己下学年基本不在学校,这趟旅行搞得跟分手旅行似的~

  一想到这连参观房间的兴趣都没有了!

  “秦秦,很多糖!”

  “不吃。”

  “还有酒,在这里喝没人会看见,你可以喝~一杯?”

  用这个诱惑也没用!“不吃。”

  “先随便吃点吧,待会儿必须还要参加演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捕手传说》,微信“”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