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魂至尊传 > 引子和第一章
  引子

  “川,准备好了吗?”

  “嗯,你怕吗?”

  “不!与你一起,我万事无惧!”

  一处陡峭的悬崖边上,一男一女迎着谷底传来的阵阵寒风站在那里,脚下的深渊并没有让他们感到任何的恐惧。

  秦川望向头顶的那片天空和周围的一草一木,在他眼里这些都是那么的熟悉,这是只属于他们的地方,从没被外人知道的地方!

  “再见,我的天!再见,我的山!”

  “川,只可惜了你一身绝学。”

  “有何用?如果换不来你一世安宁,有何用!还不如普通百姓过得安稳。等来世,我们就做最普通的夫妻,过最平凡的生活。”

  “嗯,川,来世见。”

  “来世见!”

  第一章

  满天风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地落在这二牛山上,而在这满天飞雪当中,一个衣着简陋的身影此时正步履艰难地走在这唯一的山道之上。

  这个身影是山脚下二牛村里的老谢头,而他选择在这种天气下还冒险进山也是实属无奈。原来他的老伴有严重的肺病,而且一到天寒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发作。不过幸运的是,这二牛山上正好有专门治疗她肺病的草药,虽然不能去根,但只要能够抑制住一段时间,那老两口就已经很知足了。只是这种草药却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无法储存,所以老谢头也只能在老伴每次发病的时候再进山去采。

  “这雪,是要把天都冻住了才肯停吗?”

  老谢头仰头抱怨了一句,然后又无奈地继续埋头赶路。因为大雪的原因,他这次进山的时间可能要比往常多出一倍,所以也就没有多余的工夫再发什么牢骚了。

  又赶了一段路,老谢头伸着脖子往前看了看,还好,马上就要到前面的山洞了。

  那个山洞,是村里的猎户为了进山狩猎时能有个休息的地方而特意准备的,洞里有一些水和干粮,而最重要的,那里还有干柴可以生火。这对目前的老谢头来说无疑是个仙境般的存在,所以他也就自然而然地把那里定为了自己的第一个休息地点。

  顶风冒雪地又赶了段路,老谢头终于来到了山洞里面,而此时他惊讶地发现,这里的篝火竟然是燃着的。

  -咦?这鬼天气还有人进山?想来又是哪家断粮了,只能进山找野味来了吧。

  老谢头一边想着,一边把已经冻得有些僵硬的双手伸到了篝火旁边,先暖和了起来。等到双手稍微缓过来一点之后,他才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葫芦来,然后把盖子打开,送到嘴边美美地灌下一口。

  瞬间,老谢头的五脏六腑都仿佛燃烧了起来,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惬意的笑容。

  “差不多该赶路喽。”

  老谢头嘟囔了一句,然后便准备继续投入到那无边的风雪当中。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耳朵好像听到了一丝奇怪的声音。

  “嗯?”

  老谢头开始四处观察起来,而山洞并不大,所以只看了一圈,他就发现在山洞的角落里有个鼓鼓的包裹。

  -哦,原来是个畜生。

  老谢头心里想着,便想走过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动物。

  而就在他的手指刚刚碰到包裹的瞬间,他突然感觉事情可能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摸着竟然像是绸缎的手感?

  老谢头的心头掠过了一丝疑惑,但他还是快速地将包裹打开,然后探起头来往里面看去。

  “唏!”

  这一看之下,老谢头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在这包裹里面,竟然是一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儿!

  老谢头小心地探了一下孩子的鼻息,当发现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后,他当即便松了口气,然后赶紧又把孩子裹好,抱进了怀里贴身的地方。

  老谢头此时也顾不上熄灭篝火和进山采药了,只见他抱着孩子就站了起来,然后冲出了山洞便死命地往家跑去。可能是因为救人的信念,老谢头此刻的脚步,也不再像刚才来的时候那样蹒跚了。

  “砰!”

  老谢头一下撞进了家门,然后也来不及关门就先冲进了里屋。冷风瞬间灌了进来,使得他那个本就患病的老伴又连声咳嗽起来。

  “咳咳咳,你这慌个什么劲,不是采药去了吗?咳咳,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谢氏一边起身关门,一边回头问道。

  老谢头没有回头,而是一边把怀里的孩子放到床上,一边开口说道:“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谢氏闻言感到了一丝疑惑,于是她赶忙走了过来,而此时的老谢头也已经解开了包裹。

  当谢氏看到包裹里面的孩子时,刚刚被她压下去的咳喘瞬间又因为心惊而发作起来。

  “咳咳咳,哪里来的孩子?”

