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娇总裁追爱记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高溪月带着满满地爱意与期待敲响了那个曾经熟悉的房门,很快801的房门开了,然而出来的却并不是那个她期盼的身影。

    钟文钊笑容灿烂的站在门口,温柔地说道:“溪月,你回来了!”

    高溪月惊讶的以为一定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她使劲的揉了揉了自己的眼睛,没错,眼前的人绝对不是幻影,那就是钟文钊,她微蹙着眉头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以轩呢?”

    “现在我是这里的主人,你说的那个人已经走了。他把房子卖给了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走了。但这间房子里的东西他没动,他说那是留给你的。”钟文钊几句话便解释完了,而且说的是极其云淡风轻。

    高溪月听的却是万般沉重与气愤,“是留给我的?他什么意思?房子都不是他的了,留给我东西干什么?让我和你住在这里吗?”高溪月生气的说道,大大的眼睛里全是不满与怒意。

    “嗯,我看他就是这个意思!他的公司快要垮掉了,我想收购,可是被他拒绝了,他宁愿公司破产都不愿被收购。他需要钱要卖房子,我要买,他同意了。我说801房间的东西我也买了,他也同意了。我说如果溪月回来还住这里呢?他没说话!所以我的理解和你刚刚的理解是一样的。”钟文钊说这话时神情很是认真,但是心里却早已笑容灿烂,只是看着高溪月生气的神情强行压抑了下去。

    高溪月被他的话激起了更大的怒火,她快速的从包里翻出手机,拔通了欧以轩的电话,愤怒地嚷道:“欧以轩,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搬走了你的东西,却把801的东西留了下来?难道你要我继续住在这里吗?”

    欧以轩静静地听着高溪月的一通乱嚷,待她停了下来,才慢慢而又温柔的说道:“月儿,你认真听我说。我现在的境况已不是你刚认识我时,我的公司没了,还欠下了一堆的债,以后的日子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我不想你再受半点苦。……你懂吗?”

    “我不懂,在你心里难道我就是个只知贪图安逸的人吗?”高溪月哪能不懂欧以轩的想法,他只不过是不想自己跟着他一起受苦,可是她生气他的不了解自己,她赌气的问道。

    “我知道你不是,我只是…….”欧以轩慌忙解释了起来。

    “欧以轩,我只问你,你还爱我吗?”高溪月厉声打断了那毫无意义的解释,怒气冲冲的问道。

    那头的欧以轩根无需多想,坚定而深沉的声音立刻响起:“爱,很爱很爱!”

    “你在哪里?”高溪月追问道。

    “露天广场的房车里。”欧以轩话音刚落便听到了嘟嘟地挂断音,他看着手机上对方已挂断的提示,各种复杂的心情涌在心口,失落、难过、不舍、期盼……

    半个小时后,高溪月在露天广场看到了那辆曾经寻找过她的房车,上面的海报已经破旧不堪,但隐约还可见上面“今生吾爱,寻月归来”的字样,还有泛黄的照片上她一脸的笑容。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那个曾经傲娇不可一切的欧以轩,竟然开着这样一辆车在外寻了她一年,而今竟然要栖息在这辆车上。如果她不去寻自己,他的公司是不是不会到今天这种地步?可是如果又有什么用?

    走近了房车,门是开着的,她轻轻地走了进去,里面并不像她在电视中见的房车那样舒适宽敞。七八平米的空间里放着一张单人床,对面是一张简单的办公桌,上面除了一台电脑还放着一些文件资料,门后一张折叠床安静的靠在墙边,还有两个行李箱应该是刚刚带出来的。

    走过床和桌子间的过道,紧挨着床头的那个隔间是一间比火车上好不了多少的洗手间,里面除了一个简单的水池和便池便无其他了。顺着过道再往里走,是一间狭窄的厨房,一组简易的橱柜和一个水池,里面干净整洁,看着并不像用过。

    她走了出来坐在了那张还算舒适的床上,看着车子里的一切默默地发着呆。

    她却没有发现门口的欧以轩正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满眼的激动与温柔!

    一回头,四目相对,明明只是早上刚刚分别,却为何有种万年未见般的感觉?就那样深看着彼此,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了走近彼此,来个深深的拥抱。

    不知就那样看了多久,高溪月忽然感觉到这样似乎太过怪异了,她盈然笑笑,问道:“你去哪里了?”

    “去上洗手间了。”

    “屋里不是有吗?你不是从来不在外面上吗?”

    “那是以前,从我开上这辆车后就不是了。”

    “你打算一直站在门口跟我说话吗?”

    欧以轩没再说话,轻轻地把门关上,两步便跨到了高溪月的身边,他没有给高溪月任何思考的时间,便用力紧紧地将她抱起,措不及防的紧紧地吻上了她娇艳的唇。

    他的唇是温凉的,他的吻却是炽热的,炽热到让人无法抗拒……

    就那样不知吻了多久,五分钟?十分钟?亦或更久。高溪月只觉唇舌发麻,连呼吸都觉得急促了起来,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不再热烈的配合着。欧以轩这才依依不舍地将他已温热的唇轻轻移开。

    他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畔低低的柔语道:“这样的距离够了吗?”

    高溪月在他宽厚的怀里,早已娇羞满面,绯红的脸颊抵着他的胸膛,娇声嗔道:“臭熊!笨熊!坏坏的熊!”

    欧以轩的唇角不自觉的上翘了起来,俊美的脸庞尽是柔情,他又用力的抱紧了她,轻轻地道:“月儿,你知道吗?我好怕你不来!”

    高溪月的心倏然划过一丝难过,那个自信满满的欧以轩竟然也会有怕的感觉,也会有像现在这般不自信的时刻。

    她扬起头,闪烁着清澈的眸子看着欧以轩,认真地一字一顿的说:“欧以轩,听好了,以后不准再给我这样的选择题,我很生气,很生气,知道吗?”

    欧以轩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她绯红未褪的脸庞和更显娇艳的唇上落下吻痕,然后坚定无比的说道:“以后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了!这辈子,我,再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拥抱,深深地拥抱;亲吻,热烈的亲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