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水浒任侠 > 1568章 宁惹阎罗王,莫犯武二郎!(3)
  残破不全的两扇城门半敞着,立刻又被汹涌的人群撞开。女真各部战士红着双眼嘶吼怪叫,正要冲进阳谷县内大肆屠戮城中的宋民百姓,他们于白山黑水中打熬磨砺出的那股子剽悍原始的野性,在此时正要肆无忌惮的宣泄开来!然而当城楼上方直冲而来的宋军堪堪将他们堵在城门口处,女真人群阵中忽然竟响起一声尖叫,语气里分明还带着几分畏惧:“就是那厮!就是那个头陀!”

  这又哪里是甚么受戒修行、行脚乞食的头陀行者,分明就是个杀人如麻的步战杀神!!他双手绰着的寒芒闪烁的两把戒刀健步如飞,浑身每时每刻似乎都会爆发出比起女真勇士更为狂暴与凶狠的杀气,最先要冲杀进城的敌军反而惊愕的步步后退。而那头陀却是得势不饶人的直冲上前,他双刀展动,所使出精绝高深的杀招,也仍是能在那些金军与伪齐兵马眼前干净利落的取了他们同伙的性命!

  敌军步阵稍退,很快的却又一蓬蓬箭簇直朝着武松射来。武松手绰的双刀遂骤然一摆,两道寒芒并作一道护住周身的寒芒,虽然有箭雨袭来但听得叮叮当当急促的金铁交鸣声中,无数支羽箭几乎也都武松打落。就算有几支箭簇射著武松身上的皂布直裰,竟然也当即打出清脆的劲响声,旋即歪歪扭扭的掉落下去。

  身后很快的便有施恩也率领一拨步卒疾冲杀至,他们当中也有人擎出步弓撒手朝着金军的方向施射过去。其实包括施恩在内,身后一众义军步卒也很清楚女真鞑子骁勇悍猛,如今城门又被攻破,尚不知能几个弟兄能够在此役过后留得性命,但是武松竭力厮杀的战姿也鼓舞得一众将士顿生死战之心,遂豁出性命填补堵截在城门口处有限的空间内,尽力协助武松遮拦住眼前那些凶神恶煞的敌军!

  羽箭如雨一般又激射过来一阵,眼前弓箭伤不了那悍猛威如天神的头陀,大批的先头部队又猛扑了过来,而武松发了声喊,再此主动冲杀上去,他手中雪花镔铁双刀过处,皆是鲜血暴溅,皂布直裰上也满是是触目惊心的一片血红。以武松一己之力覆盖了城门口处的大片空间,而直杀得当面敌人跌跌撞撞,就算有个别的敌军企图绕到武松身后,很快的便被施恩所率领策应武松周全的义军将士诛杀,拼命奋战,教武松只须面前眼前的敌军,而不至于落入腹背受敌的险境。

  很快的,金军与伪齐兵马的大批步卒当中又有人发了声喊,队形如潮水一般向后涌去,看似是又要重整队列再发动冲锋。武松却发足赶上,追上个后撤不及的伪齐军将,手中宝刀烂银也似的寒芒闪烁,狠狠的劈在对方的脖颈上,直把那伪齐军将脖子砍得伶仃直连结着一截残肉,脑袋当即歪扭的朝背后耷拉下去。在武松脚下也已满是残肢碎尸,血糊糊的地表有些打滑已教人有些站不住脚,而喘着粗气的武松双目圆睁,浑如噬人的猛虎,当他下意识的往旁边望去时那对招子中的凶芒却不由得又是一凝......

  因为武松已然觑见在一旁的施恩步履踉跄,一口狭锋钢刀直插进他胸膛半截,施恩则怔怔的看着插在胸口的钢刀,随即费力的抬起头来,正迎上武松惊痛的目光,他脸上露出涩然的笑意,身子终于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小弟当年仗着是孟州管营之子的身份,霸占得快活林生计...以为乃是壮观孟州,与江湖中打踅的好汉论交,增添得豪侠气象,实则管束着赌钱兑坊,但有过路妓女、行商之人到快活林来时全由小弟许他们去趁食,每月收得三二百两银子,纠集得牢城营内一众配军帮衬,与道上厮鸟争利夺势,不是侠义勾当......

