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逆顺在本心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成长
  出了省城,趁着夜色,王嘉伟就一直向西南奔驰起来,目标马拉西雅半岛。等到天明的时候,他已经隐入到了半岛最南端的热带雨林地区。不过,这个半岛的热带雨林地区还是有些太小了,王嘉伟找到一棵大树,休息了一上午,下午巡查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灵物,只是采挖了一些兰花。晚上,渡过麻溜加海峡,他就踏上了苏门耷拉岛的土地。这里是他此次行程的目的地之一,位于八丽散山脉中的灵物和葛林枝火山。不过很令他失望,一样灵物他都没有找到。王嘉伟哪个气啊,于是,12棵胸径足有40厘米的檀香木就成了他发泄的对象。之后,他就趁着夜色窜上了葛林枝火山的火山口。

  他的五行功力中,一直缺少“火”属性,这一次他要补充充分。虽然丹木果、甘柤果实中蕴含的功力是全属性的,可是其一年中只有一次成熟季节,另一次算是后熟。如果他在此行中,多吸取些“火”属性的功力,他就可以搭配着其他属性的功力,使自己更上一层楼了。哪个高于自己功力很多的凌志走了,她对自己已经是敌非友了,万一她对自己起了不好的念头,他就只有被虐的份了。凌志可是不会讲什么法律及社会影响的。他要早作些准备。王嘉伟到了火山口之后,随即就顺着孔隙钻进了深处。热,热啊!刚开始他还受得了,不一会他就受不了。于是他立即运起冷功相抗,等到他实在受不了了,才停了下来,不再深入了。两手的劳宫穴打开,两脚的涌泉穴也打开,发动“北冥神功”,王嘉伟就开始吸取其“火”属性的功力来。

  “火”属性的功力,不必其他“金木水土”属性的功力,它的特点就是“热”,初始还好,因为王嘉伟身上缺少,可是等2天之后,“火”属性的功力补齐之后,多余的再存储的时候,他的痛苦就来临了。这次,他可比上几次伐骨洗髓来的更痛苦,那经脉了就像是钢水在流动一样啊。王嘉伟甚至都感到有“呲,呲”冒烟的声音了。不过他还是要忍着。直到他的神志尚有一丝清明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虽然是十分的痛苦,可是他仍然不愿意放弃。可是,这就像一个穷人进了宝库一样,财宝有的是,你就是拿不走那样痛苦。王嘉伟运行了几个大周天之后,再试着去吸取“火”属性的功力,不过,只有那么短短的20多分钟,他就又受不了啦。实在没有办法,看来他只好放弃了。嗯,我再吸取一下这“金”属性的功力试试。是啊,火山冷却后的岩熔,其蕴含的实热,可是其本质确实是“金”。就这样,王嘉伟就“坐窝”在其又吸取起“金”属性的功力来。是,火生土,火克金,可是“金”多“火”也息啊。嗯,我先让“金”强起来,你这个“火”不久息了吧。就这样,王嘉伟在吸取了2天“金”属性的功力之后,又吸取了3天“火”的功力。之后,他再吸取“金”属性的功力,来压制“火”属性的功力,效果就越来越差了。毕竟,五行功力是要全面吸取转化的。10天之后,王嘉伟迫不得已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葛林枝。然后,渡海前往勿里洞岛,辗转去了家里曼丹岛。只好,他在渡海途中又吸取了又吸取了大量的“水”能量。家里曼丹岛才是真正的热带雨林啊。当然,王嘉伟在这里就可以轻易地得到大量的“木”属性功力了。“金木水火”一时齐全,就差“土”了,不过,现在王嘉伟身上“火”属性功力最强。这样,在运转了几个大周天之后,王嘉伟终于一举突破了“修仙境”,并达到了中层。再接再厉,在之后的两个月时间里,王嘉伟多次在家里曼丹岛和苏门耷拉岛之间往返,又连续突破了“元婴境”,达到了“分神境”下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突破了两个大境界,王嘉伟的身体就达到了饱和状态,不能再继续提高功力了。他是“人”,凌志是“太岁”,他可没有凌志身体那样的耐受力。不过,凌志是“太岁”,她没有王嘉伟使用功力的自觉性和应变能力,就是她有了人形,她在这方面仍然是欠缺的。所谓“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先天还是有决定性的。所以,在天庭之上,包括龙族的其他兽类的功力再强,它们也只能为人类的神仙服务。

