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你怎么还不来找我
    超级好看的仦説閲讀網 щщщ.⑨⑨⑨χs.cом ②②中文网

    沈冷他们离开浮云镇到湘宁城的时候得到一个消息,韩唤枝大人没有等他们,而是今天一早就出城回长安去了,把大队人马留给了沈冷,自己赶车,车上有一个满头麻花辫的漂亮姑娘,一路向北。

    沈冷想了想,唯有那草原上的那个传说之中有天仙之美的大埃斤才能让韩唤枝如此吧,于是脸色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

    古乐和耿珊带队,押送着大批的人犯,在乙子营战兵的配合下返回长安城,沈冷他们雇了好几辆大车,随队回京。

    湘宁城的城门口有个茶汤铺子,就在路边,进城出城的行人若是渴了喝上那么一大碗,清凉的很,说不出的舒服。

    白小洛和杨瑶也坐在茶汤铺子里,看着面前的茶碗发呆。

    “居然比皇后慢了,比皇帝也慢了。”

    白小洛低着头:“我从皇后的举动猜到了她要对白家下手,所以才会赶来湘宁想提醒一下白归生,顺便把白家能用的都拉拢到我自己身边,也算是我救了他全家,总归能换来一些助力,只是没有想到皇后的动作居然这么快,更没有想到皇帝的动作比皇后还快,白家没了,一时之间......”

    他看着茶碗苦笑:“一时之间,似乎也想不到还能再做些什么,要想联络这些年来那些被皇帝打压了的家族,被廷尉府逼急了的江湖客,不是那么容易的。”

    杨瑶也的手握住白小洛的手:“要不然,趁着这段时间放松一下你自己?你不是说要去西蜀道吗?算算时节,那边这个时候气候正好,一路走走看看,当是散心?”

    白小洛还没有回答,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人在他对面坐下来,把包裹放在桌子上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大碗,一仰脖咕嘟咕嘟的灌了进去。

    “你们来晚了。”

    苏冷看了白小洛一眼:“落于人后,所以连残羹剩饭都没的吃。”

    “我花钱雇你,是雇你奚落我?”

    白小洛看着苏冷的眼睛:“你总该知道,我这样的雇主不多。”

    苏冷耸了耸肩膀:“闲来无事,要不然你们随我走吧,恰好过年我也不想动弹接生意,回去陪陪那老头儿,给了他银子他都不开心,只说是想让我回去过年。”

    白小洛怔了一下:“跟你回去过年?算什么?”

    苏冷起身:“那你们两个随便找地方去过年也好,年前了,想杀谁都等等吧,我过年的时候不想动刀,只想放放烟花爆竹,这个时候手用来握刀不合适,包饺子合适。”

    杨瑶也看向白小洛,等着他的回答。

    “也好。”

    白小洛起身:“就跟你去,穷乡僻壤之地,也许清净。”

    “你这话真不惹人喜欢。”

    苏冷:“穷乡僻壤?年味人情味比你那豪门大院里要强的多了。”

    他问:“字写的好不好?”

    白小洛傲然:“那是自然。”

    “那正好,回去帮我家里多写几幅春联。”

    三个人起身,朝着南方走了。

    向北的车队中,二本道人一脸凄苦的看向师父青果道人:“师父,亲师父,你帮我去师伯那求点药回来可好?再这么拉下去,你徒儿可能就英年早逝了,你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不对,被人知道了你徒儿是拉死的,咱们道观也面上无光。”

    青果道人叹道:“毕竟你是年纪小,二十年你就忘了你师伯是什么人......”

    可看着徒儿那虚脱的样子,青果道人也只好去找沈先生,正在另一辆马车里和沈胜三以及秋实老道人聊天的沈先生看到青果道人上车来就知道因为什么事,从怀里取出来一个药包递给他:“灌进去就行了。”

    “灌进去?”

    青果道人也没有想太多,拿着药回来递给二本道人:“你师伯说灌进去就行了。”

    “又灌?”

    想到小时候发烧那次,灌的他可真是痛不欲生,可那时候毕竟年幼,羞耻感方面要少一些, 现在都二十七八岁了,还灌进去?多丢人,想想就羞耻的难以接受。

    “非得灌进去?”

    “你师伯是这么说的。”

    青果道人下车:“你自己想办法。”

    “我自己怎么灌!”

    “难道你还想让我给你灌?你一个屁,我还要不要脸?”

    青果道人哼了一声:“自己做的孽,自己承受。”

    中午的时候车队停下来,二本道人扶着马车下来,走路的时候好像夹着一个枕头似的,可别扭了。

    沈冷正好去打水回来,看到二本道人那样子也于心不忍:“还没吃药?”

    “吃?”

    二本道人楞了一下,忽然间醒悟过来自己好像理解错了什么。

    “沈将军,有件事我稍有不解,我想请问你啊......一般来说,灌药你怎么理解?”

    他问沈冷。

    沈冷想了想:“这需要很复杂的理解吗?不是灌进嘴里咽下去就好?”

