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娇总裁追爱记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在那里等着我
    这个冬天渐渐地到了最寒冷的时候,繁华的城市依旧喧哗沸腾,道路上依旧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只是路边曾郁郁葱葱的树木如今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显的有些萧条与落寞,但这一切丝毫不影响人们迎接新年的热情和欢乐。

    一年又将过去,年关将至,朵云大厦里正举办着一年一度的年会。谁能想几个月前,朵云还身陷一堆债务不得不被收购,甚至是差点破产的命运,可是几个月后,朵云依旧像以前一样屹立在本市香品界的第一位,不论是网站还是实体店的销售量都是稳居第一。

    所以这一年的年会格外的隆重,每个参加的人心中都充满着不同的感慨。而这个年会上大家话题最多的当然还是莫过于他们的BOSS欧以轩。

    一年未见,很多人对他还停留在当年那个有智谋,有魄力,却很暴躁的印象里。然而从他外出回来后,再不见那个暴躁的BOSS了,而是变的更稳重,更温和,也更加有魄力与手段了。

    他依旧那么帅气,那么潇洒,依旧被众多的女员工做为心中的偶像,但大家都知道,他已经心有所属!所以再多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法!

    当主持人说:“有请总裁欧总上台讲话。”时,场下掌声响彻整个会场,那是发自内心的热烈,是肯定,是信任,是祝福!

    他一身稳重的黑色西装,短而精神的发型衬着他英俊的脸庞更加的迷人,但他身上的那种自有的气场又让人敬之。

    他迈着沉稳的步子登上舞台的中央,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微微浅笑着开口道:“今天是我们朵云的狂欢日,在这一年里我感谢每个人的付出!正因为有你们的辛苦付出,有你们的不离不弃,才有了今天朵云的蒸蒸日上!我不会忘记你们的付出,所以今天的狂欢日里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个大大的红包!”

    “好,哦……”台下掌声再次热烈的响起,是被他的话感染,也是被大大的红包感染。

    掌声落下,安静了下来,他淳厚的声音继续响起:“明年,我们会有更大的市场去做,明年,希望大家再接再厉,让我们朵云再创辉煌!现在,我不再占用大家狂欢的时间!希望大家在今天都能玩的尽兴!也提前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

    “谢谢,欧总,新年快乐!”台下有人欢呼了起来,接着有更多的人欢呼了起来!

    欧以轩将话筒重新递给主持人的手里,走下台之前下意识的望了台下,当然,他清楚的知道他不会在人群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但不知为何他还是不自觉的看向了一个角落。他想了第一年开年会,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坐在那个角落里,安静的听着他的讲话,没有一丝别的感情。

    他的唇角悄悄地浮出了一抹笑意,他推开会场的门轻轻地走了出去。

    今天是周末,也不知道她的电话何时才会打来?这个月来,她没有回来过,他也没有去过那里,只有每周的一次通话是雷打不动的。他一想起她冒着严寒走那么远的路就心疼的不行,但是又那么想听到她的声音,他只能将那份心疼转为更多的爱,还有更多的动力。他要在她回来时,不用再住在那个简陋的房车里,而是有一套属于他们的房子里。所以他拼命的工作着,愣是忍着重重的相思没有去看他一次。

    现在,他实现了,就在昨天他真的实现了!他为她买下了离朵云大厦不远处的一套房,他想着她的喜好布置了房间,只等着今天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只等着她快些回来,一起共筑爱巢。

    庭寨的那场大雪已经飘了三天,还没有一点停下来的痕迹,积雪厚厚的铺在地上,干净而又耀眼。

    那条通往外面的道路上一个弱小的身影更倔犟的身前走着,每走一步身后就会多一个没过膝盖的脚印,每一步都很艰难,但那个瘦小的身影依旧没有停止或者后退的意思。

    她已经在这条路走了三个小时了,依然没有走到乡里。雪花落到她红色的帽子上,帽子变成了白色。长长的睫毛上扑扇着落下来的雪花和嘴里冒出来的哈气,小脸被口罩和围巾遮着,却依旧能看出冻的有些发红。但那清澈的眼睛里却是透着淡淡地幸福与兴奋。

    终于,终于走到了那个可以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她有些激动的掏出手机,拔通了那个她早已熟记于心的号码。

    那边,欧以轩早在走廊里等了许久,早已过了平常他们通话的时间段,于是各种的担心与不安充斥着他的内心,他宽厚的手掌心竟然不知何时变的有些潮润。

    那个熟悉人号码终于出现在了手机上,他竟然没有让它响一声,但迫不及待的接了起来:“老婆,你终于来电话了!”

    “哇,这么快接电话,我都没听到响呢,竟然就接通了!”那头欢快的声音传来!

    欧以轩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温柔地声音响起:“担心你,今天怎么晚了几个小时?”

    “我们这边下雪了,雪很大,在路上耽搁了一会。今天我不能像以前一样讲很长时间了,我要早些往回返,天黑了会更不好走。”高溪月柔声讲道。

    “不是说下雪了就不要出来了吗?多危险啊!”欧以轩小小地责备声中却也带着满满的关心和温柔,他边说着边做了一件又有些疯狂的事。

    他像是命令般地说道:“在那里找个暖和的地方等着我,我现在出发,一会我陪你回庭寨。”

    “什么?”高溪月以为自己没听清,诧异地问道,却听得那边已是挂断的声音!

    “他要来这里?”高溪月心里默念着,心里想着:“这个人,还是改不了霸道的毛病,说风就是雨!”

    心里虽是这样想,那股温暖的暖流却早已溢满了全身,将那些天寒地冻全部融化。

    欧以轩回来这几个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冲动过,但今天他一听到那个柔柔地声音说那里全是雪,他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了,怎么能让她冒着大雪一人行走在那样的路上,不,绝对不行!什么年会,什么狂欢,哪里比得上那个心爱的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