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逆天医神 > 第457章 玄乎
  一直到高台的边缘,朴义信的身体才堪堪停住,脚下一蹬,稳住身形,

  缓慢的站起来,朴义信抬起手腕,擦掉嘴角的鲜血,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华生,双目微眯,眼神如同毒蛇般阴毒,“不得不承认,我低估了你,非但没能短时间内击败你,甚至还被你所伤,你的实力很强,足够做我的对手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缓缓站直身体,

  “哼,华夏武学精妙莫测,我只是窥了冰山一角,不过,击败你,足以!”华生冷冷的看着朴义信,“今天我会杀了你,不但是为了这场比赛,也是告诉你们章韦国的人,我们华夏不是你们这些外国种可以随便进出的地方!”

  朴义信一身黑色的衣着,站在那里气势如渊,一听这话,顿时大笑一声,“华生,你以为,就凭借这点实力,你就可以击杀我?可笑,你以为,只有你会隐藏实力么?”

  这话一出,全场一楞,包括华生在内,都眉头微微一皱,莫非这朴义信也如华生一般,在脚裸上绑了重物,隐藏了实力?不会这么巧吧。

  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朴义信身上,这一刻,他是全场焦点。

  朴义信目光四射,渐渐将胸膛挺起,陡然,他目中精光一闪,“今天,就让你们这些华夏人见识一下我章韦国伟大的古跆道,让你们这些沉浸在自欺欺人谎言中的华夏人见识一下,古跆道真正的力量,华生,我会用最狂猛的力量,摧枯拉朽般摧毁你!”

  全场人的面色都是一沉,看向朴义信的目光变的不善起来,甚至不少人看向胡八眉的目光也变得不满起来,居然请来这样一个外国寇参加比武,而且还这么猖狂,满嘴胡言,莫非你胡八眉没长眼么?还是说,为了获得比武胜利,连国家荣辱感都丢了?

  “喝!”

  就在这时,朴义信陡然怒吼一声,霎时间,他浑身的气势,在全场目光下,急速的攀升起来,几乎是几个呼吸间,就生生拔高了好几截,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当他放下双手的那一刹那,白色的匹练萦绕在他的周身,他的目光灼热如星辰,整个人的气势如同汪洋大海,深不可测,只是那么轻轻一扫,所过之处的观众,全都感觉浑身一紧,好像有莫大的压力降临在自己身上。

  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表情,无比骇然,震惊到目瞪口呆,

  “大乘境!今天的比武,居然引来了大乘境的古武者参加,我的天啊!”

  “我是在做梦么?我竟然看到大乘境这种传说中的高手了,而且看这朴义信,不过三十余岁的年龄,竟有这么高深的境界,他是从娘胎就开始习武的么?”

  “白色的匹练,内劲外放的象征,是云动境迈入大乘境最直观的变化。”

  “内劲外放,那是一个全新的层次,如今的朴义信,就算华生的身法攻击再精妙一百倍,以他现在的境界,也不可能击败。”

  这一刻,

  不要说观众,不要说南区势力的那些大佬,就是请来朴义信比武的胡八眉,也呆愣当场,目光里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显然,从他请朴义信为洪山社出头,一直到此前的一刻,他都不知道,他请来了一个大乘境的高手,朴义信的忽然爆发,不仅出乎别人意料,也出乎他意料,

  不过很快,胡八眉脸上的震惊之色,就变成了兴奋,得意,还有胜券在握,有大乘境的高手在此,今天这一场南区底盘划分的比武,还有悬念么?必然是他获得最后的胜出。

  这一刻,胡八眉无比庆幸,庆幸他暗地里投靠了章韦国朴家,获得了外来的支持,从今以后,他胡八眉在南区的地位,更加稳固了。

  这老狐狸,已经利欲熏心,油多了,已经忘了良心,没了底线,卖国求荣居然还能洋洋自得的起来,兼职无可救药。

  与胡八眉相反,龚玥菲震惊之后,就是无尽的沉重,她万万想不到,胡八眉竟然请来了大乘境的高手,看来今天她必败无疑了。

  龚玥菲身边,已经被绯夜酒吧小弟扶到座位上,并包扎好了伤口的冷月,震惊之后,面色很是难看,想到之前对龚玥菲放下的话,羞愧难耐,别说今天的比武第一了,以现在高台上两人的表现来看,每一个她能打得过,好在她冷习惯了,不会脸红,不至于太难堪。

  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朴义信,绝对与那个韩乐天有关系。”龚玥菲后方的观众席里,当庄毕看到朴义信那外放的内劲时,彻底确认了心头的猜测,同样是古武者,同样是内劲外放,仔细观察也会发现,都是不同的,而这个朴义信外放的内劲,与他之前与韩乐天交手时接触的内劲同出一源。

  观众席中,坐在白凌身边的洪福岭看着台上白气缭绕的朴义信,被颠倒了好几次的三观再次被颠倒了一遍,那有如天神般的声音,将他深深地震撼了,一个人,居然能放出白色的气劲,这种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画面,居然活生生呈现在他面前,这种直观的视觉冲击,比之前任何一次震撼,都来的更加凶猛。

  “凌哥,这人都能放能量,太玄乎了,一定非常非常厉害吧?”洪福岭忍不住心头的好奇,他对古武一无所知,只能问白凌。

  白凌为人虚伪,在小弟面前自然不能丢了面子,所以尽管心头无比震撼,表面仍旧保持那副淡定的模样,闻言轻轻点点头,“是很厉害,不过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洪福岭一听这话,忍不住再次高看起白凌来,这么牛逼的人,凌哥都淡然自若,评价甚低,看来凌哥的实力,比这人更厉害啊。

  高台上,当朴义信气势拔升时,华生也是骇然色变,可是,当朴义信放出狂言,他的面色顿时变得阴冷起来,看着朴义信,冷喝一声,“朴义信,我华生这一生,还没领教过大乘境的古武者,你是第一个,今天我就是死,也要尝尝大乘境的鲜血!”

  “华生,你是我突破大乘境后,第一个全力以赴的对手,今天你死在我手下,可以自傲了!”气势拔升,朴义信的面色也更加的自信,之前受伤的虚弱一扫而空,话音一落,人已飞扑着向华生杀了过去。

  白色的匹练如影随形,在他的周身缭绕闪烁,急速飞行下,就如同一颗放大的白焰子弹,涌动着强大的力量向华生射去,可以想象,当碰撞的那一刹那,那白色的匹练将会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如同子弹的爆炸,摧毁一切,带给敌人死亡的笼罩。

  ()