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一四章 八年之后(二合一)

第二一四章 八年之后(二合一)

 热门推荐:
  贰贰茽文最好的網络小説閲讀網щщщ.二㈡zω..cΘм「贰贰中呅網」

  在林晚箫眼中,吴宁是少年英才,前途无量。

  可是,生活便是如此,外人永远只能看到光鲜动人的一面,谁又知道,这队渐渐没入密林的穆姓兄弟背后,又隐藏着多少心酸与痛楚。

  林晚箫有一点没有说错,那就是穆子究的名号,还有长路镖局、穆家兄弟必定会声闻天下。

  因为,他们没有退路!

  因为,只有声闻天下,吴家血案才有重见天日的一刻。

  至于那一刻何时能够到来?

  吴宁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他们只能默默地奋进,默默地把那血与雪交融的冬夜深埋在心底,直到吴宁的所有布置一一完成。

  而这一等,便是整整八年!

  .....

  八年之后,也就是公元698年。

  正月,大周天子武曌以正月甲子朔合冬至为吉,改年号为圣历,大赦天下。

  至此,武则天代唐自立成就一代女皇已余八年。

  这八年间,虽边夷袭扰不断,契丹、吐蕃时有反复;南诏、占城仍心怀不善。

  然,纵观大唐治下,却是国泰国安,百业诸兴。

  说来八年前,无论是朝堂,亦或民间,对于女主天下还颇有微词。刨去权势之争,就连百姓们也担心巍巍大唐会没落在这个女人手里。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得利于重视海商,扶植西域的政策,大周朝可谓日新月异,蒸蒸日上。

  不但沿海诸州愈发富庶,连岭南的福广之地听说也已经繁若中原,甚至内陆各地也因商贸鼎盛而尝到了甜头。

  前年的大节,武则天顺势颁召天下,解除宵禁,废止坊市。

  从此之后,商可入坊,官与商同街,致使大唐商客又添新利,朝廷税得节节攀升,着实造就了许多不夜华城。

  今岁,借纳吉改年之机,武皇又传令各州,放宽行商过所的发放,算是彻底打开了大唐的商业闸门。

  别人尚不知如何看待,可是许多无产佃农听闻此令却是活了心思,开始琢磨,如今城市里商家涌现,正是用人之际,是不是可以迁居城中,另谋一份前程。

  ......

  当然,天下安定,财税丰饶确实是好事。

  可是,对于永远有争不完的权,夺不完的利的朝堂来说,却并不见好转,反而有愈发激烈之相。

  而这一切,都源自武则天对于立储之事的摇摆不定。

  ......

  太平公主府。

  对于已经今非昔比,权势滔天的太平公主来说,最近一段时日却是有些焦头烂额。

  此时,公主殿下歪坐在府中正厅,纤纤玉手支着额头,一双秀眉微微起皱,双目更是无神地望着一处,似是思索着什么难事。

  ......

  细算之下,太平公主已余三十,可是月岁似乎放过了这个女人,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除了眼神之中有些深邃,一切都一如当年,宛若少女。

  可是,如今的大周朝堂,谁要是把太平公主当做当年的小女人,怕是要吃不少苦头了。

  八年前,公主殿下设府纳贤,网罗群臣,从一个朝堂上举目无亲的无知皇女,到现在可以与武承嗣、武三思两大势力一较高下的朝堂新贵。

  谁又敢小瞧这个女人呢?

  ......

  就这么呆坐着,过了一会儿,公主府长史高延福碎步而入。

  “殿下!”

  太平依旧闭着眼睛:“说吧!”

  “回禀殿下,岑长倩那边回话了。”

  太平一怔,缓缓抬头,似是提起了兴致:“岑中书怎么说?”

  “他说....”高延福顿了顿,好像接下来的话并不是公主殿下想听到的。

  “岑长倩说,殿下对他有活命之恩,可是今时之请,有违他的本分,却是万万不能与殿下同路的,还望殿下多多包涵。”

  “唉!!”太平长叹一声,自语道,“岑中书果然不肯啊!”