    二本道人:“万一,不是灌进嘴里了呢?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沈冷愣了好久好久,然后一声长叹:“道观里出来的人,都这么复杂的吗?”

    长安城。

    老院长看着未央宫的内侍宫女忙忙碌碌的在打扫,又把一个一个漂亮的红灯笼挂上去,原本肃杀的未央宫就因为这些红灯笼看起来柔和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

    宫墙红灯,似乎这才有了几分人间气。

    皇帝揉了揉太阳穴,这几日担心湘宁城那边的事睡的并不是很好,本来他睡的也少,幸好今儿一早就有消息传回来,说是湘宁城那边该办的事都已经办完,抓的抓了,死的死了,皇帝的心这才踏实下来一些,他倒是不担心韩唤枝办不好事,担心的是沈冷他们几个的安全。

    “陛下今日就要出宫了。”

    老院长看了看皇帝的脸色:“还是多带些人的好。”

    “不必。”

    皇帝招呼代放舟去取便装来,他洗了把脸,脑袋里的昏沉减轻了几分。

    “朕是不是应该把她接进宫?”

    皇帝忽然问了一句。

    老院长一惊:“似乎有些不妥。”

    “朕一直都在思考一件事,朕从来都没有和红袖有过什么,所以朕又害怕什么?那时候在云霄城有一次朕和沈小松聊天,朕说一生至今唯一骄傲的便是从不曾负了谁,那时候能力有限,却能做到不负于人,后来到了长安城,朕反而负了一些人,也包括红袖。”

    老院长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未必愿意进宫。”

    “但朕没有问过。”

    皇帝换好衣服:“朕没有问过,就是朕的错处。”

    他走出东暖阁,大内侍卫统领卫蓝已经带着几个侍卫站在外边等着了,都换了便装,将兵器藏了起来,皇帝回头看了老院长一眼:“就在东暖阁里猫着吧,朕不会回来的太晚,还有些事要与先生商量,你若回去了再把你找来,万一半路上出了什么事你再讹朕。”

    老院长笑:“那臣就去椅子上猫着了。”

    皇帝离开未央宫从后门上了马车,绕过未央宫之后马车又穿街过巷,最终在红袖招门口停下来,每年的今日,红袖招都会停业,红袖招是长安城最大的青楼也是最特殊的青楼,这楼子里就没有一个卖身的女子,来这的,都觉得自己高雅,喝上等的茶品上等的酒,听曲儿看舞,或是和红袖招的姑娘手谈对弈,或是琴瑟和鸣,又或是执笔作画,算下来比在其他青楼里花出去的银子还要多的多。

    然而,依然宾客如云。

    每年今日的门庭紧闭,也会有人好奇。

    云红袖穿了一身红衣站在大厅里等着,笑颜如花,每年只见一次,对于她来说这一天弥足珍贵。

    她不觉得苦,反而觉得幸福,当今天子每年都会亲至给她过生日,想想似乎也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所以她一直都满足。

    红袖招对面是一家茶楼,茶楼的生意也不错,来自渤海国的那些人就在这茶楼二楼,名字叫朴成万的中年汉子手扶着窗户看着外面大街上那辆马车停下来,手握紧,手背上青筋毕露。

    他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那个包裹,里边是一把制作精巧的木弓,可以拼接起来,他视线才过去,手下人已经手脚麻利的把木弓接好,弓弦挂上,把藏在靴筒里的箭也取出来,箭的制作也很精巧,三根拼接成一支完整的铁羽箭。

    以他的射艺,以这个距离,只要皇帝下车,一箭必能将其射死。

    就在这时候包间的门被人从外边敲响,朴成万脸色一变,摆了摆手,手下人立刻到了门口那问:“谁?”

    有一道白光闪了一下,像是什么东西从外面钻进门缝,门缝那么细小,钻进来的能是什么?

    只是一闪而已,并没有什么东西钻进来。

    薄刃切开了门栓,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几个脸上蒙着纱巾的年轻女子从外面进来,没有人说话,却好像把寒冬一下子带进本温暖的屋子里。

    大学士府。

    沐昭桐似乎已经苍老到随时都可能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他才不甘。

    走出书房,扶着门框站在那,抬起头,发现竟是零零散散的又开始飘雪,今年长安城的冬天雪似乎多了些,雪大一些,总是能掩盖住什么东西。

    看着门口的院子,眼神恍惚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自己,在陪着小时候的沐筱风堆雪人。

    孩子跑出去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沐昭桐脸色大变,颤巍巍的冲过去想把孩子扶起来,儿时模样的沐筱风自己爬起来回头看向父亲,笑着说道:“父亲,你怎么还不来找我,我等你可久了。”

    沐昭桐楞了一下,眼睛里似乎飘进来一片雪花,揉了揉眼睛,院子里空空的,除了他之外哪里还有别人。

    父亲。

    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啊。

    这声音却在他脑子里飘飘荡荡,挥之不去。

    更新最快的22中文网 м.999xs.co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