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480章 泽井亮
  一个月后,当第一队日本攘夷队从江户出发,在无数认识不认识他们的欢呼挥手下,登上了日之丸号客货两用船,这艘船运送了500名失去主人的浪人,找不到机会的穷武士,不知道从哪偷了买了把刀自称武士的农家少年。

  在这个时代,没人知道,这些人基本上没有活着回到故乡的。

  这些人只花了一个多月,就在海流的帮助下到达了巴达维亚,当然了,他们都被那些紧张兴奋的大武士关在舱室里,一个个紧张兮兮起来,而靠港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港口都是一口亲切的山东话,从港务员到来办事的人,看起来急急慌慌,大声吵闹,铃木一彻畏缩的从窗户探出头,作为一个四国人,坐船虽然辛苦,但倒也能够忍耐,最关键的是不敢丢脸就是,不过还是将那身半新不旧的衣服扯开一些,此时的巴达维亚热的很。

  日本人会将那些未曾见过的,惊人的东西大惊小怪,而港口里到处都是这样的东西,虽然安全占领才2个月,但是这里的财富,哪怕是眼高于顶的帝都商务与殖民部都大点其头,认为这些投入将在一两年内回本,目前来说,针对中国,其实就是江南产粮地的粮食倾销工作也开始进入了新的阶段,而在未来,南洋的木材与其他出产就可以与本国进行大量的交易,只要有五年时间,以迁移过来的百万移民,彻底在这里扎根不成问题。

  下船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就在日之丸背后,就有好几艘船等待下港,由于是免税期,也不必缴税,那些咋咋呼呼的武士们,挨个下船,排队跟着领路人而去,却见到从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全身被包裹起来的人,背着一个大箱子,却是朝他们的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用连着大箱子的喷头喷洒药物。

  泽井亮关切了一下,那山东汉子,瘸着条腿,大声嚷嚷,别管,那是消毒处的人去撒药呢,别闻,你们呢,就先去隔离区洗洗澡吧,你们的单子是镇守府的,得通知他们来领人呢。

  汉子将泽井亮等人,浩浩荡荡的带到了一处大院子,五百人虽然不少,十几间房子,也是足够他们休息,跟着,就是开始洗澡,换衣服,旁边的仓库,堆满了一仓库的制服,泽井亮注意到,码头上的苦力也是这么穿的。

  本来是拒绝的,不过,洗完澡,还是换上这种干爽而轻便的衣服的好。

  等了不多的时间,就有人来了,那是个年岁不大的后生,似乎对他们没什么畏惧,直截了当的说道:“各位远来助战,抱歉不能去接你们,目前这雅达城没有人有空闲和休息时间,哪怕是断了腿的都有活儿干,事实上,我正想问问,你们这里有没有肯留下来在我这里帮忙的。”

  这算什么,泽井亮马上说道:“我们的武士,来此是为了……”

  “好吧,就这样,你们多修整几天,放心,食物和水管够,如果有怠慢的地方,真不是我们的问题,现在,全城都疯了,镇守府也疯了。”

  泽井亮怪异的问道:“请问是有什么问题吗,长老会无所不能,难道还解决不了。”

  “有些事情,真解决不了啊,现在仗打完了,但是人手太少了,最关键的是,我们什么人都缺,每天运到港口的人,都不花时间,各个部门都抢光了,对了,你们中间,有懂医术的吗。”

  泽井亮说道:“如果是骨折脱臼一类的损伤,我倒是会。”

  “那就算了,我们缺的是给孕妇看病安胎的,嗨。”

  “这是怎么回事。”泽井亮大奇。

  年轻人愤愤不平道:“该死的新兵,打进巴达维亚的主城堡,那都是那些洋人和汉人,洋人投降的快,但那些汉奸却誓死反抗,嚷嚷着什么,宁当皿煮鬼,不当**人,那些大兵也打疯了,结果,不少人没有管住自己裤子,连带着不少洋人女人也被奸了,现在,不少都怀了孩子不说,还不知道是谁的,这个锅没法背啊,那些汉奸杀了了事,但那些怀了犯法新兵孩子的汉奸女人和洋人女人,可是个烫手山芋了。”

