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五三零章 小妾和陪房丫头

第五三零章 小妾和陪房丫头

 热门推荐:
  早点铺子是小本生意,尤其是在东市这种竞争激烈之处,想赔钱不容易,但想挣大钱,也是门儿都没有。

  光是东市里的一条街巷,就有十几家二十来家,你就说,能挣什么钱吧?

  一个月下来,能赚个十来贯,去掉人吃马嚼,剩下个两三千钱,已经是不错不错的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吴宁把整个东市的早点生意都抢过来,二十天的时间,也挣不上一百多贯,到够交租金的地步。

  对此,吴宁也只是神秘一笑,心道,也该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超于时代的经营手段了啊!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吴宁就把大伙儿都叫了起来。

  收拾东西,搬家!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可搬的。除了两个碗、五根绫子,就剩用那一匹布换来的五套素衣。卷巴卷巴,就能走人了。

  倒是吴宁,多带了一块庙里的规整木板,这让大伙儿有点不解。

  一路到了东市街口,就见吴家老哥正在拉开排门,准备开铺。

  见吴宁领着男女四人走来,老哥哥一阵头疼,“我怎么就瞅着你这么眼熟呢?”

  而且,连带后面一个美妇人,还有更美的不像话的李裹儿,这老哥哥也觉得眼熟。

  “咳咳!!”吴老九干咳两声,“老哥哥,看错了...看错了。”

  “许是看错了吧!”

  吴大力也这么想,不再纠结,指了指抬头的食铺匾额。

  “契已经签了,理上说,铺子算是你的了。你看这名字,用不用换?若要换的话,咱这就摘下来,回头你自己弄个中意的去。”

  吴宁抬头一看,苦笑出声,“挺好,就不换了。”

  心说,这就是命吗?还是造化弄人呢?老子奔三十去的人,穿越都穿了二十来年了,居然成了......

  成了“吴记食铺”的主人。

  大概,没有比他混得再惨的了吧?

  说出去,都丢人!

  吴老哥一听吴宁不换牌子,也是释然,都姓吴嘛。

  不过,吴老哥也挺奇怪的,这一家人到底啥关系?

  铺子还叫吴记,可是昨晚立字据的时候,那小子签的却是一个叫“秦妙娘”的小娘子。

  吴老哥问他为什么不签自己,这小子只说,那是他的发妻,他这是代签。

  这倒没啥,刚才也见着了,那个跟在吴小哥身边,乖巧可人的小娘子,肯定就是秦妙娘无疑。

  现在,吴老哥奇怪的是,另外两个美娇娘和吴小哥是啥关系?

  此时,到了充分发挥起想象力的时候了。

  吴老哥细细琢磨,那个年岁大一点的美妇人......不是姐弟。眼神都不像嘛!

  吴老哥活了半辈子,这点事儿不会看不出来,亲姐弟可不会像美妇人那般看吴小哥。

  嗯,应该是妾氏。

  至于小的那个,依偎在美妇身边,看样子也不像美妇的闺女。因为你想啊,吴小哥才多大点?怎么有那么大的闺女?

  美妇人进门之前带过来的?

  更不可能。谁纳妾还带来外姓儿女?

  那就是......

  陪房丫头了呗!

  嗯,没错了。

  吴家老哥心思通透,把太平和李裹儿的身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此时,吴宁等人可不知道吴老哥分析得这么“透彻”。

  随他进店,秦妙娘等人都是头一次来,好奇的四下大量。

  吴老哥指了指楼上,“上面几间房,给你空出来了。”

  秦妙娘一听,与太平、李裹儿,立时上楼而去。

  十多天了,三个没吃过一点苦的女人,终于见着正经房舍,终于有床可睡了。

  至于吴老哥......看着上楼的三人,心里还在犯着嘀咕:都跟天仙似的呢!

  看了眼吴宁,心说,这小子艳福不浅呢!

  只不过,吴老哥也看出来了,这三位怕不是干粗活的材料。娇滴滴的,还顶不上一个好劳力。

  倒是吴宁身边那个“黑壮”小子不错,一看就是这家人的仆役。

  二话不说,“小子,你跟我走,后厨活可多呢!”

  李重润:“......”公子命苦。

  吴宁没动,眼望吴记食铺全貌,心中生出一丝平静。

  虽然......虽然以后的日子不比从前,与在王府的生活简直天差地别。

  可是,现在他能有这样一方天地属于自己,又远离朝堂的是是非非,吴老九已经很满意了。

  他现在,甚至不去想什么吴家大仇,更不想劳心朝上的那些尔虞我诈。

  什么大周前途,谁做皇帝,都不重要了。

  这间小店、还有店里的人,就是吴老九的全部。

  他突然有点明白,武则天最后为什么要送他“民苦”二字了。

  曾几何时,他也只是普通百姓,心无大志。

  什么社稷天下,都太大、太空,柴米油盐才是生活的真谛。

  而他,已经离开那种踏实安稳的生活十多年了,以至于吴宁已经忘了他是从百姓中来,曾经也为生活愁苦。

  呼......长出一口气。

  吴宁回过神来,告诉自己还不能松懈,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家店还不是他的,起码要在二十天内,挣下租店的钱才行。

  把从破庙里带过来的木板平放在桌上,又拿出李重润的笔墨,吴宁在木板上行墨书写起来。

  吴家老哥在后厨安排好了李重润,反正是什么活面,挑水,劈柴火的重活都扔给了黑小子。ωωω.九九^九)xs(.co^m

  到前面却不见吴宁的踪影,出去一看,这位正在往铺门前挂牌子。

  吴老哥不识字,凑过去看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

  “这写的啥?”

  吴宁一笑,卖了个关子,“写的是......都来吴记食铺吃饭,不来不行!!”

  “切!”吴老哥一撇嘴,“发什么春梦呢?”

  回转身形进到店里,正撞见太平和李裹儿从楼上下来。

  吴老家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小娘子,心里除了不识字的那股子吃味儿,醋劲儿又上来了。

  心说,这读书认字儿的是他娘的出息,娶妻纳妾都占着便宜。

  总之,这等女子是肯定看不上他这种粗人的。

  心有不平,嘴上就没客气。

  “我说,下来下来,咱教教尔等怎么招呼客家。”

  说完,还不忘多了句嘴,“这当丫头做妾的呀,就得有点眼力见儿,粗活、累活那就得抢着干,别等主母出声支使。到时,就算主母不责怪,外人也得说你不晓事理不是?”

  “......”

  “......”

  太平和李裹儿瞬间石化,第一反应就是瞪向吴老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