  幸得与兄长结识,投奔得萧唐哥哥共聚大义,小弟方知这才能挺起腰板来称自己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与众兄弟生死相扶,远比当初贪图那等苟苟且且的小利来得爽利快活.......如今能助哥哥一臂之力,小弟心愿已足...而有幸能与哥哥结识...也是我施恩这辈子最大的幸事......”

  被疾步赶来的武松扶住,当即倒在他怀里的施恩怅然说罢,脑袋随即一歪,再无声息,然而他的嘴角上仍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心中当即似是被一柄大锤狠狠砸中,武松目眦欲裂,几欲咬碎满口的钢牙,当他再向对面重新列阵的敌军瞪视过去,双目当中好似已要喷出火来!

  然而与此同时,就在武松头顶处城墙上的战事也万般紧急凶险,分散两翼直往城墙处搭设架梯,不断的与伪齐与金国的步卒攀爬上来,同捍卫阳谷县城的义军将士激战在一处。城破人亡的险恶关头,为了自己的家人,很许多本来心中怯懦的民壮骨子里的血性,或是持着自携的兵刃,或是纷纷捡起阵亡军士的军械加入进肉搏当中。

  完全是用人命硬铺出了一条路,女真悍猛兵卒也在墙头的激战中展现出了凶狠的近战实力。首当其冲的,郑天寿虽然尽力搠杀了几个伪齐军兵,然而在七八个女真步卒的围攻之下他身上已然遭受数处重创,白面郎君本来白净俊朗的面庞,也因剧痛与狂怒而变得扭曲起来,麾下的军兵暂时被敌军杀得散了,郑天寿遭受围攻,他似乎已料到自己难逃一死,索性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声,也不顾有两个金军步卒抡起钢刀又剁在自己的身上,他探出双手死死拦住那两个敌军,发了疯也似的直奔着墙头奔去。

  命悬一线时,郑天寿浑身仍透着一股凶蛮匪气,他口中还嘶声咆哮道:“直娘贼!休以为只是武松哥哥奢遮,也教你这厮们识得我白面郎君!已杀了几个鞑子与宋奸狗贼,再拉扯着你们这两个驴鸟一并去死......却是老子赚了!!!”

  三人的身形重重的撞在墙头,郑天寿满是伤痕的躯体甚至还顶翻了一架勾搭在墙头的长梯,随即与那两个惊呼好教的金军士卒,连同着尚在云梯上攀爬的攻城敌军倒折跌落,而直从墙头上方狠狠的栽落下去,落入下方密集攒动的人群之中,而再无声息!

  而就在不远处,几个金军歇斯底里的嘶吼,绰起兵刃望下面只顾胳肢胳察的搠,邹渊双目空洞,脑袋早歪在了一旁,身子只是随着搠进身体的兵刃无力摆动着,看似已经是死得透了。忽然一声惊怒已极的嘶吼声暴起:“阿叔!!!”,邹润红着双眼嘶吼上前,当即挺枪搠翻了一个正刺击邹渊的金军步卒,旋即他又发疯也似的狂吼直挺枪向旁边一个金军步将杀去,然而那员女真谋克手段也端的高强,他一把抓住了邹润搠来的长枪,另只手随即抡起刀来,直剁将下去,只这一击便要教眼前这个生得古怪的敌军头领尸首异处!

  然而蹊跷的是,那金军步将就见这长相奇异,脑后生有一个肉瘤的敌将竟当即抛下长枪,旋即伸出双手过来死死扼住自己的颈部,他肥大的脑袋迅疾摆动起来,再狠狠往前一磕,当即重重的撞在那金军步将的面门上!

  金军步将当即被撞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鼻子歪在半边,鲜血迸流的他脑袋嗡嗡作响,已然做不出任何反应,然而独角龙邹润仍是发了狂性反复的将自己的脑袋一下、两下、三下......直朝着那金军步将的面门狠狠硬凿过去。“咚!”、“咚!”、“咚!”的闷响声愈发的急促,就算是将他撞到在地,邹润也仍只用自己的脑袋反复的、激烈的直往金军步将的头颅上硬槌狠凿.......邹润性发起来足以一头撞折松树的怪力,也早使得被骑在身下的金军步将面庞一片血肉模糊,随着教人闻之发憷的碎裂声,似乎也将他的颅骨撞得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