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九零章 最后的阻碍

第一九零章 最后的阻碍

 热门推荐:
  贰贰茽文最好的網络小説閲讀網《щщщ.二二zω.cδм》︷「贰贰中呅網」ωωω.九九^九)xs(.co^m

  武三思一走,等到二人行至宫中岔路,一面是出宫的正道,另一方向则是李旦的东宫。

  武承嗣还在那儿纠结,也不和李旦话别,径自呆愣愣地往前走。

  却猛的听闻李旦一声呼唤,“豫王留步,旦有几句话要与豫王分说。”

  ......

  “啊?”

  武承嗣茫然回头,却是发现已经走出十来步了。

  折返回去,“相王有什么话说?”

  只见李旦低头沉吟,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方道:“有几句肺腑之言。”

  “直说无妨。”

  “唉!”李旦长叹一声,“想来兄长也算是看着旦长大的,旦说几句不该说的话,兄长莫怪!”

  “......”

  武承嗣眉头一皱,心说,你今天怎么净说不该说的?

  这不废话吗?李旦今年才二十出头,而武承嗣都四十了,可不是看着李旦从娃娃长起来的?

  “这是怎地了?弟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呢?”

  李旦一笑,“许是听闻敏之兄长还活着,心生感慨吧!”

  不再废话,直言道:“弟也就不与兄长绕弯子了,我这个东宫住不长的。”

  “啊!?”武承嗣更惊,完全不明白李旦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实话与兄长说吧,这是弟与母皇事先商量好的。为了稳住朝局,弟不得不暂居东宫,行太子之实。”

  “可是实际上....”

  李旦苦笑着摊手,“兄长应该最了解小弟,我....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武承嗣慌了,下意识左右张望,生怕别人听了去。

  “你...你与我说这些做甚?”

  “兄长莫慌,这里没有外人。”

  李旦显得镇静许多,“弟说这些,其实是想告诉兄长。”

  “母皇说的对,弟生性怯懦,儿女情长,根本不是继承大统的那块料。”

  “今日与兄弟明言,也只是为了让兄长安心。”

  “弟!!无意储位之争!”

  说到这里,朝着武承嗣深施一礼,“将来是承嗣兄长,还是三思兄长,亦或是....”

  “亦或是别人,皆与旦无关。言尽于此,旦先告退了。”

  说着,退步而走,回他的太子东宫去了。

  “......”

  武承嗣定在那里,望着李旦的背影思索甚久。

  李旦在干什么?

  愚蠢的“肺腑之言”!

  他真的以为,凭几句话,我就会信他?就会在储位之争中把他忽略到一边儿?

  天真!

  武承嗣自认,还不会因为李旦的几句话,就被之蒙蔽。

  他甚至觉得有几分可笑,如此拙劣的表演,居然也想骗过他武承嗣?

  可是,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李旦所说,无心储位也许是假的,说自己不是那块料,也不是本心。

  但是,李旦的那段话,有一句话却是真的。

  他说:他与老太太商量过,只是暂居东宫,稳住朝臣,老太太另有人选、

  李旦胆子再大,也不敢拿老太太来哄骗于他。

  所以,这句话是真的!!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人选是谁?谁会是下一个东宫之主?

  不知为何,武承嗣又想到了吴宁。

  是了,一定是了!!

  如今所有的疑问都已经清清楚楚,所有的不合理,也都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武则天早就知道吴宁在房州,所以她才会一连三道旨,所以她才会对吴宁的《醒世方》看重有嘉。

  所以,当得知吴宁欲娶商妇的时候,才会当着众人的面儿发脾气。

  所以才会要把他们“接”回京城。

  那东宫那个位子是留给谁的?武承嗣越想越气,越想越愤恨。

  吴宁!!!

  与我争?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

  ——————————————

  房州。

  与太平分别已余半月,时间进入十月,天气渐寒。

  吴宁一边穿过房州城门往城里走,一边不由感慨:日子过的真快,转眼又是一年。

  去年的十月,客店才刚刚开张,太平公主还没有住进他的小店,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那时,老祖君拎着棒子,因为他糟蹋了碾子而追着他打,全坳子还在为卖了几斤高价的白菜而欣喜不已。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去年才挖好,为今年大种蔬菜而准备的菜窖,已经荒废了。

  祖君家里堆着整整两万贯大钱,等着分给大伙儿。

  吴老八要娶媳妇了,新娘是吴启心心念念的李四娘。

  吴启现在,正为找不到心上人而烦恼。

  而自己,也很快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六年的荆湖小城。

  ......

  一路穿城而过,吴宁径直来到秦家位于东市的布庄。

  说起来,他还是这远宁布庄的账房呢,可惜却没来上过几天工。

  进到店内,自收的那个徒弟赵紫平,还有钱掌柜都迎了上来。

  “师父!”

  “少东家来了啊!”

  “嗯。”吴宁点头应着声,“妙娘呢?”

  “正在里间等着呢。”

  “好,钱伯先忙!”

  ......

  进到里屋,秦妙娘正捧着账本,在那里算账。

  吴宁贴到她身边,“交给紫平就行了,怎么还自己动手了?”

  秦妙娘见是他,先是欣然一笑,随之又嗔怪地横了他一眼,“你说的轻巧,把账本塞到吴宁怀里,这也能是赵紫平来吗?”

  吴宁一看,瞬间了然。这是秦家的家底儿细账,还真不能让赵紫平碰。

  “怎么?已经归拢的差不多了?”

  “嗯!”秦妙娘点头,“按九郎和我爹的意思,这段时间能卖的都卖了。”

  嘟起小嘴,“不出意外,过上几天,连老宅都是人家的了。”

  有些忧心地看着吴宁,“咱们....真的要走吗?”

  “嗯。”

  吴宁点头,“怎么?舍不得?”

  “有点。”

  “不过有九郎在身边,去哪里都行。”

  ......

  吴宁拉着妙娘的小手,若有所思。

  良久,喃喃自语:“现在,只差最后的一个阻碍了。”

  “什么阻碍?”秦妙娘不知道这话不是说给她听的,下意识一问。

  吴宁也是下意识作答,“最后一个能拦着咱们远走天涯的人。”

  或者说,是无论他走到哪儿,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能让武老太太知道的那个人。

  “......”

  秦妙娘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准确地说,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吴宁的身世。

  眉头微皱,“九郎!”

  “你说什么,小妹就做什么,都听你的。”

  “可是,咱们为什么要走?”

  吴宁回过神来,漏出一个笑意,“再等等,等一切尘埃落定,我就把什么事都告诉你!”

  正说着,吴老八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可找着你了!!”

  “咱舅正找你呢!赶紧回家,京中来信了。”

  ......

  ,

  ②②中呅網哽薪朂筷м.22zω.cǒм⒉⒉筗伩網純文字小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