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娇总裁追爱记 > 第九章 算不算秘书的失职
    “五套?”高溪月几乎是惊呼了出来,如果说一套她咬咬牙买下来,那么五套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欧总,有这必要吗?”高溪月弱弱的问道。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重复,昨天面试的时候也跟你讲过了吧?”欧以轩眉头又蹙在了一起,他又有些不耐烦了。

    高溪月正在犯愁,精明的丽苏看出了高溪月的为难之处,也大概明白了他们两人的关系,便说:“即是轩轩带过来的,自然是要打折的,五折一套吧!”

    “谢谢您,可是是五套……”高溪月感谢丽苏的解围,可是她依旧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买五套衣服。

    这下欧以轩总算明白她为什么一直推脱为难了,他看着高溪月淡淡说道:“我先替你付了,一套算做公司给你的福利,另外四套从你的工资里扣。每个月扣多少你自己去跟财务说。快点选,选完了一会自己坐车去公司。我先走了。”

    说完又对丽苏说:“苏姨,衣服的钱从我的卡里划!今天麻烦你了。我先走了,再见!”

    丽苏热情的送走了欧以轩,看着还在发呆的高溪月,笑着说:“再选选吧,轩轩决定的事没人能改的了。他对你真是不错,他从来没有带过别人来这里买衣服,况且还只是一个员工。小丫头,你不简单哪!”

    高溪月嘴角扬了扬,算是笑笑,可是那笑里分明含着许多的不满与无奈。她看了下表已经8点了,第一天上班不能迟到,她要自己从这里去公司也是一段不近的路。她快速的选了藏蓝色、天蓝色、宝石蓝、白色四种不同颜色的衣服,交给了丽苏,说:“就这四套吧,还有衣服我上班不方便带着,就先放在您店里吧,晚上下班我再过来取。麻烦您了!”

    丽苏笑着点头,“不麻烦的。以后有空可以常过来。”

    高溪月客套了几句,便匆匆的离开了。她恨恨的想:“欧以轩真够可以的,竟然真的自己就走了,要知道从这里到公司的公交车本就不多,而这点还爱堵车,这不是成心让我迟到吗?还一次要买五套那么贵的衣服,真是黑心。”可是一想到今天第一天上班,而且还有那不错的工资,她又摇了摇头:“算了吧,看在工资的面上,还是不计较了!”

    她等了10多分钟才有一趟公交车过来,车上她只希望车子快些开,可是早高峰的时段本就是堵车的时段。

    公交车在离朵云大厦半站地的地方停了快有十分钟了,前面似乎是出了交通事故,一点往前行进的动静都没有。

    高溪月看着还有10分钟就要9点了,她焦急万分的走到前面对司机说:“师傅,麻烦您开下门,让我下去吧,我就在前面朵云大厦上班,几分钟也就走过去了,我今天第一天上班,不能迟到的。求求您了。”

    司机为难的说:“这不是车站,不能开门的。”

    “是,平常不能开,可是今天不是堵车特殊情况嘛,求求您了。”高溪月可怜巴巴的求着,希望能打动司机。

    这时车上有一些也在朵云大厦上班的人们一起喊了起来:“是啊,特殊情况,就开开门吧,我们这么多人呢,如果您公司找您麻烦,我们愿意给您做证。”接着更多的人加入了请求开门下车的呼喊中,司机动摇了,最终还是打开了后门,人们蜂拥而下。

    高溪月一路飞奔,终于在8点57分的时候踏进了公司的大门。前台王璐领着她到会客室落坐,她才长嘘一口气,总算是没迟到。

    人事经理赵易林亲自为她办的入职手续,赵易林边看着她填入职表,边问道:“你跟欧总以前认识?”

    高溪月抬眼看了下赵易林,不解的问:“为什么这样问?”

    赵易林笑了下,扶了下眼镜,说:“随便问问,不过显然我的直觉是对了?”

    高溪月听到直觉二字顿觉眼前这个人事经理的厉害,以前她只在书上看到过做人事的人可以凭着一个人的外貌、衣着及一些小习惯就能猜出这个人是做什么职业,什么级别,而面前的这个人竟然只凭着直觉感觉到她跟欧以轩认识,真是让她心生佩服。

    她将填写完的入职表递给赵易林,并没有回答赵易林的问题,而是转问其他入职的一些问题去了。

    赵易林带着她去了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就在欧以轩办公室的外面,进欧以轩的办公室必须经过她这里。

    此刻欧以轩的门是开着的,赵易林敲了下门,欧以轩点头示意请进,赵易林恭敬的说:“欧总,您昨天录用的秘书高溪月的入职手续已经办好了。”

    欧以轩看了下赵易林说:“好,你先去忙吧。尽快把市场部人员的新工资制度发给我。”

    赵易林应声说好,便退了出去,他出来看着高溪月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高溪月轻轻谢过,礼貌的敲了下欧以轩的办公室门,欧以轩冷酷的声音传来:“第一天上班,差3分钟迟到。到现在我的杯子是空的,我要的文件还没有整理。这算不算秘书的失职?”

    高溪月立刻紧张了起来,赶忙走过去拿起他面前的杯子,走到饮水机前准备接水,又被欧以轩打断:“我说我要喝水了吗?”

    高溪月停下接水,刚想说话,欧以轩又冷冷的说:“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高溪月强忍着怒气没有发作,但也实在是不能以笑脸相迎了,她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欧总,那您现在需要我做什么?我第一天上班,即没有人告诉我以前的秘书是怎么做的,也没有人交待我需要做些什么。我差3分钟迟到,可是我并没有迟到。我是您的秘书,并不是您的奴隶,我也需要尊重!”

    欧以轩指着桌子上的一堆文件,看着她毫无表情地说道:“今天把这些按部门整理出来,做个概括,我要了解下公司以前的情况。”

    高溪月走过去抱起那一堆文件,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透过玻璃隔断,看着冰冷的欧以轩,心里暗自抱怨:“怪不得秘书要辞职呢,就你那暴脾气,有几个人能受得了?唉,看在工资的份上,也就我忍了吧!”

    欧以轩假装看向了窗外,却盯着窗子上的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发呆,看着这个影子其名的心安,可面对她时又有些不知该如何相处。是的,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忠心的人,他的公司危机四伏,需要他解决的事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