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 第1696章 未央质问季修
  ♂秦未央回到房间,将门关好,进入卫生间,这才拨通季修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秦未央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意:“季修,你骗我!你昨天不是说过,你只是随便问问吗?那修罗门的人,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暗夜组织的基地!”

  季修嗤笑了一声:“未央,说你天真,你还真天真啊,这么好的机会,挫一挫暗夜组织的锐气,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我也不是骗你,我昨天之所以问你,也是检测你的忠诚度,当然了,暗夜组织今天倾巢出动,去进行一个交易的事情,我也早就知道了,未央,如果你因为这件事情,跟我发火的话,那你就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秦未央冷笑了一声:“我让你失望,季修,到底是谁做事阴险毒辣,是你亲口告诉我,你不会有所动作,我才相信你,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的,可是,你看看你今天都做了什么,你这样让我如何相信你!而且,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一年后再行动吗?你不是说,要让我彻底获得他们的信任,你才会让我给你搜集情报吗?你现在的行为,又作何解释?”

  听到秦未央的话,季修没有任何不自在。

  他平静的开口道:“未央,说起这件事呢,你还得感谢我呢,首先,不是我非要找暗夜组织的麻烦,而是,暗夜组织的人,现在根本不相信你,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许沫儿现在还在调查你,如果不是因为她调查你,我也不会设计这么一出,让你跟他们一起经历生死,他们才会把你当成并肩而战的队友,你懂吗?”

  听到季修的话,路彦昭愣住了。

  随即,她迅速的皱眉,摇头道:“季修,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许沫儿早就不再怀疑我了,你用这样的理由糊弄我,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秦未央也不知道,她明明是个内奸,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为什么这么愤怒。

  季修轻哼了一声,冷声道:“你不相信我,那你想如何?想跟我决裂吗?未央,你可别忘了,我们合作的条件是什么,如果你不听我的,那你也别想救你弟弟了,我实话告诉你,许沫儿调查你是真的,不管你信不信,至于我们攻打暗夜组织的基地,我就是趁火打劫,这本来就是我一贯的做事风格,你有意见吗?”

  秦未央的脸色苍白,她死死的咬着牙。

  想到秦未铭的生死,还掌握在季修的手里,她终究是咽下这口气,沉声道:“没意见!”

  季修冷哼道:“既然没意见,就不要再说这些无所谓的话了,这段时间,别再联系了,被路彦昭的人发现,你这个探子,可真就废了,你想要救你弟弟,怕也是没有资本跟我交换了!”

  季修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秦未央拿着手机,靠在墙上,缓缓地滑下去,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真的摸不透季修这个人了,他可以跟你好好说,也可以威胁你,他不管用什么手段,总是要达到目的。

  就像是他说着喜欢自己,却还对她这么冷酷无情,这么阴沉狠辣。

  许久,秦未央才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她必须坚持下去,她不能倒下。

  她的身后,还有她相依为命的弟弟啊!

  秦未央洗了把脸,神色看起来没那么难看了,她这才去路彦昭的房间。

  这次过去,等到晚上天都黑了,路彦昭才醒过来。

  路彦昭醒过来第一眼,就看见秦未央坐在自己的床边,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微微动了动,秦未央立马反应过来。

  她猛地站起来,担忧的看着路彦昭:“你怎么样?疼不疼,要不要我去喊医生?”

  路彦昭神色虚弱的摇摇头:“不用,我还没脆弱到那个份上,既然手术做了,就等着伤口恢复就行,你也别那么担心!”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只要你觉得没事就好!”

  看着秦未央站在房间里,神色担忧自责,还带着浓浓的愧疚。

  路彦昭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救秦未央,可不是为了让她这么愧疚的。

  他没有受伤的胳膊,撑在床上,想要坐起来。

  看到他的动作,秦未央赶紧走过去,伸手扶着他:“我扶着你坐起来吧!”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好像自己是个易碎的瓷娃娃似的。

  路彦昭没好气的摇摇头:“好了,未央,你别这么小心翼翼的了,弄得我都不自在了,我只是胳膊受伤了,又不是残废了,你想想你自己肩膀受伤的时候,应该就能理解了!”