  泽井亮眨眨眼,作为来自内卷程度很高的日本的武士,他不太理解为什么这样就纠结了。

  “对了,这几天你们准备下,该请你们去哪清剿,之前会给你们情报,不过记住,千万管住自己的裤子,这南洋疫病很多的,喏,先吃点消炎药和驱虫药吧。”

  年轻人交代了一通,泽井亮一一记住,安排自己手下的几百号人住下,好在都是年轻力壮,基本上没什么减员,偶尔有晕船后难受,也在几天内就慢慢恢复。

  镇守府的物质待遇还是很好的,虽然没有纳入一类灶的水平,但却也是每顿有鱼吃,有酒喝,当然了,很快不少人都是恢复过来,嗷嗷叫着出门去,当然了,没几天,那些驱虫药等东西也发威,上吐下泻开始了,当然了,那个每过几天就来几次的小伙对此没什么在意的,反而和泽井亮讲许多装备的使用,比起武士刀,他们分到了20把开山斧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而药物也是重中之重。

  等到了两周后,等待的有些不耐烦的泽井亮,却是看着港口区的熙熙攘攘,再这样下去就管不住这些武士的时候,终于开始了。

  这次给他们换装的军装有些怪异,藤帽和短裤长袜,为了避暑又要对付虫害,蛇虫鼠蚁都很难对付。

  “南洋州的岛屿很多,你们先去打一个小部落的地盘吧,人口大概有三千人,是这样,男人我们不买,女人的话,13岁以下的一个价,13岁以上能生育的又是一个价格,老女人不要,缴获的物资,都归你们,当然了,当兵在外别带太多鸡零狗碎的,建议你们回来以后找机会卖掉,你们的酬金……”

  疯狂忙碌一日后,泽井亮终于准备搭乘镇守府的一艘兵船出发,不过很快就有人黏糊上来。

  “泽将军真是英武不凡啊,不过,随军是不是单薄了点,要不要我等跟随,只要……到时候弟兄们咱们彼此多沟通一下,那部族的东西虽然归你们,但是几百人也不够分啊,还是卖给我们,统统滴都是共和通宝滴干活。”

  泽井亮说道:“我不姓泽,是泽井!好吧,如果你们想的话。”

  那座小岛确实不太好办,大型的海船很难登陆,小船能运的装备有限,岛上有部族,居然是吃人的,与那些曾经与大明朝好好沟通的国王不同,这些是真正与文明隔绝的家伙。

  对于这种刺头,镇守府的大大小小都很头疼,如果派自己的军队的话,一百人有点少,五百人有点多的浪费,而且很难搬运火炮,而这个时候,泽井亮的出现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泽井亮虽然没有接受过整编和军训,却也是老武士出身,知道这次行动对于整个日本都有巨大的意义,不说别的,按照幕府出来和他沟通的人的说法,这些浪人最好就让他们在南洋打工,别回日本了。

  靠岸很难,这里的礁石和没什么可靠岸的位置,使得大多数人都只能蹚水过来,而那汉人老板魏大发,却是变戏法一样,带着自己的十几个伙计,带着不少的箱子上了岸。

  这个岛屿其实不小,但是树太多,十几米外的东西都看不见了,泽井亮给自己打打气,那个部族不是说就在距离岸边三四里地的距离下吗。

  这三四里的距离可不好走。

  本来以年轻人的速度,一天走上几十里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在丛林中,行动慢得象蜗牛爬。

  可以看出,那个部族是有来海边的通路的,但草丛繁殖得很密,树藤蔓延丛生拦在路上,可通行的道路很窄小,十几个浪人轮流拿着发给他们的斧子,在前面开路。

  这里的树木多,每个人只能砍一会,就得休息一会,没到中午,大半的人都轮过一次,而都累的很。

  中午时分,一场阵雨不约而来,倾盆大雨直泻而下,雨水无定向,把狼人们人人淋成落汤鸡,道路一片泥泞。

  雨很快过去,太阳即时跳了出来,地面立刻散发着大量的水蒸汽,迷迷蒙蒙的一片烟气。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天空居然出现了一条美丽的彩虹,泽井亮马上陶醉一番,这是吉兆啊。

