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 第1697章 换药生暧昧
  路彦昭想了想,看着自己受伤的胳膊,苦笑道:“我这个样子,估计也只能喝粥了吧!”

  林彬笑了笑:“那就喝粥吧,身体最重要,正好阿姨觉得我们一天了没吃饭,熬了粥,让我们吃饭前,先喝点粥垫一垫!”

  听到林彬这话,路彦昭的脸色微变:“你们都没有吃饭吗?”

  林彬没好气的开口道:“你一直没醒来,我们担心的要死,哪里能吃得下去啊!”

  路彦昭皱眉:“胡闹,都不吃饭,哪里有力气照顾我啊,我万一真的出点事,你们是不是都要跟着殉葬啊!”

  林彬笑着勾了勾唇:“只要老大没意见,我和沫儿都愿意的!”

  路彦昭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这时,许沫儿和阿姨端着粥上来。

  许沫儿笑着说:“老大,听说你醒来了,我赶紧去厨房盛粥了,晚饭我们是不能在楼下吃了,那就在你房间里吃吧,我知道的,你不会介意的,对吧,老大!”

  路彦昭无语的看着她:“你都把粥端上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许沫儿狡黠的笑了笑:“不止有粥,还有饭菜呢,阿姨去端菜了,我们先喝粥,一起吃饭才香嘛,老大,我们知道你行动不便,就迁就你了,别太感动啊!”

  路彦昭失笑:“我是胳膊受伤了,又不是腿残了,什么叫行动不便?”

  许沫儿胡搅蛮缠:“反正受伤了,就是不能下床,你就安心在床上吃饭吧!”

  秦未央看了一眼路彦昭:“东西都端上来了,你就在床上安心吃吧!”

  路彦昭无奈:“好吧,那就听你们的!”

  路彦昭看着他们把自己当成重病患者一样的对待,心里有些无奈,可是,他也明白这是大家担心他。

  所以,最终晚饭还是在路彦昭房间里吃的。

  晚饭过后,林彬看了一眼秦未央,开口道:“我跟沫儿就先走了,未央,你跟老大说会话吧!”

  说完,他拉着许沫儿,就直接走了,留下秦未央和路彦昭,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

  秦未央看着路彦昭,有些尴尬的开口道:“那个……我坐在这里陪你吧,万一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可千万别硬撑着!”

  路彦昭看着她笑了笑:“你放心吧,真的没事,要是有什么事情,我肯定跟你说!”

  秦未央听到他这样说,这才点了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晚上,十点多了。

  路彦昭看见秦未央依旧坐在床边,拿着一本书看,他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要不,你还是回房间吧,我晚上就睡着了,也不会有什么不适的!”

  秦未央看着他,固执的摇了摇头:“不行,我答应了林彬和沫儿,要照顾你的,我不能失信于他们!”

  路彦昭的眸子闪了闪:“所以,你照顾我,只是不想失信于他们吗?”

  秦未央的表情变了变,她摇了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本来就是你救了我,我感谢你,也是应该的,所以,我更应该留下来照顾你!”

  路彦昭听到她这话,突然自嘲的笑了一声:“所以,说到底,你留下来照顾我,只是单纯的因为,我救了你,你想感激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未央,真的不用,我说了,我真的不需要你感激,我救你,是自愿的,在那种情况下,只要是我的手下,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会去舍命相救!”

  听到路彦昭这样说,秦未央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所以,我是不是还应该夸你,对所有人,都能一视同仁啊!”

  路彦昭无奈的叹口气:“你为什么非要误解我的意思呢?”

  秦未央像是跟路彦昭杠上了一样:“难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路彦昭彻底没辙了,他没好气的开口道:“未央,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睡觉而已,如果你不想睡觉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但是,你也别把我想的那么伟大,我不是中央空调,我只想对一个人好,而不是所有人,就算是那种情况下,我会救沫儿和林彬,也只是因为,他们跟我多年的情谊,可是,我救你,那是不一样的,秦未央,我不管你怎么想,我也不想再隐藏自己的感情了,我知道,你可能并不喜欢我,只不过,没关系,我不会给你任何压力,你该干什么,依旧干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完全可以当做这件事情不存在,我不会强求你的,可是,我却不希望你误会我,你明白吗?”