  其实,太平最早就料到了。换了别的事情,岑长倩虽是直臣,可是看在往日恩情的面子上,多多少少会帮她一把。

  可是这回牵扯到立储之事,岑长倩就说什么也要秉承他的原则了。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武则天即位八年却迟迟不立储君,无论朝臣怎么奏请逼迫,老太太就是下不定决心到底要立谁。

  是立李,还是立武?

  两方朝臣也是争得不可开交。

  看到老太太年事已高,不立不行了。但是,到底要立谁,还是没有一个立论。

  开春的时候,朝臣逼的紧,加上契丹又犯幽州,也牵扯到了立储之事。

  武则天没办法,只得打了一手太极,先是将留放巴州十六年之久的魏王李贤诏回京中。

  这使得一众拥护李室旧主的朝臣不由暗喜,难道圣皇回心转意,要复立李贤为太子?

  可是,好景不长,过了半个月都不到,老太太又是一纸诏书,把在房州扔了十四年的楚王李显也全家召回了京师。

  而且,老太太可能觉得光叫回这两个儿子不过瘾,把高宗侍女杨宫人所生的李上金和李素杰也叫回了京。

  这下可就热闹了,要知道,如今有可能染指储君之位的,除了武三思、武承嗣、李旦之外,就剩下这四名高宗子嗣了。

  武老太太这是要群龙乱舞,一较长短不成?

  如今朝中大乱,有拥护武承嗣的,有拥护武三思的,更有拥护李贤或者李显的。

  闹的是天翻地覆,沸沸扬扬。

  当然,其实还有一个潜在人选,只不过谁也不敢提,谁也不想提,那个人就是太平公主!

  这些年,公主殿下广纳门徒,其心若揭。

  有女皇,为什么不能有皇太女?为什么不能有下一个女皇!?

  可是,在这些士大夫眼中,有一个女皇就足够足够的了,千万别再有一个女皇了。

  所以,在诸多储位候选之中,太平的声势是最弱的。

  此次,公主殿下找到岑长倩,希望他在拥立储君之事上慎重一些。

  结果岑长倩会错了意,以为太平是想拉拢于他,于是就有了今日的回话。

  其实,所有人都误会了太平,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争这个储位。

  让岑长倩慎重,那也真的是让他慎重。

  至于太平想让谁来继位,也许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

  “殿下.....”

  高延福轻声呼唤,把太平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

  “依下官之见,此时咱们当以不变应万变,还是少出声为妙。”

  “若此时不知进退,恐成众矢之的啊!”

  太平闻之摇头,“高长史说晚了。”

  “晚了?”

  “今日一早,本宫已经向陛下上了一本,奏请立储之事当慎重行事,不可轻断。”

  “啊!?”高延福大惊,“殿下....殿下此举未免冒失啊!”

  “如此一来,武氏兄弟,还有拥立李贤、李显的那些朝臣必将矛头直指殿下,我们处境可就被动了!”

  太平闻罢不由苦笑,“本宫又何尝不知呢?”

  可是没办法!!她怕现在如果不说话,以后就没机会说话了!!

  立储之事已经迫在眉睫!

  武承嗣已经拼了!利用他所有能利用的关系向武则天施压,关陇官员亦用契丹进兵为由力荐李显。

  一些深念李贤当年之才的旧臣则是争抢从龙之功!

  唯一还没出声的两大重臣岑长倩和狄仁杰,又显然是倾向于李贤和李显之中选一个!

  宫中来报,昨夜圣皇宁可拖延闭宫的时间,也要和狄仁杰密谈至深夜!!

  想来心中已有人选,这个时候自己在还不说话,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又能让太平怎么办?只得冒险,侥幸希望武则天能听她之言,再等等看。

  ....

  想到这里,太平不由问向高延福:“最近....府中收没收到什么信件?”

  高延福一听,“殿下是说那个无名高人吗?”

  缓缓摇头,“未有来信....”