  当然了,还有不少的虫子和蛇,都是阻挡道路的障碍,不怕死一样的虫子往身上爬,沾到人身上就开始吸血,拧都拧不下来。

  好在魏大发很有经验,拿出一种香,分别点燃后,虽然很难闻,但是虫子之类的东西都不敢靠近了。

  当然了,大多数人还是将衣服裹在身上,紧紧的。

  缓慢的行进着,速度慢,大多数人也是不慌不忙。

  下午走起来,就有了经验,而没走出多远,也发现了人类的踪迹。

  这些人类都是不穿衣服,头上戴着各种头饰,黑色的皮肤,手里只有木质的工具,魏大发却是看着他们身上的一些东西,似乎很贪婪的打量。

  泽井亮挥挥手,几个武士就摸了过去,比起这些一无所知的土著,他们有备而来,很快就包围了这几个土著,当然了,这些土著语言不通,问不出消息,很快就被一刀杀死。

  不过也可以确认位置很近,泽井亮抖擞精神,那些武士将土著身上的东西抢光,他自然是呵斥而要求归功。

  到了入夜时分,泽井亮已经对附近的情况侦查的很仔细,这个部族不是之前说的三千人,而是起码有五千到六千,而最让他瞪大眼睛的,就是这里许多土著,都是有些金子和银子作为饰物的。

  但他们想不到的是,早这么一个普通的傍晚,会被一群可怕的武士屠杀。

  泽井亮曾经带着手下进行过村长战争,对于这些几百人进行的械斗式战斗,很有心得,而不断发现的好东西也让武士们士气大振,魏大发虽然躲在后面,却也不是没有做事,他很会来事儿,帮助受伤的武士裹伤口,同时也开始不客气起来。

  虽然土著人口很多,却是分散而无指挥的,更别提他们都胆小的很,面对突如其来的杀戮,都没有心思反抗,一小时后,泽井亮等人就浑身是血的结束了战斗。

  当然了,女人他们是不杀的,而瓜分战利品的行动也才刚开始,魏大发也是眼神发光,舔了舔嘴唇,他的生意来了。

  “泽将军,你们这里打完了,还有下面的任务呢,得抓紧时间杀回去不是,不如这样,我把你们缴获的这些香料和女人都收购了吧,也省得你们慢吞吞的运回去,耽误你们的时间。”

  “不行,镇守府要求我们……”

  “我们也是卖给镇守府下面的人啊,都不耽误,你知道,这些女人到最后也是归你们,刚刚你不是说了吗,不许奸污,怕坏了价钱,现在这价钱不是来了吗,我看啊,就这样吧,我按照镇守府给你们的原价收购,还省得你们运回去了不是。”

  泽井亮咬咬牙,最后以十万元的价格,将这三百个萝莉,一千多妇女打包卖给了魏大发,如果不是昨晚杀红了眼睛,还能有更多,有些女人都在晚上被杀意起来的浪人杀掉了。

  泽井亮第二天,尽量收集货物,清洗岛上残余土著,休息好后,就开始准备原路返回,当然了,他在魏大发那只是得到了一张所谓的期票,魏大发赌咒发誓回到雅达肯定可以取出钱来。

  他不知道,魏大发在心底不断的狂笑:“傻子啊,应该狠狠杀他们的价钱的,这一个女人,就足够卖300以上了,尤其是这些萝莉,价格更高,老子发财了。”

  当然了,泽井亮还是很兴奋的,十万共和通宝就是一万两白银,这几乎是一位中等大名一年的收入了,虽然要和众人一起分,但他多分一点没什么吧。

  即使只过了一天,回去的路也开始堵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