  既然达到了“分神境”,王嘉伟现在搜索起灵物来,速度、效率可就快多了。在家里曼丹岛的热带雨林里,祝余草、黄雚草、丹木、甘柤、萆荔草接连被发现,王嘉伟这次弄了个盆满钵溢。计有40亩祝余草;60亩黄雚草;42株丹木树,1269颗丹木果;58株甘柤树,1243斤甘柤果实被其收入储物玉珮这种。这个地方以后不能常来,反正储物玉珮内的地方扩大了数倍,干脆就将其全部移植到玉珮内算了。至于原地吗?栽上树苗、保留一些种苗也就是了。就连很少见的萆荔草王嘉伟也收了大约34亩地的。附带着,他又吸取了4亩多地灵土上的“土”属性功力。这样,又进一步地平衡了他体内的五行总体水平。剩下的时间就是采挖兰花了。这个就更好办了,家里曼丹岛的基纳巴卢山,是世界上兰花属植种类最丰富的地区,再加上王嘉伟有分神搜索指引,王嘉伟只管尽情的采挖就是了。至于数量吗,王嘉伟是没有那个心情去数了。这次的任务圆满完成,王嘉伟开始返回。不过,他还是到苏门耷拉的葛林枝火山口内,尽情地吸取了5天的“火”属性功力,这才返回。功力提高到了“分神境”,自然,他返回的速度也快很多很多。只是一个夜晚的功夫,他就回到了省城。

  王嘉伟这次出去,可是大大地超过了原来预定的2个月的时间,已经长达3个多月了。此时已经是2008的元月12日。这个时候,家里已经可以用乱成一锅粥来形容了。省中医三院已经接过来了。刘贤乾、刘丽兰、王翔程、刘母、王佳莹、杨薇薇、魏月桂都把劲使到这上面来了,还是有些忙不过来啊!原因啊,主要还是没有一个叫响的医生。压不住盘子啊!刘贤乾的医术倒也可以,可是他也是忙了这头忙不过来那头。王翔程原来只是一个县级中医院的医生,到了省级医院,还没有上场就打怯了。其他人更是不堪大用。所以,等王嘉伟一出现,刘丽兰就委屈地哭了起来。

  “是医院的事情?”王嘉伟拍了拍刘丽兰的肩膀。“不用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走,咱们先去医院!”

  “现在都几点了!”刘丽兰抽泣着说。

  “不管几点。我都要去一趟。”王嘉伟起身就要走。

  “嘉伟你可回来了!”刘贤乾在门外大声说。

  “爸,我这就去医院。您给我说说情况。”王嘉伟把刘贤乾让到屋内。

  “按照你的意思,医院搞了个自由组合。可是你一直不回来,你说的中风康复科、不孕不育科、风湿性病科,没有人挑头啊。所以有近半医生找不到岗位。这不,医院就乱了起来。又累的,有忙不过来的,也有闲的说牢骚话的,啥情况都有。最多的就是冷嘲热讽的。我的老脸都丢进了。”刘贤乾长叹一口气说。

  “我也是啊!这不管不去又不行,去吧,处处都是嘲笑的眼神。真受不了啊!”刘丽兰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这个是正常现象,所谓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我们揽下这个活了,却没有亮出自己的金刚钻,人家嘲笑是应该的。我这就去亮亮本事。不用几天,我们就会争过来这个脸面的。”王嘉伟安慰说。

  “现在住院的病人很少,你就不要去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局面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扭转过来的。”刘贤乾安慰说。

