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顽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要杀你的不止是贫僧
    贰贰茽文最好的網络小説閲讀網щщщ.二㈡zω..cΘм「贰贰中呅網」

    众人凝望之时,李浈也正在环顾众人,最终将目光落至白敏中身上。

    “我一人去!”

    “你?!”白敏中一愣,“一人?”

    “泽远不......”

    郑从谠正欲说话,却只见李浈摆手,笑道:“只有我去,也只能我去!”

    “老夫与你同去!”

    白敏中的脸色很差,看上去满脸疲态,毕竟这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已经接连数夜没有合眼,更没有正经地吃过一口吃食,甚至连身上的那件官服都已变得满是尘污。

    李浈望着白敏中,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

    郑颢张口欲言,却又见李浈轻轻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榻上的那名黑衣剑士,道:“将他救活!”

    郑颢回身看了看刘瑑与郑从谠二人,而后用力地点了点头,终究没有再说一个字。

    “白相!”李浈笑着,冲白敏中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们上路吧!”

    而白敏中不曾注意到的是,就在其刚刚转身的一刹那,李浈不经意地冲刘关点了点头。

    ......

    这是血和尚第一次来到关中,第一次踏入长安,第一次来到华清宫,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站在大唐天子的面前。

    而当李忱看到这名一身血衣的和尚时,脸色显得有些惊讶,但旋即却又朗声大笑。

    “哈哈哈,朕等了整整三日,倒是没想到等来的竟是释远大和尚!”

    李忱自然认得释远,因为当年其与萧良试剑时,他就在场。

    他见证了萧良胜利后的冷漠,也见证了释远失败后落寞。

    只见释远单掌立于胸前,显得若有所思,“释远......原来,贫僧的法号叫做释远!”

    李忱嗤笑一声,道:“朕听闻当年试剑之后,释远大和尚便自此销声匿迹,而江湖中,却多了一位残酷嗜杀的血和尚,朕本不信,但现在看来,这传闻竟是真的了!”

    血和尚抬头望着李忱,目光略显呆滞,思绪似乎依旧沉浸在往事中不能自拔。

    许久之后,血和尚立起的右掌终于缓缓垂下,口中轻诵一声佛号,只是那张脸上挂着的早已不再是慈悲。

    而是无尽的愤恨、憎恶,与不甘。

    “十年未见,施主可还安好?”血和尚笑着,很邪异的笑。

    李忱端坐于榻上,冷冷地望着血和尚,“你是来杀朕的?”

    血和尚没有说话,只是同样注视着李忱。

    “是朕的十万禁军放你进来的?”李忱冷笑着。

    血和尚依旧不答,只静静地站在距离李忱一丈处。

    “那个少年郎......是谁?”

    血和尚突然开口,而就当李忱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却只见大殿正门被人猛地推开。

    几乎就在同时,李忱面色大变,豁然起身暴喝一声。

    “滚!”

    来人面带轻笑,轻浮而又不屑,显得颇为无礼。

    大殿的门重新被关上,只是那少年却留在了殿内。

    “朕,让你滚!”

    这是李浈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皇帝老爹如此失态,甚至连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微微扭曲。

    见状如此,一股暖流自李浈心中洋溢而出,继而流遍全身,温润着每一处毛孔、每一寸体肤。

    李浈轻轻摇头,躬身说道:“请恕臣不能从命!”

    说罢,李浈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些,转身望着血和尚,笑道:“一个道不道,一个僧不僧,还有一个人不人,倒也算是绝配!”

    血和尚看了李浈一眼,不悲不喜,只是悠然说道:“父不父,子不子,倒也算是世间奇闻!”

    闻言之后,李浈双瞳猛地一缩,目中杀机隐现。

    而李忱只是微微一怔,沉默片刻之后,缓缓说道:“不错,他是朕的儿子!”

    血和尚面露微笑,收回目光转而望向李浈。

    “你要杀的是朕......放他走!”李忱冷声喝道。

    “不!”李浈微微笑道:“他在等!”

    血和尚闻言后顿时饶有兴趣地笑道:“那小施主觉得......贫僧在等什么?”

    李浈还未答话,忽然便只听殿外兵甲之声骤起,厚重的拕泥遴踩过积雪,发出整齐划一的声音。

    “妖僧释远行刺圣驾,万不可让他逃了!”

    这声音对李忱来说再熟悉不过,正是马元贽。

    话音方落,便只听一阵吱吱呀呀之声响起。

    正是弩机的机括之声,显然马元贽并不想还有人活着走出这座大殿。

    李忱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森冷的笑,眼神中却尽是失望之色。

    血和尚回头瞥了一眼,转而笑道:“看来,要杀陛下的不止是贫僧!”

    李浈闻言不由放声大笑,对外喝道:“陛下就在殿内,马中尉可是要弑君么?”

    说罢之后,殿外先是沉默片刻,而后却只听马元贽厉声喝道:“陛下已命陨妖僧之手,尔等切莫听那妖僧妖言惑众,待咱家令下,定要将那妖僧万箭穿心,以为陛下报仇雪恨!”

    将令既出,众兵将齐声怒喝,此时只见马元贽抽刀高举,脸上泛着浓浓的笑。

    血和尚闻言不由大笑几声,望着李忱颇为戏谑地说道:“人心终究都是向恶的,当年若不是萧良夺了贫僧的剑,贫僧也断然不会参透,只是......”

    血和尚静静看着李忱那张早已铁青的脸,笑道:“只是陛下还没有参透!”

    “看来,你要等的是萧叔!”李浈此时幽幽说道。

    血和尚看了看李浈,道:“若不是等他,你以为你们父子二人还能活这么久么?”

    李浈闻言后点了点头,右手缓缓伸入左臂袖间,口中缓缓说道:“只是......”

    话未说完,便只听殿外马元贽怒喝一声,“备箭!”

    殿内。

    几乎与此同时,李浈右手猛地抽出,一柄漆黑色的障刀赫然出现在手中,飞身冲着血和尚直刺而去。

    刀身漆黑如墨,即便是在这烛火通明的大殿之内,也依旧泛不起任何光泽,仿若一条隐匿的毒蛇,悄无声息地向猎物张开自己淌着毒液的獠牙。

    殿外。

    马元贽话音未落,扬起的横刀还未来得及落下,便只听“锵啷”一声。

    刀落于地。

    马元贽顿觉虎口一阵剧痛,抬头望时,只见一道殷红的血痕赫然在目。

    ②②中呅網哽薪朂筷м.㈡㈡zω.cǒм ⒉㈡筗伩網 純文字小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