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五三二章 老太太疼我......

第五三二章 老太太疼我......

 热门推荐:
  来俊臣有点想辞官撂挑子了,因为这个朝堂真是越来越玩不明白了呢?

  查武蓉蓉?

  特么刚召见完,刚夸完,这就要......要动手了?

  来公想回家,这个世道实在太险恶了。

  .....

  ————————————

  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你让来俊臣查个屁?

  没办法,编吧!

  幸好,有之前查狄仁杰的经验,来俊臣这次编的还算顺嘴。

  在家里憋了四五天,终于罗织数条大罪,面呈圣上。

  武老太太一看,大手一挥,“来人,给朕掌嘴!”

  嘎!?

  来俊臣有点懵,打我?

  废话,不打你打谁?特么这回编的有点过了。

  把老太太气的啊,“什么叫不守妇道,私会情郎?哪个情郎?给我打!”

  黄门内侍一看,对不住了哈!

  上去就是一顿左右开弓,打的来俊臣晕头转向。

  刚回过神来,就听老太太那又炸了,“什么叫怂恿父爷意图不轨?你还想把武载德也牵连入内?”

  “打!”

  来俊臣:“......”

  接着往下看,“嗯?”

  老太太一愣,“这条不错......”

  上面写着:武蓉蓉私藏禁诗,为罪逆不平,心存不臣之心。

  “停!藏了谁的禁诗?”

  来俊臣捂着腮帮子,心说,我特么知道她藏了谁的禁诗?那都是编的!

  于是,胡乱报出一个前几年被判了谋反的文人。

  结果,“不对,打!再想想!!”

  来俊臣懵了,想想?不对?怎么特么想啊?

  实在没办法,扑通往地上一趴,“陛下饶命啊!臣....臣愚钝......”

  “废物!”武老太太嫌弃大骂,终于给来俊臣指了条活路,“你应该写,私藏罪王穆子究的禁诗。”

  “哦....哦!!”

  来俊臣懂了,“臣这就改。”

  来公......来公有点开窍了。

  他突然明白,这个穆子究好像不太容易就这么完蛋了,陛下在下一盘棋,一盘大棋!

  反正他之前没懂,现在也不太懂。

  不过,这几巴掌挨的,却是值了。

  起码来俊臣知道了,卖早点的那位,不定哪天就得来一个动静大的。

  “你.....明白了?”老太太阴森森地看着来俊臣。

  来俊臣点头如捣蒜,“明白了,明白了!臣全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武则天拉着长调,“明白了,这几巴掌就不算白挨。说不得以后,你还要谢谢朕这几巴掌。”

  “......”来俊臣转着眼珠子,半天没动。

  等反应过来,直接给老太太磕头,“谢陛下隆恩!”

  “嗯。”

  老太太继续点头,有一句没一句地继续道:

  “其实啊,子究那小子罪不至死。朕......朕也只对你这个近身的奴才说几句贴心的话吧,朕没想逼他入死!”

  话说到这儿,武则天几乎已经挑明了。

  啥意思?

  在来俊臣的理解中,意思是,我没想让穆子究死,那他就不能死!进而,那一月之约,老太太是打算放水的。

  怎么放水,还用说吗?正是老太太此时对来俊臣连削带打的目的,更是让来俊臣“明白”的目的。

  当然是,老太太不好放水,你这个奴才去放水喽!

  武则天的意思就是,既然吴宁已经能够放下身段,以庶民自处,那一个月不一个月的约定,就没了意义。

  武则天可不想吴宁因为无法完成置办安家的目标,而被逼死。

  在老太太看来,那小子破庙门前上吊找回了面子,又空手套白狼入主了那间食铺,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吴宁能不能在二十天内真的把铺子租下来,能不能赚够租钱,都已经不重要了。

  让来俊臣去暗帮一下,过了这道坎儿,之后再怎么样,就更不用老太太去逼他,吴老九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你去吧!”

  对于来俊臣这条最忠诚的恶犬,武则天缓下语气,却无意隐瞒,干脆直说,“去给他送百多千钱,先把眼前这关过了。”

  之后,又特意嘱咐,“别说是朕给的,算是你给他的人情吧!”

  人情?

  来俊臣一听,眼圈儿都红了,老太太...对我不错!“人情”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说出来的。

  什么人值得来俊臣去要个人情?什么人值得女皇施恩嘱咐,让来俊臣去找一个人情?

  这句话里的隐藏意义,对来俊臣来说,实在太大了。

  当下拜倒,“陛下大恩,臣感激涕零,三生难忘!”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不过.......”

  话风一转,抬头苦笑,“陛下的这份好意,子究先生怕是......无缘领会了。”

  “嗯?”老太太一怔,“什么意思?”

  只见来俊臣极是蛋疼地咧着嘴,“子究先生那边,好像不太缺钱了。”

  “不缺钱?怎么可能!?”武则天不解。

  要知道,吴宁套来那么一间食铺,确实是他的本事。可在老太太看来,不过就是饮鸩止渴而已。

  二十天,背了一年的租金一百多贯,他上哪偷去?

  单靠一间小小食铺,别说卖早点,就是卖龙肝凤胆,他也挣不来一百多贯吧?

  “怎么?是长孙家那边暗中接济了?”

  来俊臣摇头,“不是。”

  “那是怎么回事?”

  来俊臣苦笑,“先生之才,臣下平生觐见。他......他自己挣的!”

  “挣的?怎么挣的?”

  “卖早点。”

  “......”武则天无语,刚说完不可能,那小子就打脸呢?

  “卖早点怎么能挣这么多?”

  于是,来俊臣把这几天老太太没来得及问,他忙着编武蓉蓉的罪行也没来得及说的事儿,与武则天细说一遍。

  至于怎么挣的?

  说实话,来俊臣也想不通,穆子究长的到底是个什么脑袋,这世上只要是他想得到的,就没有他做不到的。

  来俊臣觉得,只用三五天的工夫,就能有办法挣出一百多贯的租金,除了他穆子究,这天下间不会有第二个人。

  而这一切的关键,正是开店第一天,吴宁在店门前立的那块牌子。

  牌子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三句话:

  新铺易主,大酬宾客。

  早食包月,只需百文。

  若不动心,再送半月!

  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

  一百文钱,在店里管饱,吃一个月早点。你要觉得还不划算,那就再送你白吃半个月。

  只这一块牌子,三天时间,吴老九卖出三百多份包月早点。

  得钱,三十千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