  “......”

  太平一阵烦躁!

  心中暗骂:你个混蛋!该用你的时候却是没了消息。

  没错!

  太平心里骂的那个人,就是吴宁。

  虽然这八年间,吴宁从来没有和太平见过面,也没给过她只字片语。

  可是...

  每当公主殿下举步为艰之时,她总能收到一个神秘的高人指点迷津。

  八年前,当她初创公主府,两眼一摸黑,又被武承嗣和武三思排挤的时候。

  是那个高人送来了一个名字....

  “岑长倩!”

  那时的岑长倩正因反对立武承嗣为储,而被迫害入狱。

  太平按照指点救了岑长倩,才有了这个不是盟友的盟友。

  六年前,刚刚有些起色的太平,却因她保举的一个士子被查出科场舞弊而被群臣诟病。

  同样是那个高人在关键时刻,送来了证据,证明那个士子是被人收买有意陷害,而还她清白。

  五年前,来俊臣盯上了她,罗织数条罪状,欲行灭杀之罪。

  又是那个高人....解其难于水火。

  这些年,但凡太平有一点难事,那个高人总能适时的送来关照。

  虽然没有属名。

  可是太平知道那就是吴宁!他一直在暗中看着她,帮着她。

  但是这回....

  这回你跑哪去了!?

  怎么就不出现了呢!?

  .....

  “殿下....”

  高延福见太平公主愁眉不展也是心有不忍,“此事当从长计议,急之不得。”

  “殿下还是莫要多思,小心伤了身子。”

  “嗯....”

  太平点着头,“你下去吧,本宫没事。”

  高延福闻罢未动,出声道:“殿下忘了吗?”

  “过了晌午还有一个重要约请,殿下却是不得不去的啊。”

  “嗯?”太平抬头,“什么约请?本宫倒是真不记得了。”

  高延福一笑,“下午蜀中才俊穆子期于邀月楼大宴同年,殿下不是早就说要去见一见那个穆子期吗?”

  “......”

  经高延福这么一声太平才想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

  可是....

  不由摇头苦笑,如今朝争已然是焦头烂额,哪还有工夫去招揽什么才俊!?

  揉了揉眉侧,“算了....”

  “备上一份好礼送过去,本宫就不亲去了。”

  “这.....”

  高延福有点不干了。

  “殿下还是去一趟吧.....”

  “小人听说,豫王和梁王都已经准备好了要去邀月楼偶遇这个穆子期,为了的就是招揽。”

  “连刚刚回京不久的魏王李贤,都己同为蜀地往京为由硬要去掺和这一脚。”

  “殿下若是不去,怕是要落于人后了。”

  太平没说话,她只觉一阵又一阵的倦意直袭心头。

  暗暗的把吴宁又骂了一便!!

  死混蛋!本宫为了你劳心劳神,你倒是躲得清闲!

  而高延福可不知道公主殿下心里想的是什么。

  以为公主殿下还是不想去,赶紧又劝道:“殿下就是没看上这个穆子期,也得给蜀中十杰、长路镖局,还有....”

  “还有他那个身为九省绿林总盟主的狂生穆子究......”

  “一个面子啊!”

  “......”

  太平一阵无语...

  蜀中十杰....

  算什么十杰?

  账房、厨刀、鬼老七;

  妓子、书生、刀十一。

  狠八郎,胖修罗,玉面太叔震川西。

  还有道爷...不算前程,算死期!

  这些乱七八糟的江湖草莽,算什么十杰?

  还有那个穆子究....

  被天下圭匪推举成了什么九省盟主。

  简直就是可笑!!

  可是!

  更可笑的是,京中这些自诩高贵的皇亲国戚,包括自己。

  现在却为了拉拢这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而不得不厚着脸皮去“偶遇”.....

  太平公主想一想都觉得可笑!!

  支起身形...

  “备车吧....”

  .....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

  ②②中呅網哽薪朂筷м.㈡㈡zω.cǒм⒉㈡筗伩網純文字小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