  老谢头拍了拍她的后背答道:“就在山上那个洞里。”

  谢氏听了又脸色担忧地问道:“这么冷的天,咳咳,孩子没事吧?”

  “我看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老谢头说着又把目光看向了孩子,“咱们怎么办?”

  谢氏稍微想了一下,然后道:“要不,咳,咱先通知村长吧。”

  “也对,我这就去叫。”

  老谢头说完,就转身出门找村长去了。

  谢氏此时看到裹孩子的包裹有些脏了,于是她转身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床干净的小被,然后又把孩子从包裹里面抱了出来,打算放到被里。

  而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孩子的身下压着一枚精美的玉佩与一张薄薄的信笺。谢氏先转身将孩子放到被子里裹好,然后她一回手便将那枚玉佩拿了起来,放到眼前。

  只见这枚玉佩晶莹剔透,粉雕玉琢,而最为突出的是,在玉佩的中间还刻有一个‘凡’字,看上去笔势豪纵,苍劲有力。

  谢氏仔细打量了半天,可是除了好看之外,她却并未发觉这枚玉佩有什么特别之处,于是又随手把它放到了一边,然后拿起了底下的那张信笺。

  张开信笺,谢氏看到这是一封弃婴信,而其基本意思就是孩子生下来后无力抚养,求好心人收养之类的话。

  不过奇怪的是,这封信的字迹有些潦草,看样子写得比较匆忙。

  而谢氏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看这玉佩与裹孩子的包裹,这家人不可能无力抚养,而是不想抚养罢了。

  谢氏正暗自想着,只听房门突然一响,老谢头带着村长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他指着床上的婴儿说道:“就是这个孩子。”

  村长来到床边看了看孩子,然后问道:“会不会是谁家弄丢了的?”

  “不会的,”谢氏闻言把手中的信笺递了过去,“咳咳,您看看这封信吧。”

  村长接过来看了一遍,然后深深吸了口气,脸色不禁有些为难起来。

  -现在村里也没有富裕人家,估计不会有人愿意收养这个孩子,该怎么办才好啊。

  村长拧紧了眉头,然后声音低沉地说道:“现在家家自己都吃不饱,谁还能管这个孩子啊,实在不行,那也只能让他自生自灭了。”

  “咳咳,那怎么行,这可是,咳,这可是一条生命啊。”

  谢氏听了村长的话后咳嗽得更加厉害起来。

  “是啊村长,要是让他自生自灭,我恐怕一辈子也过不安稳,”说到这里,老谢头与老伴对视了一眼,当看到对方微微点头后,他才继续说道,“要不,我们收养这个孩子吧。”

  “啊?那可太好了!”村长听了此话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继续道,“以后有困难跟我说,我尽量帮你们解决。”

  “晓得了,晓得了,村长慢走。”

  老谢头把村长送出了门,然后走回来抱起了孩子,又习惯性地把手搭上了孩子的额头。

  几息之后,老谢头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后他喃喃自语道:“没想到啊,我谢某人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得此一子!”

  ——

  春去秋来,寒暑更迭。

  转眼间,曾经的那个弃婴也已经长到了五岁,老谢头因为玉坠上有个‘凡’字,所以他给这个孩子起名叫谢凡。

  别看小谢凡此时只有五岁,可是他在村里却是个孩子王。

  而究其原因嘛,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因为他能带着其他的孩子们偷别人家的鸡吃,而当人家找到老谢头理论时,老谢头每次都只会多赔些钱,却从未说过谢凡。

  时间久了,有的人家倒还希望谢凡来偷,因为那可比去市集卖的价钱要高多了。

  “今天咱们偷刘老四家,还是老规矩。”

  谢凡站在一群孩子中间,仿佛一个将军在发号着自己的作战指令。

  “我不同意再带小妮了,每次她都不出力,却能分得最多最好。”

  坐在旁边的一个孩子提出了抗议。

  “是啊,她什么也没做过,却每次都能吃到鸡腿。”

  “嗯,把她赶出去,我们不需要她。”

  随着一声声的附和,边上的一个小女孩却紧抱双膝,把头深深地埋进了自己的怀里,泪水一个劲地在眼窝里打转,却固执地不肯流下一滴。

  “那好!以后我跟小妮自己去偷,咱们自己吃自己的,哼!没有我顶着,看你们回家挨揍不!”

