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七九章 三峡排帮

第一七九章 三峡排帮

 热门推荐:
  《最好看的网络小說閱讀網

  《wWw.22zW.cOM》2&2中文網

  “不是,怎么就走不了了呢!?”

  吴宁就奇了怪了,船队已经在洞庭湖停了整整半个月,愣是不能前行半步。

  此时,正好抓着岳州派来随船护送的官吏,自然要宣泄一下心中不满。

  “好叫小郎君知道。”

  那官吏姓郑,乃岳州主薄。也知道这位吴九郎虽然无官无爵,但是与公主殿下关系匪浅,说话也是客气得很。

  “这个....纤夫未至,小郎君就算想走,也走不了啊!”

  “纤夫?”

  吴宁不信,“沔州出来就配了三百纤夫,那是假的啊?怎还纤夫未至?”

  “这......”

  郑主薄一阵支吾,最后只道,“三峡奇险,咱们又是逆流而上,三百纤夫却是不够的。”

  “那岳州呢?怎么不派纤夫?”

  “呃,殿下来的匆忙,确实未有准备。”

  “......”

  吴宁眯起了眼,这个理由未免太过牵强了。

  “郑主薄!”吴宁换了语气,“宁非官吏,殿下也不是什么不通情理之人,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直言。若是等到公主殿下自己发现了,那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郑主薄是明白人,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这....”郑主薄汗都下来了,“明白,明白!”

  “那为何延误,可否与宁说个实情?”

  “唉!!”郑主薄长叹一声,事到如今,他也没法再瞒了。

  只得道:“回禀小郎君,确实是纤夫的问题。”

  “也非我岳上下不尊殿下,不派纤夫。实在是,派了也没用!”

  “嗯!?”吴宁疑声,“什么意思。”

  “小郎君有所不知,从洞庭湖到巴州(重庆)的长江河道,外地纤夫是不让走的。”

  “就连小郎君从沔州带来的三百纤工,也只能到这里。再往前,他们是不敢进的。”

  “啊?”吴宁傻眼了,“还有这种事?那这段航道?”

  只闻郑主薄又道:“这段航道是排帮专属,只有他们的纤夫才可接活。外人进去,轻则暴打一顿,重则船毁人亡。”

  操!

  吴宁更不信了,“咱们这可是官船,船上可是公主殿下,这个劳什子‘排帮’,难道连官府都不放在眼里?”

  “小郎君有所不知。”郑主薄慢慢道来。

  还官府?

  排帮,说好听点,是一帮“放排”“拉纤”的苦力抱团,瞎起哄弄起来的一个小帮派;说不好听点,那就是一群江匪。

  藏身三峡天险之中,面朝大江,背靠万屻险山而居,号称三千之众。

  只要是三峡江面上跑的船工,岸上、悬崖间拉纤的苦力,都尽属排帮势力,谁拿他们都没办法。

  说白了,别看只有三千三峡人家,可你就是派三十万精兵也拿不下来。

  怎么拿啊?现在的三峡可不是有了三峡水库之后,浪平流缓的三峡。

  说是地球上最刺激、最长、最险的漂流之地,也不为过。

  陆地没法攻,都是万丈悬崖,重重险山。

  江上更没法攻,没有这些天天在三峡里跑来跑去的江上人家,你连三峡进都进不去,更别说攻打三峡腹地,江边悬崖上城寨了。

  而且,除了险地难攻,无法剿灭之外,还有一处是三峡上下忌惮排帮的重要原因。

  那就是,排帮掌控着三峡水路的命脉。

  江上行走的船只,无论大下,只要从三峡过,那就是在排帮的眼皮底下。他想让你沉你就沉,想让你过你就过。

  且所有能走三峡天险的排工、纤夫、船老大,都是排帮的人,没有排帮,这条水路就是废的。

  所以,什么官府啊,朝廷啊,都是扯淡!

  近两年,排帮势力更是扩大,除了三峡天险,已经渗透到了峡州以东,荆州、岳州。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道理很简单,你不让我在江上挣钱,那你的船也别想过三峡。

  各州虽是气愤,却也无计可施,在以上难题面前,只得忍气吞声。

  郑主薄之所以隐瞒,其实也是怕太平公主知道之后,传回京去。到时候,圣后怪罪他们岳州府衙无能,他们又没办法,总不能和排帮翻脸,使得长江水路停滞吧?

  “现在咱们就是在等排帮的纤夫到此,接管到巴州的路程。”

  “这也太扯了吧?”

  吴老九算是涨见识了,“再怎么着,官府的面子总是要给一点的。公主殿下的船也这般拖延,他们当真不怕朝廷震怒,发誓剿灭吗?”

  郑主薄道:“这小郎君倒是误会了,排帮平时其实很少惹事,此时更非故意延误。”

  “实在是殿下的船队颇为庞大,就算是排帮,也得现去组织人手。”

  “好吧!”

  吴宁认命了,心中却是隐有期待,倒要看看这排帮到底有何神通。

  ......

  ————————

  又等了两天,排帮的纤夫终于到了。

  而且,不光来的是纤夫,居然还有船工。

  太平公主一行十几艘官船的船工全被换下,换成了排帮的船工。

  吴宁好奇上前去问,只见领着人来的那个排帮头头憨憨一笑,极不熟练地给吴宁作了个揖。

  “好叫公子知道,前头的江路不好走,外处的船工可过不了鬼门关。”

  “......”

  好吧,吴宁只得认命。

  幸好郑主薄已经打了包票,若非真惹了排帮,他们是不会心生歹意的。

  况且,这是官船,船上有侍卫官兵,他们更不会轻易招惹。否则,吴宁还真不敢让他们掌控船只。

  总之,终于成行。

  从洞庭湖到荆州,再到峡州,江面平缓倒还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一过峡州,江水越来越急,河道越来越窄,岸边更是不见道路。

  纤夫开始在乱石与灌木之间行走,船老大让副手掌舵,自己则是拎着一根三丈长的竹竿站在船头。

  哦操!!

  不光吴宁,连太平公主、李重润他们都惊了。

  大伙终于明白,为啥要换船工了,更明白什么叫三峡天险了。

  水流太急,即使是逆流拉纤行进不快,单靠船舵也根本无法彻底掌控,全看船老大手里那一根竹竿。

  只见他好像没使什么劲儿,就靠一根细竿儿......

  眼看就要撞上江中的凸石,轻轻一支,十来丈的官船就那么闪过去了。

  大船开始打横,大伙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要横过来,岸上的纤夫绝逼拉不回来。水流一冲,立马飞退,那就是船毁人亡!

  可是,船老大却是一点不急,反手再一支,船不但顺直过来,还顺便躲开了另一块江石。

  “这特么才是真本事啊!!”吴老九由衷感叹。

  只见那船老大撑船之余,还能得空回头与吴宁对上一句。

  “咱这叫什么本事?再干十年,也混不上一个排工。一会儿公子看看那放排的,那才叫本事!”

  ......

  。

  【2%2中文網更新最快M.22Zw.Com2¥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