  秦未央抬头,看着路彦昭脸色苍白,却还要固执的跟自己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她咬了咬嘴唇:“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也只是想单纯的留下来照顾你,你睡觉吧,等你睡着了,我就回我房间睡觉!”

  听到秦未央这样说,路彦昭的表情似信非信:“你说的真的?”

  秦未央点点头:“真的,你看我像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

  路彦昭见秦未央这么认真,只能叹口气:“那行吧,我就先睡了,你一会也早点过去!”

  本来,路彦昭是打算装睡,骗一骗秦未央,让她早点过去休息的。

  可没想到的是,他自己一闭上眼睛,因为手术打了麻药的原因,身上还有残留的药劲儿,再加上受伤,身体疲惫,闭上眼睛,居然就睡着了。

  路彦昭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了。

  结果,他刚动了一下,就感觉到手边有什么“东西”。

  因为卧室的帘子很厚重,基本没有光线照射进来,房间里和呼呼的。

  路彦昭什么都看不到。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警惕性的往床的另一边滚过去,结果,一不小心压到了自己受伤的胳膊,疼得他忍不住呲牙。

  听到这动静,床边的东西,迷迷糊糊的开口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

  听到声音,路彦昭这才反应过来,床边的居然是秦未央。

  他打开灯,吃惊的看着秦未央:“你怎么在这边?我不是让你过去睡觉的吗?”

  秦未央一脸困倦的表情:“我昨晚怕你开着灯睡不着,就把灯关了,想再等等,等你睡熟了过去,结果,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睡着了,你没事吧,我好像听到你刚才发出声音了!”

  路彦昭低头看了一眼伤口,摇了摇头:“刚才压到伤口了,估计流血了,不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听到路彦昭这样说,秦未央忍不住皱眉:“既然都流血了,怎么能叫没什么大问题呢?我打开伤口帮你看看!”

  路彦昭看到秦未央靠过来,他忍不住皱眉:“你看你都困成什么样子了,昨晚一定没睡好吧,别帮我看伤口了,过去补觉吧!”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这么一点时间,不影响补觉的,我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秦未央说完,就去拿医药箱了。

  路彦昭看见她把医药箱拿过来,也没有再反驳。

  只不过,看到她眼底的黑眼圈,路彦昭莫名的心疼。

  秦未央走近床边,看到路彦昭盯着自己发呆,她忍不住皱眉:“你看着发呆做什么,赶紧脱衣服啊!”

  路彦昭猛地回过神来,他顿时有点尴尬:“还要脱衣服啊?”

  秦未央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你不脱衣服,我怎么帮你弄啊!”

  路彦昭看了一眼伤口的位置,似乎还真是这样。

  只不过,幸亏自己穿的睡衣是开口的,比较好脱。

  路彦昭单手,一颗一颗的解扣子。

  秦未央看着他一个手笨拙的样子,咬了咬牙,将医药箱放在一边,开口道:“还是我来吧!”

  说罢,她靠近路彦昭,低头帮他解扣子。

  路彦昭的手一顿,顺从的放在了一边。

  看着秦未央认真的帮自己解扣子,她浓密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样,好看的紧。

  秦未央解了两颗扣子,看到路彦昭的胸膛,她整个人就不好了。

  她这会才有点后悔了,自己刚才说要帮路彦昭解扣子的时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她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会亲自动手了,才发现,这件事情有多么暧昧。

  一个女人主动帮一个男人解扣子,这本就会让人想入非非。

  好不容易解开了所有的扣子,秦未央的小脸,已经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绯红。

  她低着头,目光闪烁,不敢去看路彦昭的眼睛。

  她开口道:“你侧过身,我把这个袖子脱下来,帮你换药!”

  路彦昭察觉到秦未央的羞涩了,他心情突然就变得很好。

  他笑着勾了勾唇,点点头:“好!”

  说罢,他侧过身,配合秦未央,脱下一个袖子。

  秦未央看见路彦昭脱下袖子,昨天缠好的绷带,这会都有血渗出来了。

  她的眸子瞬间变得有些紧张:“血都渗出来了,我看看,伤口有没有问题!”

  秦未央说着,轻轻地打开了纱布,看见血肉模糊的伤口,她拿棉签消毒。

  路彦昭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阵阵刺痛,可是,一想到给自己上药的人是秦未央,他就生生忍住了。

  秦未央一边消毒,一边问他:“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