  谢凡说完,一把拉起边上的小女孩说道:“小妮,咱们走!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小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凡哥哥,我连累你了。”

  谢凡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什么话啊,我说他们一会就会追来,你信不信?”

  “当然信,凡哥哥说的我都信。”

  小妮说完便开心地笑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后边的一群孩子果然追了上来,然后其中一个说道:“小凡,还是你带我们偷吧,否则我们都会被打死的。”

  谢凡听完得意地看了小妮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而小妮此时也看着他,眼神中仿佛还带着一种源于灵魂的崇拜。

  “那我们现在……”

  “小凡!”

  谢凡话没说完,远处却突然传来了爷爷的声音。

  他抬头看了眼天色,心里暗道了一声糟糕,今天只是多捉了一会鱼,怎么就已经到了这个时辰了。

  边上的孩子们此时也都一脸的失望,他们都知道谢凡的作息习惯,每天这个时间必须回家睡觉,从三岁开始就从未间断过。

  “都散了吧,今天没戏了,明天早点啊。”

  谢凡说完,便转身跑向了自己的爷爷。

  回到家中,令人意外的是他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学习古文诗词。如果被外人看到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老谢头,竟然还会教私塾。

  因为怕传出去会有其他的家长让自己的孩子也来学习而影响了萧凡,所以这个秘密也就只有老谢头一家三口自己知道。

  转过天来,孩子们早早的就聚在了一起,然后按照萧凡的安排成功地偷来了两只母鸡。

  而别看他们年纪不大,但这宰鸡的手法可是娴熟的让一些成年人都自愧不如。

  等到鸡烤好后,谢凡先扯下个鸡腿递给了小妮,然后这些孩子们才敢动手去吃。

  而其中的一个孩子刚吃了两口,突然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同时嘴里大声地喊道:“村里起火了!”

  “什么?”

  “哪里?”

  听了这声叫喊,周围的孩子们瞬间乱成了一团,而就在此时,一个大一点的孩子突然对谢凡喊道:“小凡,好像是你家!”

  此时就算他不喊,谢凡自己也已经看出来了,毕竟村子不大,所以起火的方向很好辨认。

  萧凡一把扔下手里的鸡肉,然后撒腿就往家的方向奔去,而后面其他的孩子也吃不下去了,都远远地看着狂奔的谢凡。

  等谢凡跑回家附近时,他瞬间被眼前惨烈的景象吓得有些呆住了,熊熊的烈火吞噬了整间房屋,而村民们不管怎么努力救火,但一切看上去都已经无济于事。

  火太大了,人们现在救火唯一能得到的也就是那么一点心里安慰,而其他的,谁也无能为力。

  大火一直烧到下午才自己熄灭,因为它实在是没什么可烧的了。

  村里人都赶来了,可是却也没能挽回老谢头和他老伴的性命。

  在烧毁的房屋里,人们找到了两具焦黑的尸体,村长询问了一遍村民,当确定没有人看到过老谢头和他老伴出门后,人们才确定这两具尸体就是他们老两口子。

  谢凡此时默默地站在那里,安静得仿佛让人忘记了他的存在。

  “小凡……”

  村长走过来,努力想找个合适的话语安慰谢凡,可是只说了两个字,他就再也说不下去。

  怎么说?告诉他自己变成了孤儿吗?告诉他再也没有亲人了吗?现在任何的话语,对这个五岁的孩子来说都太残酷了。

  “我没事。”

  谢凡此时突然抬起头,轻轻地说了一句。

  “什么?”

  村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孩子是太坚强了,还是太冷漠了?

  “孟叔,我没事。”

  谢凡再一次开口,眼神冰冷得完全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

  “村长,你快别管了。”旁边有人过来拉了村长一把,“这孩子就是个灾星,跟他在一起都好不了。”

  “可不是,这孩子第一天进村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只可怜了老谢头,跟老伴才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就这么走了。”

  “大虎,以后再敢跟他玩,我就打折你腿!回家去!”

  村民们远远地围着谢凡议论了一阵,然后也没有人再去管什么尸体,便各自回家去了。

  好在村长并没有离开,他开口喊住了几个人,然后和他们一同掩埋尸体去了。

  谢凡最后看了一眼几乎夷为平地的房屋,然后咬了咬牙,也转身离开了。

  这一天,他知道了什么叫人心,而这,却是老谢头用生命给他上的最后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