  秦未央听到他这话,讪讪的收回手:“那你如果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及时告诉我,我会在这里照顾你的!”

  路彦昭点了点头。

  秦未央看着他坐起来,靠在抱枕上,她这才松了口气。

  路彦昭看她这副担忧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算了,你去给我倒点水吧,我有点渴!”

  秦未央立马点点头,拿着水杯,去外面给路彦昭接了一杯水、

  她端着水进来,打算喂路彦昭喝:“水的温度刚好合适,不会太烫的!”

  路彦昭看了她一眼,脸色苍白,却还跟她开玩笑:“你是怎么试的水温,温度计么?”

  秦未央一愣,脸色有些不自在:“我用一次性杯子倒了一点试的!”

  路彦昭的神色有些失落:“我还以为你用嘴巴直接试的呢!”

  秦未央看在他是个病人的份上,才好声好气的,一直不敢对他大声说话。

  现在听到他这么调侃自己,也忍不住恼了:“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能安分点!”

  路彦昭笑了笑,喝了几口水:“我挺安分的啊,我这不是坐在床上,都没下床么!”

  秦未央听到他这话,忍不住怼了一句:“你是没下床,只不过,听你这声音,我以为你都能生龙活虎的,活蹦乱跳了呢!”

  路彦昭笑了笑,看着秦未央,缓缓开口:“还是听你这样毫不客气的说话,比较顺耳,其实吧,我刚才一直在担心,你因为这件事情,太自责了呢!”

  秦未央的眸子一闪,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我有什么好自责的,是你自己主动的,又不是我强迫了你!”

  路彦昭无奈的叹口气:“瞧你这话,明显就是违心的,我虽然认识你时间不久,可是,你要说自己没有自责愧疚,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只不过,我现在要跟你说的就是,未央,我不需要你的自责愧疚,要么,你把我当成朋友,跟林彬和沫儿一样,当做你的老大,大哥都可以,但是,我唯独忍受不了,你把我当恩人,你知道吗?”

  秦未央的眸子闪了闪,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路彦昭:“路彦昭,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路彦昭点了点头:“我说的每句话,我都很清楚!”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我一开始答应你,来暗夜组织,就是因为你救了我,我说了,要当牛做马的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现在又救了我一次,你却不要我自责愧疚,不需要我把你当恩人,你觉得可能吗?”

  路彦昭的眸子沉了沉,他缓缓开口:“那你觉得,我们刚开始认识的时候,跟现在的关系,是一样的吗?”

  秦未央愣住了!

  一样吗?

  明显是不一样的,虽然表面上,他们似有非有,她又像是路彦昭的下属。

  可是,她自己心里清楚,他们的关系,似乎一天天的,都在无形的拉近。

  直到现在,她对他做一点不好的事情,居然就会愧疚的要命。

  什么时候,冷酷绝情如她,居然也动了凡心,对别人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

  她盯着路彦昭,神色变了又变,最终缓缓摇头:“的确不一样了!”

  路彦昭听到她这样的回答,脸色似乎才好了点。

  这时,林彬敲门进来。

  看到路彦昭终于醒来了,他快速的走过去:“老大,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来,我都要去找医生算账了!”

  路彦昭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我不醒来,跟我自己的体质有关系,你找人医生算什么账啊!”

  林彬看到路彦昭还能这样说话,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他看着路彦昭,开口问道:“老大,你觉得身体现在怎么样?”

  路彦昭看了一眼受伤的胳膊,无所谓的笑了笑:“小伤而已,我这些年又不是没有受过伤,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林彬听到他的话,脸色变了变:“可那个是juqiang,你的胳膊差点就废了!”

  路彦昭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废了不是还有另一只胳膊呢嘛!”

  林彬瞬间无语,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秦未央,最终,无奈的叹口气。

  他知道,路彦昭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不想让秦未央有什么心理负担。

  可是,林彬却清楚,路彦昭的身体健康,关系着整个暗夜组织的命运。

  他如果出事,暗夜组织必将会动荡不安。

  林彬看着路彦昭,没好气的开口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想吃什么?饿不饿?我让沫儿弄点吃的上来!”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