  “那好吧。爸,您尝尝这个。”王嘉伟随手拿出来了一把桑葚一样的甘柤果。

  “这是桑葚子。这个时候倒是个稀罕物。”刘贤乾随即接了过来。

  “是啊!您老吃完运行一个小周天,就知道他的好处了。”王嘉伟笑着说。

  “嘉伟,你说它是灵物?你这次的收获。”刘丽兰问。

  “爸,要是论修真等级的话,你现在也就是个‘开窍境’的下层。一个月之内,我包您晋升一个大境界。等过了这几天,我给您打通任督二脉,和其他的奇脉。等您到了‘结丹境’,您就可以外发气功给人治病了。”王嘉伟平静地说。

  “真的?好,我去修习气功去了。”刘贤乾结果甘柤果赶紧走了。

  “磨刀不误砍柴工。来,兰兰,我先给你把十二正经疏通了。之后,你再吃些这样的桑葚,先让你有些气感。强壮强壮身体。”王嘉伟慢慢地说。

  “我还是想先做哪个!”刘丽兰有些害羞地说。

  “好吧!我也想了!”王嘉伟随即关上门,把等灭了。几番激情过后,王嘉伟开始给软成一摊的刘丽兰疏通经脉。疏通经脉是不可以速成的。刘丽兰的体质可是和蔺玲的体质差远了。但是,现在王嘉伟的能力也今非昔比了。当然,他和当初的凌志相比还是要差两个大境界的。不过,现在他有了足够的甘柤果,可以引发刘丽兰的内在精气神了。刘丽兰躺在那里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看着王嘉伟在她身上放肆地施为。经过一番“疼,并快乐着。”的过程,王嘉伟一夜之间将其的手少阴心经、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阴脾经、足阳明胃经打通了。当然,二斤多甘柤果也让她吃进了肚子里。

  “老公,好舒服啊!”等王嘉伟疲惫地往床上一躺,刘丽兰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是吗?你去做早饭吧!我要睡一会。”王嘉伟闭着眼睛摆摆手说。

  “好的,好的!老公辛苦了!奴家这就去!”刘丽兰矫情地施了一个万福。急忙穿上衣服走了。

  早饭过后,王嘉伟随刘贤乾、刘丽兰、魏月桂去了医院。昨天王翔程、王佳莹、杨薇薇都在医院值夜班。王嘉伟来了,刘母就不用去了。

  “表哥,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们都要去钻地缝了!”魏月桂夸张地说。

  “我回来了!你这个药厂主管就要走马上任了!做好准备了吗?”王嘉伟问。

  “没有。就一个药房,就够我们三个忙活的了。谁还顾得上哪个。”魏月桂没有好气地说。

  “是啊,爸和月桂妹妹、薇薇是最忙的了。药房确实难管啊!”刘丽兰说。

  “什么事情都是头三脚难踢。他们三个,既要忙活进药把关,还要清理、甄别原来库存的假药、次品,确实是辛苦。”刘贤乾以肯定的语气说。

  “不用急。我保证,春节之前,我们医院就会火起来的。”王嘉伟信心满满地说。

  “你想从哪里找突破口?”开车的刘贤乾问。

  “我和兰兰去住院部吧!”王嘉伟说。

  “也是。你去门诊恐怕一天也接诊不了几个人。我到了之后,先在二楼给你腾出来两间房子,先挂一个中风康复科的牌子吧!到下午你就可以去门诊了。”刘贤乾从容地说。

  “问题是,病房都是各科管理的,他们是否同意你接受治疗他们经手的患者。”刘丽兰有些为难地说。

  “这倒是一个问题。即使是我,也不能随意插手对患者的治疗。”刘贤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就有些难办了。”王嘉伟也觉得有些不好下手。

  “没有办法,看来只有从门诊接诊开始了。”刘贤乾束手无策地说。

  “嗯,有了!我先去药房。”王嘉伟忽然计上心头。

  “你去药房管啥用。”刘丽兰不解地问。

  “这你就不用管了。”王嘉伟神秘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